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79544/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紅寶石公主號600確診11死後 澳警扣留列犯罪現場 200船員疑染疫

圖為郵輪「紅寶石公主號」被扣留的地點是距離雪梨一個半小時車程以外、受到周圍煤碳處理廠遮掩著的金布勒港(Port Kembla)。Getty Images 圖為郵輪「紅寶石公主號」被扣留的地點是距離雪梨一個半小時車程以外、受到周圍煤碳處理廠遮掩著的金布勒港(Port Kembla)。Getty Images

稍早傳出有600多名乘客確診的郵輪「紅寶石公主號」,遭澳洲警方扣留等候調查,1000多名船員受困船上,據工會表示,有200名船員出現類似新冠肺炎症狀。

有工會代表擔心,仍滯留在船上的船員恐怕受到不人道待遇。

「紅寶石公主號」(Ruby Princess)3月中旬在雪梨靠港,600多名乘客上岸後確診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其中有11人在確診後死亡。對此,新南威爾斯州政府派遣專門處理凶殺案的警官,針對船長和船公司展開調查,以便了解事件是否涉及過失導致他人死亡。

郵輪「紅寶石公主號」被扣留的地點是距離雪梨一個半小時車程以外、受到周圍煤碳處理廠遮掩著的金布勒港(Port Kembla);而非專門停泊郵輪的雪梨市中心環形碼頭(Circular Quay)。

國際運輸工人聯盟(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 澳洲分部全國行動召集人(National Coordinator)薩默斯(Dean Summers) 說:「在金布勒港的情況,是一場人道危機。」

薩默斯指出,仍有1000多名船員被困在船上,但隨著警方將「紅寶石公主號」列為涉嫌犯罪現場,船員的處境已令人擔心。薩默斯認為,儘管警方懷疑郵輪公司的管理層涉嫌疏失,不應該由船員承擔後果。

薩默斯強調:「對我們(海員)來說最大的問題,是船上人員都被當成是刑事涉案人,遭到惡劣的對待。我們本來有一個世界頂尖的郵輪碼頭,就是北面不遠處的雪梨港。但是州政府偏偏要讓這艘船停泊在這裡,交由警察監管,而非採取人道救援。把它藏在一個運輸煤炭的碼頭,船員受到次等對待,他們(政府)才不會這樣對待乘客呢。」

薩默斯說:「紅寶石公主號的情況很特殊,它不能被放行出海,因為它已被列為罪案現場。而且,船上高達200名船員,據通報已呈現類似新冠肺炎的症狀;換言之每5個船員就有一人出現症狀。政府卻一昧把問題隱匿起來,僅提供一丁點醫療協助。」

澳洲海洋工會(Maritime Union of Australia)助理秘書長葛瑞特(Paul Garret)指出,「紅寶石公主號」的事件讓新南威爾斯州政府飽受抨擊,但當局為了轉移視線,不惜犧牲船員的權益。

他說:「這艘船被扣留在金布勒港,而非雪梨港;不過就是為了把問題遮掩起來,把它藏在一個攝影機難以拍攝的地方。這艘船停在金布勒港,是為了擋住政治壓力,避過媒體的焦點,只是為了迴避而非對付問題。要是政府真有擔當,就應該讓它停泊在雪梨港。」

多個工會代表今天來到金布勒港,試圖了解船員的處境,但遭警方阻擋。警方隨後答應讓工會代表進入港區與船員通電話。但到最後,工會代表只能與郵輪所屬的船公司「嘉年華澳洲」(Carnival Australia)人資部門通話。

對此南岸地區工委會(South Coast Labour Council)秘書長羅瑞斯(Arthur Rorris)表示不滿。他說:「足足等了4小時,等到現在很不幸地,郵輪公司還是未能交出船員代表。大家可以自己判斷,想想看為何郵輪公司會如此,還有為何當局會如此,他們不希望工會代表和船員通話,以了解船員是否安好。這樣子很難看呢。」

面對1000多名船員受困船上的難題,薩默斯說:「澳洲海洋工會和國際運輸工人聯盟要求政府,要讓這艘船靠岸並且提供治療。要確定病患能接受治療,把有需要的人隔離起來。沒病的人在完成隔離後,要讓他們搭飛機離開,而不要把他們推到海裡。」薩默斯提醒,如果政府這樣做,相關費用可要求郵輪公司承擔。

隨著疫情肆虐,薩默斯估計,全球現時有數十萬的海員受困於船上。他解釋,全球有超過300艘郵輪,平均每艘郵輪有大約1000名船員,因為疫情而無法上岸的船員恐怕超過30萬人。

薩默斯還提到,受困「紅寶石公主號」的船員一共來自50多個國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