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2580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燈下課子圖

孩子小時候上中文學校,父母晚上燈下課子,曾經是很多華裔家長最具挑戰的時刻。寫個作業必須全家一起奮鬥,每一個陪過孩子寫作業的家長,都有過絕望無助的感覺。

蘇太太斷定兒子就是中國人說的:來討債的。她明明氣得想跳樓,還要假裝自己是鎮定的慈母,幾次都衝動地想越俎代庖,乾脆替孩子寫上正確答案。魏媽媽覺得陪孩子寫作業,像是在打仗,嘴巴不閒、手不停,各種暴躁抓狂病症都會依次出現。成績不理想的時候,父母一起來個男女混合雙打,事後覺得對不起孩子,又覺得不教也不行。汪先生脾氣好,平時沉默寡言,但每天催孩子寫中文作業令他痛苦不堪,輔導孩子做功課,更是有苦說不出,憋成內傷。想來想去,算了吧,還是命更重要,最後只好放棄,讓孩子成為中文文盲。正符合所謂「不寫作業時,父慈子孝,連摟帶抱;一寫作業,雞飛狗跳,哭喊嚎叫」的狀況。更有人總結說:「沒在深夜裡陪孩子寫過作業的父母,不足以語人生。」

父母的感想是:孩子不寫作業的時候,很想親他;一寫作業,就想揍他!不只學中文,陪孩子做任何功課都是一項挑戰,是所有父母心裡的痛。父母們都受不了孩子們的不在乎和不專心,東張西望,磨磨蹭蹭地耗時間,一會兒要喝水,一會兒上廁所,或說肚子不舒服,這兒痛那兒癢的。不是作業多,而是寫作業過程太漫長,爸媽陪著陪著就大動肝火,感覺孩子怎麼教都教不會,耐心受到了空前未有的挑戰。陪孩子寫作業,簡直有上百種被氣死的可能,一秒鐘內心跳加速,親媽變後媽,戴著的智能手錶竟然發出「心率異常」警告,怒火攻心,幾乎崩潰,無意中媽媽就爆發河東獅吼,老爸則氣到搥桌搥到骨折。

陪孩子寫作業的慘痛經歷,不僅傷身傷親子關係,甚至可能危及夫妻感情。「孩子怎麼這麼笨啊!這是我親生的嗎?」自己明明是高收入、高學歷、高智商,又出身名校,生出的孩子竟然不符合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的遺傳學理論?這讓許多學霸父母的心被撞得稀爛。當孩子考了全班倒數第一時,媽媽給先生打電話,得到的回答竟然是:「都怪你!把我的好基因給摻和雜了。」孩子還在一旁加油添醋:「請爸爸換個老婆,這個媽媽太凶了!」讓媽媽氣到差一點吐血。

記得我小時候,從來沒聽說誰家家長陪孩子寫功課。現代家長真難為,怕孩子學不會跟不上,怕輸在起跑線上,如果遇上孩子寫作業不主動,催都催不來時,最羨慕的不是朋友去旅行、買名牌包,而是有個會自動自發寫作業的孩子。《傅雷家書》裡有這麼一句話:「最折磨人的,不是腦力勞動,不是體力勞動,是操心。」陪孩子寫作業,就是沒完沒了的操心。

想起以前飢荒的年代,有所謂「易子而食」,現在太平盛世,是否也可以「易子而教」呢?(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