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246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軍校生的康樂表演(上)

一九七○年代,台灣在困難時期,海峽對面共匪砲擊金門馬祖,喊出血洗台灣,內部百廢待舉,經濟還在農業時期。老蔣無視於歷史已翻過了一頁,不只想保衛台灣,也積極準備反攻大陸,要共匪還他河山。

那個戰爭年代,我進了軍校。多少刻骨銘心的記憶都隨風而逝,但每年各班級的康樂表演卻長存記憶。那時台灣社會物質缺乏,一切講克難,部隊用臉盆、鍋碗、算盤、洗衣板,加上幾把口琴、幾支笛子,組成克難樂隊,在缺乏娛樂活動的當時,照樣能苦中作樂。學校的康樂表演雖也克難,但憑著同學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一樣能演得熱火朝天,讓同學在單調生活中找到快樂。

理工學院原來在台北新生南路,一九六八年遷至桃園大溪員樹林,那時我二年級。遷校後的新校區有可容上千人的寬廣飯廳,也是辦娛樂活動的好地方。

學校政戰部規畫在十月底,擴大舉辦慶祝校慶的康樂晚會,要求各年級各系自編自導自演,各出一個節目,由老師、教官、同學推代表,評選演出節目名次,前三名有獎金,演出同學放榮譽假。

因為青年戰士報刊登過我寫的散文,同學以為我有文才,公推我設計節目。我的構想是演出一場有歌有舞的歌舞劇,歌舞劇要先挑歌曲,那時候的歌曲懷舊的有:《思鄉曲》、《白雲故鄉》、《松花江上》,或愛國歌曲如:《山河戀》、《熱血滔滔》、《中國父母心》等。

千挑百選最後決定用《夜夜夢江南》,這首歌的旋律優美,歌詞典雅,重要的是它分三段,第一段描述江南水鄉秀麗的人文風景,第二段訴說共匪來了後,地獄般的殘酷和人們的悲憤,第三段呼喚大家奮起復仇,消滅共匪。這三段完整的說明了一個故事,符合當時的政治氛圍。

歌曲定了,再選角色。班上帥哥許華同學擔任女主角,他眉目清秀,擦脂抹粉,塗了口紅,但頭髮短,不像女人,最後用頭巾圍上,裝扮完後,同學看了都說他比女人還女人。

共匪找長得粗壯的老朱,眉毛用黑墨水畫成張飛眉,血盆大口,歪戴一頂有紅星的八角帽,怎麼難看怎麼整,反正都沒看過共匪長得怎麼樣。男女主角選定,其他好辦,同學中好看些的扮國軍,醜些的扮匪兵,上場同學愈多愈好,以壯聲勢。

校慶晚會當晚,先是相聲、雙簧暖場,接著《夜夜夢江南》前奏響起,第一段男高音獨唱:「昨夜我夢江南,滿地花如雪,小樓上的人影,正遙望點點歸帆,叢林裡的歌聲,飄拂著傍晚晴天…」。扮女主角的許同學手拿幾枝鮮花,隨著悠揚的歌聲,踏著輕快的舞步,滑進舞台中央。

許同學沉醉在歌聲中,悠閒的欣賞著江南春光。忽然!橫眉豎目、歪戴八角帽扮共匪的老朱,帶了幾個其他同學裝扮的小匪兵,跳了出來。

許同學歌聲提高,轉為淒厲:「今夜我夢江南,白骨盈荒野,山在崩陷,地在沸騰,人在呼吼,馬在悲鳴,共匪的鐵蹄,捲起了滿天的煙塵滾滾…」扮演女主角的許同學驚恐顫抖地望著步步進逼的共匪。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