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73355/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芝加哥

新冠患者插管醫師:判定誰死誰活真的很難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麻醉醫師德伯格葛雷夫公開他上工前穿戴防護裝備過程。(Dr. Cory Deburghgraeve臉書) 麻醉醫師德伯格葛雷夫公開他上工前穿戴防護裝備過程。(Dr. Cory Deburghgraeve臉書)


(影片來源:Cory Deburghgraeve臉書)

「要判定那個病患可以存活或死亡,真的很難」,面對著許多等待插管的3、40歲新冠病毒患者,芝加哥伊利諾大學醫院(University of Illinois Hospital in Chicago)的麻醉醫師德伯格葛雷夫(Dr. Cory Deburghgraeve)說,「不是只有老年人跟體弱的人要待在家,而是所有人都不應該出門」,他說,當發現青壯者的插管患者並未如預期好轉時,尤其讓人對「只針對長者必須待在家」的提醒感到沮喪。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麻醉師其他急診室治療新冠病毒的前線醫護人員沒什麼關連,但事實上,在患者呼吸困難需要插管供氧時,在插管方面具有專業知識的麻醉醫師德伯格葛雷夫異常忙碌。

德伯格葛雷夫接受芝加哥論壇報訪問時說,他之前通常在婦產科作,專門項目為高危妊娠,因此他經常會替孕婦腫脹的氣管進行複雜的插管,讓她們能維持順暢呼吸,然而隨著疫情爆發,他現在由醫院指派擔任治療新冠患者。

德伯格葛雷夫說,他現在每天工作五到六天,每天值夜班的工作時間達14小時,他提到,由於插管是治療新冠病患過程中,最容易受到病毒感染的過程,因此他每次都會穿戴全套的防護裝備,「到目前為止,幸好我都還有足夠的防護品」,不過,病患不斷增加,未來是否仍能有足夠數量防護裝備保護則情況不明。

插管醫師等於每天直接與重症患者「面對面」接觸,德伯格葛雷夫說,插管過程中,他必須很靠近患者臉部,在把管子伸入患者嘴巴時,一旦病患咳嗽或出現其他可能噴出口沫的情況,「醫生就有很大機率受到感染」。

他說,真的不是只有老年人或體弱者是高危險族群,現在他所治療的患者中,許多都是30到50歲的青壯年,部分有一些氣喘、高血壓的病史,但在感染新冠病毒前都控制得不錯,他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醫師要判定誰的存活機率大,誰可能會死亡,「真的很難」。

德伯格葛雷夫在其臉書帳號,公開了進行插管前他所需要穿戴的防護裝備,包括防護服、兩層手套、口罩、頭部面罩等,由於患者人數日增,他不得不加速插管工作,「至少每名患者的插管時間比以往少了5到10分鐘」。

儘管工作辛苦,但他從臉書獲得許許多多的鼓勵,也成為支稱自己繼續救人的動力。

德伯格葛雷夫說,大部分插管病患,在送到他的部門時已經都失去知覺,所以沒機會跟他們說話,部分仍清醒的患者,則顯得十分恐懼,「因為病毒具有高傳染性,這些患者不允許有訪客,所以我盡量在能力範圍內安慰他們」。

「我們正在應對的是一種非常慘、非常致命的疾病」,他說,「接下來仍會工作時間很長」,然而對他來說,這份工作現在最困難之處,就是「看著健康的年輕人面臨如此糟糕的結果」,一切都讓人覺得「非常悲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