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2574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遠方朋友的問候

疫情席捲全球時,老友沃德從瓜地馬拉傳簡訊來,擔憂地問候我們。

想到沃德,從前的一些畫面浮上心頭。

當年在洛杉磯的教學醫院培訓時,生活緊張,晚上時常被電話吵醒,睡眼惺忪地到醫院處理緊急狀況。身邊的夥伴都是頭腦靈光的醫學天才,我當時還在偷偷作電影夢,無法和同事分享種種奇怪的想法,有時覺得自己和醫學這個領域格格不入。

培訓的第二年,認識了瓜地馬拉來的沃德。沃德是一名傑出的小兒腎臟科醫師,贏得了眾目睽睽的國際獎學金。身為皮膚科醫生的妻子蜜蕊雅陪他一同來到洛杉磯,接受兩年的培訓。

沃德有著馬亞和歐洲血統,棕色臉蛋上的銀框眼鏡後面是一雙誠懇而靈活的眼睛。他對醫學一片熱忱,而且記憶超人。但回到家後,總是鼻子黏著電腦打電玩,新的遊戲上市時,會在醫院裡興奮一整天。他的英文講得比我標準,開車上班時總是聽各種有聲書,也喜歡巴西作家Paulo Coelho。終於找到了個跟我一樣喜歡瞎掰的夥伴,任何奇奇怪怪的題材都能討論得天花亂墜,因此兩年來,我們在工作上成了好夥伴。有時覺得,當時求學時能按捺著不安分的個性,完成艱辛的培訓,還真虧了有這位朋友。

深造結束後,他們回到瓜地馬拉,生了一男一女。蜜蕊雅開了皮膚科診所,沃德在鄉下的洗腎中心看診。我和先生新婚後,特地飛去探望他們。沃德不改本性,偷偷請我從美國幫他買最新款的電玩遊戲。

飛到瓜地馬拉市時,走進他們美輪美奐的小平房,裡頭鋪著美麗的陶磚,五斗櫃上燭光搖曳著,牆上掛著充滿了地方色彩的銅鐘,愜意極了。

那晚,主人準備了豐富的晚餐招待我們。走進香味撲鼻的餐廳,滿滿一桌上竟是青椒牛、揚州炒飯和炸餛飩!原來蜜蕊雅擔心我們接下來一個星期的瓜地馬拉食物會吃不習慣,體貼地準備了當地「來來餐館」的中國菜為我們接風。

那年探望他們的時候,走遍許多美麗的地方。記憶深刻的是安提瓜,一個古色古香、十六世紀所建立的西班牙殖民區。小鎮的背景是一座壯觀的活火山,不時冒著煙,襯托在藍天白雲下,很有神話故事的氣派。

後來沃德又帶我們到潘那哈巧小城,當年他做住院醫師的地方。潘那哈巧位在愛剔蘭大湖旁,有三個火山環繞著,像圖畫一樣美麗。

沃德一邊開車,一邊和我們形容從前當住院醫師的的故事。他說,那時湖邊的道路滿是泥坑,走山路得靠騎毛驢,把抗生素和疫苗扛在肩頭的冰袋裡,艱苦地到山上看診。

多年後,我看著沃德的簡訊,回想到他當時講話的表情,仍然清晰如昨日一樣。。

「老友,妳好。目前瓜地馬拉還好,診斷出二十件新冠病例。大家都懂得自我隔離,因為若是病情蔓延,當地的醫學系統是無法負荷的。我反倒是很擔心你們,美國政府的政策彷彿跟不上病情的速度,你們要小心,尤其是急診室的醫師們。我們很想念你們,希望明年能來加州看你們。」

疫情當下,沒有什麼比看到遠方的朋友傳來的問候更窩心。(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