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80282/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高危照顧高危 多起華裔護理工染病 又傳染老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護工照顧的老人出門去醫院洗腎。(宋Candy提供) 護工照顧的老人出門去醫院洗腎。(宋Candy提供)

「我們也是高危人群、弱勢群體,我們也害怕出門傳染病毒給老人家,但我們要是不去,他們怎麼辦?」這是仍堅守第一線照顧年老多病者的護理人員的擔憂;華裔醫生指出,最近出現多起華裔護理員感染,導致被照顧的老人也感染的病例。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緊張,除了醫護人員外,照顧年老多病者的護理人員也在第一線服務,他們為了使命和基本溫飽,每日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到老人家中提供照顧服務,可能增加自己和老人感染的風險。

宋Candy做家庭護理已經十多年,平日她每周做五班、每班連續24小時的工,為兩名90多歲獨居老人提供服務,一人有腎臟疾病需要定期去醫院洗腎,另一人患有失智症。

她說,「失智老人的病症很嚴重,什麼都不記得,告訴他有病毒不要出門,但他不懂什麼是病毒,也不知道什麼是危險。」宋Candy做飯時,失智老人曾自己出去拿信,拿完信到路邊撿塑料袋,竟把地上的手套和口罩撿進來,叫他洗手也不肯,「我只能抓著他的手幫他洗。」

63歲的宋Candy要從曼哈頓搭乘F線地鐵到皇后區,換乘另一班地鐵後,再搭公車才能到達兩位老人的家,最近地鐵班次減少,通勤時間增加,風險更大。

她說出門都要面對可能接觸病毒的風險,每次坐地鐵都提心吊膽,「前兩三周沒人戴口罩, 顧及老人家的健康,我不得不戴,但總怕遭到歧視和攻擊。」她說,下地鐵後要經過一段很長的地下走廊,每次走過都非常害怕,「上周我同事在地鐵戴口罩被人打了,包包也被搶。」

宋Candy說,最近幾周她壓力備增,「人一有壓力,免疫力也下降,我們60多歲的人本來就是高危人群,24小時工作,晚上也睡不好,我都從低血壓變成高血壓了,每天都感到頭暈,半夜還要吃治血壓的藥,然而到如今,政府都沒怎麼提過護理行業的相關補償。」

她認為,如今大部分民眾已經在家工作,老人的子女應該盡可能承擔起照顧家人的義務,政府可以給這些家庭提供補貼,護工也應獲得失業救濟金。

每周末為曼哈頓兩位老太太提供護理的李美珍也說,她除了打掃衛生、煮飯和洗衣服,也要為她們出門買菜,每次進家門前都會先將口罩手套扔掉,在門口換掉外出服才敢接近老人家;她原本也為一個家庭照看小孩,但最近被停工,她的老公身體不好無法工作,只能靠她的收入維持生計,就算害怕也還是要出門。

她說,如果政府能為護理員工提供專門車輛接送會更安全,她也不希望自己照顧的老人家染上病毒。

和諧社區醫療大聯盟(SOMOS)總裁、醫生陳治年日前指出,他已經知道四例華人護理員傳染老人的病例,其中有位護理員發病去世,她照顧的老人也插管治療。

陳治年說,日前華人社區多了不少病例,都與出門搭乘公共交通增加感染病毒風險的護理員相關;他建議每個人都要衡量危險因素,再決定是否繼續雇用護理員,也呼籲護理員減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次數。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