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241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童年彈擲瓶蓋遊戲

用手指彈擲瓶蓋的兒童遊戲,乃是我兒時倍受尊崇的遊戲之一。

彈擲瓶蓋之前要擁有足量的瓶蓋資源才可參戰。淘得瓶蓋的基本來源就是汽水瓶、啤酒瓶、白酒瓶、止咳糖漿藥瓶等上面的瓶蓋,或自行積攢,或賣店拾取。但是這樣只能淘得幾個、十幾個,最多二、三十個,數量微乎其微,積攢緩慢,費時費力。

為了獲得資源雄厚的瓶蓋,那時我們就到當地郊外的啤酒廠旁邊的垃圾場淘寶,那裡滿是堆積如小山的瓶蓋。不過,瓶蓋都是帶酒瓶殘玻璃茬子的,回家還要小心翼翼把瓶蓋取下。記得那次整理乾淨後,一清點竟有一百多口兒,高興得直蹦。

「口兒」是小夥伴之間對瓶蓋約定俗成的「業內」數量單位,相當於枚或個。這些都是玩瓶蓋的家底與資本,接著就可以小試身手了。夥伴家中的瓶蓋存量有幾十口兒,大家也有一二百口兒,幾百口兒。

彈擲瓶蓋的遊戲規則:首先每位玩家要有一母頭瓶蓋,最好要裝點一下,即取自行車內胎,用剪子剪一圓型的膠皮塞子,周長略比籌碼瓶蓋大一點,將其鑲嵌在瓶蓋裡,膠皮塞子中間會鼓起,觀之有厚重感。然後,在膠皮塞子上畫上貓狗等卡通小動物,或「贏」、「福」等吉祥漢字,還可寫上自己名字,營造瓶蓋小文化,增加觀賞性、藝術性及趣味性。

母頭也叫「母彈」,為用以彈擲擊打籌碼的母彈瓶蓋,一般用稍大一點的瓶蓋或物件,夥伴們多鍾情於略大於瓶蓋的螺絲鐵墊,或止咳糖漿的鋁製瓶蓋,其厚重感強,衝撞力大。

瓶蓋作籌碼,小局一般一口兒或幾口兒;大局十口兒、二十口兒均可,置於「城」中。城,即在地上畫個一尺見方的矩形,每位玩家每局放入籌碼數量不等,因局而定。再自城之平行三米開外畫一橫線。

開局時,玩家站在橫線鄰外,用手彈擲母頭衝擊城中瓶蓋,被沖出的瓶蓋歸其贏得,出幾得幾。若有瓶蓋被母頭撞擊出城,同時母頭擲落城中,城外瓶蓋須還於城中,母頭存活,置於最近一口瓶蓋處。如只有一口兒被擊出城外,母頭置於其位即可;若開局玩家母頭不幸置於城中,且無一籌碼被擊出城,俗稱「淹死」,即為敗陣出局,待下局再參玩。若局中未有瓶蓋被擊城外,同時母頭擲落城中,該玩家下輪要重新回歸橫線鄰外彈擲母頭,如若此行累計三次則玩家淘汰出局。母頭壓線視為擲落城中。

開局之後,每位玩家依次彈擲母頭衝擊城中瓶蓋,直到其中瓶蓋被贏光,最後看誰贏得瓶蓋數量多。

彈擲時,拇指與中指互相勾住作待發之勢,食指微曲托裝母頭,拇指與中指發力,彈出母頭,與彈擲玻璃球相似。玩家不限人數,類似射擊,三點一線,可蹲、躬、站彈擲,任由自主,不拘一格。亦偶有出風頭者,或作金雞獨立,或模仿射擊姿勢臥地彈擲巨號母頭,極盡無厘頭搞笑之能,非但沒有「滿城開花」,卻落得城中「溺水身亡」,招來眾夥伴捧腹大笑。花色的瓶蓋較少,有人一旦贏得,即刻愛不釋手,不願另局再次下注,遂竊喜,暗自私藏把玩。

冬季非常適宜在冰雪地上玩耍此兒戲,被彈擲的母頭會在冰雪上滑行遠一些,衝擊力大,形似冰壺比賽。

彈擲瓶蓋的趣味點,即是母頭撞擊城中眾瓶蓋時發出「嘩」的一聲,那彈指揮間的瞬間快樂。有時會有多則十多口兒,少則兩口兒以上,一擊多口的「巨彈」和「一彈開花」速戰速決的捷報,小衣兜兒滿滿還淌得很哪,此景記憶中都歷歷在目,那個痛快!

還有一種玩法就是砸瓶蓋,方法極其簡單,用一瓶蓋砸對方一瓶蓋,砸翻為贏,瓶蓋歸對方所有,兩人輪流互砸對方瓶蓋,不限時次。

現在啤酒瓶蓋內設隨機獎,一般五毛錢,為促銷手段。而彈瓶蓋遊戲早已淡出孩童們的視野,小朋友的民間兒戲被各類特長學習班剝奪了夢幻童年,而我在他們面前卻常驕傲的自誇──辛苦的孩兒們啊,你們的童年沒有我們的童年好玩、快樂。你們肩上壓的往往是沉重的書包、課業及家長的「望你成龍(鳳)」的重託。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