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89316/article-link/

首頁 財經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 | 川普堅持對中加徵關稅,嚴重斲傷抗疫努力

川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戰極可能「削弱」美國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努力。(美聯社) 川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戰極可能「削弱」美國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努力。(美聯社)

美國對進口醫療設備,特別是來自中國進口的醫療設備加徵關稅,拖累了美國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努力。

自2018年以來,美國和中國的關稅戰不斷升級。美國多次對來自中國的基本醫療用品徵收關稅,包括醫療防護服、個人防護設備(PPE)、電腦斷層(CT)系統和拋棄式醫療配備。

同時,快速傳播的新冠病毒病已導致全世界包括美國在內的病例迅速增加,而美國現在已成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最新統計,目前美國的確診病例超過55.5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萬2000人。

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衛生資深研究員黃延中表示,與其他對進口PPE採取「更彈性」作法的國家相比,美國加徵中國關稅「進一步削弱了美國對疫情的準備和應對」。

他補充說,如果沒有加徵關稅,美國可能會在「爭取相關設備時處於更佳位置」,因為太多國家都在爭先恐後地自中國進口關鍵醫療產品。

美國各州報告,重症監護病房的床位已客滿,而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警告,隨著紐約市醫院資源的緊張,呼吸器很快就會用完。

隨著大城市和州疫情爆發加劇和病例數激增,醫護人員也爭相購買防護裝備,並因醫療設備短缺而苦苦掙扎。

隨著疫情自1月開始蔓延,中國開始提高關鍵醫療設備的產量。柯林頓政府前副助理國務卿希爾克(Susan Shirk)指出,據傳中國累積了大量PPE,而現在美國醫療機構迫切需要這些防護設備。

她說,「阻礙迅速進口這些設備都可能導致更多人死於這種疾病。」希爾克目前是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研究教授,也是該大學21世紀中國中心的主席。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在較早的報告中警告,川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戰極可能「削弱」美國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努力。

該報告指出,截至3月13日,即使在川普政府削減和暫時取消部分關稅之後,仍有33億元的關鍵保健產品進口仍面臨7.5%的關稅,而11億元可能用於治療新冠病毒的進口產品仍需繳納25%的關稅。

報告作者鮑恩(Chad Bown)寫道:「在全美爆發健康危機之際,政府對中國醫療產品加徵關稅可能導致關鍵設備短缺和成本上升。」

他說,川普的貿易政策迫使北京將其許多醫療產品出售給其他國家而非美國。其他產品包括用於醫生和護士的防護用具以及用於監控患者的高科技設備。

根據PIIE的統計,來自中國的約1000億元中間投入仍將面臨25%的關稅,這將增加美國醫療產品製造商的成本負擔。

《華爾街日報》還報導說,通用汽車(GM)正在尋求對原產於中國的部分呼吸器零件加徵25%關稅的關稅減免,以在支持華府抗疫時「減輕的負擔」。

早在2018年和2019年,醫療產品提供商就已經警告不要對醫療用品加徵關稅,因為這將導致成本上升並破壞供應鏈。

專家說,隨著川普加倍提高他的貿易保護主義立場,不僅對中國,而且也對歐盟和墨西哥,華盛頓在面對新冠狀病毒爆發而爭取醫療設備的競爭中可能會發現自己失去時間和選擇。

根據世界銀行前行長、前美國副國務卿佐利克(Robert Zoellick)的說法,美國對墨西哥的關稅威脅降低了從當地採購PPE和醫用防護衣的能力,墨西哥是美國第二大PPE和醫用防護服的來源。

他在《華爾街日報》的專欄文章中寫道,「川普易怒的威脅已經破壞了該國建立出口產業的信心。」

如果這種對抗繼續下去,華盛頓還可能面臨更難從歐盟獲得急需的醫療用品,歐盟是美國如X射線設備和乾洗手液的主要來源。

特朗普在3月對來自歐洲的所有旅客禁止入境30天,指責歐洲沒有採取嚴格抗疫行動,而美國為控制所謂的「外來病毒」而採取了嚴厲行動。當時雖曾暗示貿易和貨運可能同受禁令影響,但他隨後澄清限令不包括貿易和貨運。

根據全球貿易警報組織(Global Trade Alert)與瑞士St. Gallen大學合作進行的研究顯示,自年初以來,包括法國和南韓在內的50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加強對醫療用品出口的限制。此舉進一步限制了外國為美國提供醫療設備的來源。

佐利克警告,「光是7個國家就占人工呼吸器出口的70%,人工呼吸器是重症患者​​的重要醫療工具;如果其中一國禁止出口,價格可能最高會上漲10%。」

川普於4月3日頒布了《國防生產法》,禁止向世界其他地區出口N-95口罩、醫療用口罩和其他PPE。

但是,對外關係委員會的黃延中說,禁止PPE出口不僅會「招致報復」,而且會「破壞其他國家對抗新冠病毒的能力」,因為它們無法獲得迫切需要的PPE。

他說,「這是全球性的大流行。我們遏制新冠病毒傳播的最終成功絕大幅取決於其他國家是否有效應對疫情。除非其他國家能根除病毒,否則抗疫就不能算是成功。」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