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2580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向死而生的大愛

吳孟芸∕圖 吳孟芸∕圖

地球正在經歷著一場大規模的瘟疫,此刻,新冠病毒像灰塵一樣漂浮在空氣中,隨時伺機掐住人們的咽喉。短短四個月,全世界已有超過十六萬人慘遭它的扼殺,數目還在增加之中。全球人民都恐懼了,白色的口罩捂住顫抖的嘴唇,卻遮不住流露憂傷的瞳孔;春天驚呆了,寂寞的花蕾在無聲的吶喊中凋零,儘管眼下應是綠肥紅瘦,四周卻是滿目空寂,喧囂沉寂了。

曾經萬人朝聖的聖伯多祿廣場經歷了一個未曾有過的孤獨復活節,教宗打破傳統,直播彌撒,空無一人的廣場只留下教宗的獨禱在迴蕩。曾經晝夜車水馬龍的紐約時代廣場,眼下萬人空巷,只有霓虹燈對天驚呼發問。在歐洲、在美國,禮拜的教堂成了靈柩停放處,猶如天降黑雪的訃告中,有一則是關於貝拉德利(Berardelli)神父的——三月十五日這位七十二歲的義大利神父把自己的呼吸機讓給了年輕的病人,自己選擇了死亡。三月二十日,比利時一位九十歲的老奶奶蘇珊(Susanne Hoylaerts)因新冠肺炎住院,當醫生要給她接呼吸機時,老奶奶決定將呼吸機讓給年輕人,自己在三月二十二日離開人世。世人誰不留戀生命?誰能割捨在世上的親人骨肉?誰能輕鬆地關上生命之門坦然走向死亡,而將生存的希望無悔地奉獻給他人?微弱的生命卻迸發出如此捨生成仁的大愛,其聲其光,如雷鳴般震撼心靈,如閃電般撕裂黑暗。

這兩位老人的大愛讓我想起動物與人類相通的情愫,想起一個驕傲獅群在攝影機前留下的一段紀錄(African Cats HD from TV Channel 1912 STZKHD Released 2011)。

作為森林之王的獅子,歷來以尊貴、威猛和強悍著稱,其威猛強悍顯而易見,但他們的尊貴之處卻常常藏匿在為獅群捨身取義的悲劇之中。在廣袤的非洲草原之上,有一個獅群由母獅Layla帶領下,正行進於遷徙途中。Layla的腳爪不幸受傷,難以行走,傷勢逐漸惡化,不但妨礙了她覓食,更影響她保護幼女Mara。女兒Mara看到母親受傷,前去親呢慰問。突然出現一隻雄獅Kali想要傷害Mara和其他幼獅。面對威脅,Layla不顧自己重傷,重振雌風拚死相救。不敵Layla的驍勇,侵略者Kali終於逃之夭夭。勝利後Layla停下歇息,發現幼女Mara不見蹤影,Layla對天哀號,勁風帶著這呼號在曠野飛奔,Mara終於聽到母親的呼喚,循著親人的蹤跡回到母親身邊,母女重逢相依撫慰。

然而欣慰是短暫的,莽原的氣候變幻莫測,強風裹著冰冷的暴雨沖刷著非洲莽原的草木生靈,所有動物凍得瑟瑟發抖,這是一場意志與實力的考驗,但對Layla率領的獅群來說卻是一個機會,一個使獅群抱團取暖、共結同盟以抵禦災難的好時機。暴風雨過後他們更加友愛團結,Mara和其餘的幼獅玩得開心融洽,Layla也和她的妹妹Malaika由肢體的擁抱到身心相通,她們的關係更加親密可靠。Layla沒有忘記自己日趨惡化的腳傷將會拖累獅群,她知道託孤的時候到了,於是將女兒Mara託付給妹妹,自己離開獅群。

在生死訣別之際,Layla停住艱難的腳步,側耳細聽獅群即將遠去的腳步聲,忍不住最後一次回首凝望,這一無聲的回首,其情勝過千言萬語的叮嚀囑咐,其悲苦超過人類的掩面沾襟,Layla將她朝夕相處的親人離去的背影最後一次收藏在心裡。因為腳傷惡化,Layla失去了昔日的體魄,曾經威風凜凜的毛髮現在像一層枯草,已經蓋不住她形銷骨立的身軀,她一顛一跛地走向與獅群背道而馳的方向,去尋找自己的最後歸宿。失去了母親的Mara嗅遍了腳下的一草一石也找不到母親的氣息。她不知道,此時她的母親已經獨自躺在樹下奄奄一息,只有她的尊嚴與母愛留在了獅群,遺傳在他們的基因裡,長存在這無盡的非洲莽原之上。

今日我們人類社會的處境何嘗不像非洲莽原一樣險惡,經過這樣的灸烈疫火,我相信人類不但會浴火重生,應該還會從大自然中得到很多啟示,學會與自然共舞優美和諧的華爾滋。(寄自喬治亞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