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77008/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華人坐上有4具遺體恐怖郵輪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因為出現確診情況,荷美郵輪公司 (Holland America Line)的郵輪在海上漂泊18天時間。(許行供圖) 因為出現確診情況,荷美郵輪公司 (Holland America Line)的郵輪在海上漂泊18天時間。(許行供圖)
3月22日,郵輪補給物資後,許行(前排右邊戴眼鏡黑衣男士)和太太陶家瑤(第二排右邊戴眼鏡女士)等人的餐飲很豐富,他們還合影留念。 3月22日,郵輪補給物資後,許行(前排右邊戴眼鏡黑衣男士)和太太陶家瑤(第二排右邊戴眼鏡女士)等人的餐飲很豐富,他們還合影留念。

東灣阿拉莫(Alamo)華人許行(Norman Hui)5日說,他從未想到,3月7日和太太陶家瑤(Lucia Hui)搭上荷美郵輪公司 (Holland America Line)的贊丹號(Zaandam),開啟南美郵輪之旅,卻經歷電影版的生死劇情。

從3月16日到4月2日的18天時間,郵輪一直被各國港口拒絕停靠,不得不在海上漂泊。一同漂泊的,還有4具新冠肺炎致死的遺體,2個確診乘客,100多個確診船員。許行說:「這次出來是死裡逃生。好在我心情樂觀,一直堅信自己能活下來。」

南美沒疫情,他們出發旅遊

3月2日,許行和太太、其他華人朋友,一行12人啟程旅行。離開灣區時,南美無人確診,所以他們決定出發。12人先到阿根廷和巴西交界的伊瓜蘇瀑布(Iguazu Falls)遊玩。7日,他們搭上贊丹號。「阿根廷當時僅2個確診。船上有1350個世界各地遊客,沒有一人取消行程。哪知道疫情爆發如此迅速。」

3月15日,郵輪在智利的蓬塔阿雷納斯(Punta Arenas)停靠,準備次日離開。半夜就收到智利政府通知,命令不得在智利停靠。郵輪開始海上漂泊,被各國港口拒絕靠岸。21、22日,船上糧油耗盡,在靠近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水域補充物資。

染病遺體,和乘客漂泊10幾天

船長23日通知乘客,船上有4人因新冠肺炎去世,2個乘客和100多個船員確診,所有乘客須在房內隔離,一日三餐送到門口。「船長沒說遺體怎麼處理,但乘客肯定有些害怕和擔心。有人確診和有人致死,嚴重程度不一樣。」

當過牙醫的許行非常小心,打開門取食物時洗手、戴上口罩,吃完飯再戴口罩送餐廚垃圾到門外。每天都用鹽水漱口,做幾次柔軟體操鍛鍊身體。

25日,郵輪到了巴拉圭。姊妹船鹿特丹號(Rotterdam)郵輪來到巴拿馬運河外接頭,將健康乘客轉移過來,許行和太太也在其中。

一開始運河不放行。再三溝通才同意,在27日夜晚11時30分,鹿特丹號熄滅所有燈光,靜悄悄通過運河,避免岸上民眾看到。

4月1日,鹿特丹號郵輪來到佛羅里達海岸。港口也不同意其停靠。船長和州長、地方政府談判後,在2日靠岸。船靠岸的一刻,他感覺放鬆不少,「終於可以回家了。」

20騎警護送去機場,感覺像好萊塢大片

3日,許行等加州居民坐上巴士到飛機場,準備飛回灣區。「一路上,20多個騎警附送,沒有其他車輛靠近,巴士暢通無阻,雖然只有20分鐘,但感覺像好萊塢大片,威風凜凜。」

許行和太太3日下午回到家中,開始14天隔離。他調侃說,在船上哪裡都不能去,只能聽天由命,囑咐自己小心點。荷美遊輪公司對乘客招待得不錯,雖然有四分之一的員工確診生病,但招待的水準保持不變, 實在難得。「雖說是死裡逃生,但我的心態樂觀,沒怎麼害怕,一路上還在安慰太太,並在電話中安慰女兒。我相信自己會活下來,回家第一件事是睡覺。」

有船隻在海上給染病郵輪供應缺乏的物資。(許行供圖) 有船隻在海上給染病郵輪供應缺乏的物資。(許行供圖)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