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7579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車仔麵

在本屆奧斯卡金像獎贏得最佳電影的南韓影片「寄生上流」,無意中為「拉冬麵」掀起了熱潮。戲中富裕媽媽打電話叫工人準備一碗「和牛拉冬麵」給她兒子,工人們一時亂了手腳,將兩種便宜的即食麵混在一起。翻譯員在英文字幕上,把這碗麵譯作「RamDon」,即Ramen(拉麵)和Udon(烏冬)的混合,不料竟人氣爆棚,一夜之間成了風靡全球的嶄新南韓料理。

戲中的和牛拉冬麵,反映出上等人隨便一碗廉價即食麵,也可以吃得很奢侈,有如昔日香港「大時代」時期的魚翅撈飯。不過我看到RamDon麵時, 並沒有想起當年的魚翅撈飯,而是想起又平價又美味的百搭車仔麵。

記得九○年代從美國搬回香港時,見到不少小吃店在賣車仔麵。當時不知車仔麵為何物,只是每次路過店前,都被那股撲鼻而來的香味弄得食指大動。有天終於禁不住進去吃了一大碗,才知原來是小時候路邊推著車仔叫賣的小吃,如咖喱魚蛋、豬皮、牛腩蘿蔔、魷魚等等,然後把這些配料加在麵條上。因靈感來自當年在街邊走賣的那些小販車仔,故叫車仔麵。麵多分粗細兩款,湯底也有多種不同味道,任君選擇。

我小時候身體虛弱,媽媽從不讓我在路邊買東西吃,怕不衛生。儘管每天放學路過街邊小販時不禁垂涎三尺,卻始終未有機會品嚐一口;直至有一天看見小販推著他裝滿「美食」的車仔進公廁「辦公」,才大吃一驚,原來媽媽並非有潔癖,而是真的要小心衛生。從此就算有人請吃這種街邊「美食」,我也不敢嘗試了。

香港早已取締無牌街頭擺賣,但往昔路邊牛雜蘿蔔、咖哩魚蛋的濃香仍不時在人們的腦際迴旋。聰明人把它們搬進店裡,並以充滿懷舊意味、足以令人勾起無限聯想和回憶的「車仔麵」名之。店中一切合符現代衛生標準,並保持物美價廉的傳統,讓普羅大眾安心地盡情享用。

最近受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如無必要,早、午、晚三餐都在家裡解決,或把飯盒從家帶回公司。但上班時,途經食肆,如燒臘舖、茶餐廳、水餃店、雲吞麵店,特別是車仔麵店,因已沒有外食多月,不禁心馳神往,很想進去大吃一頓。只可惜「一菌隔天涯」,最後還是走為上策,不禁有點惘然。

電影的影響力真大,影片一旦賣座,連裡面的道具都會走紅。但在新型冠狀病毒影響下,世界停頓,經濟大跌,恐怕和牛拉冬麵已過了它「15分鐘的成名」。

老實說,南韓拉冬麵走紅,我就有點不服氣,很為香港的小吃感到不平。正在憧憬,待「疫」過天青、股票重返牛市後,能否在威靈頓街曾經賣過魚翅撈飯的地方,開家「堅仔鮑魚車仔麵」,爭回一口氣!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