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7161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大瘟疫裡的小醫師

三月十日那天早上,我像平常一樣,準時到聯邦政府的榮民醫院門診大樓上班;也照例把員工證向認識我的警衛晃了晃,就打算匆匆走過,但是卻被警衛叫住了:「等等,醫師!請問一下,您有任何感冒症狀嗎?」

我心想:終於來了!雖然新冠狀病毒在亞洲和歐洲已經流行了一陣子,但是美國人直到三月初都沒怎麼把它當一回事。現在政府醫院總算認真起來,開始從停車場就篩檢病人、設置多間隔離診療室、舉辦正式員工講習,教導大家因應之道。

但是再下來幾天,全國滾雪球般的震撼效應,還是連我們這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都看得目瞪口呆:職業球團停賽、主題樂園關閉、豪華郵輪停駛、大型聚會取消;再來就是學校停課、法院停審、圖書館關門、教會崇拜取消、酒吧夜總會停業、健身房停業、電影院停業、州政府休會、高風險地區封城……,連加州州長都公開呼籲:請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以及慢性病患者自行在家隔離,別出門了!

但即使是各行各業都停擺了,我們這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還是絕對不能不工作的。雖說親身來診所看病的患者人數急降,不過我的工作量可沒減少;因為進門的病人要一個個評估感染風險,沒來的病人問題仍然要回答、檢驗報告還是要講解、藥還是要拿、希望醫生填寫的表格還是要寫,所以幾乎全要改成電話診。

在整天到處打電話、寫電郵給病人之餘,還要參加診所因應措施講習、感染科匯報會議、防護衣物著裝訓練,甚至連「如何透過醫院電腦的視訊系統和病人通話」的訓練都來參一腳。

可是這些都不是最糟的,真正令人頭痛的是病人們紛至沓來的疫情相關問題。從最基本款的「我要如何保護自己?」「政府醫院有在發口罩嗎?」「我有點感冒,能不能做冠狀病毒檢測?」到一些匪夷所思的疑問,亂七八糟什麼都有。

例如說:「爲什麼加州有那種沒出國、也沒和患者接觸的人染上冠狀病毒?難道這個病毒可以從歐亞洲隔洋傳染嗎?」「我想囤積藥品,醫師妳可以多給我三個月的血壓藥、糖尿病藥嗎?」

某個診所員工問:「我住的城市有了一個冠狀病毒死亡病例!誰知道那傢伙接觸過什麼人?我們現在怎麼辦?」一位有一大堆慢性病的老先生問:「我本來計畫去外州探訪親人,現在我不要搭飛機了,我可以自己開十六小時的車子去嗎?當然中間我會停一夜的……。」

這位八十歲的老先生最猛:「我十天前做了個皮膚科的小手術,本來約了明天拆線,可是現在加州州長叫我們待在家裡了。請問我可以看著YouTube的影片自己拆嗎?喔對了,我有一支小剪刀,但是沒有鑷子……。」

唉,生命也有舒伯特都無言以對的時候啊。咱們做為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只能說在有生之年,竟然親身參與了百年難遇的世紀大瘟疫防治工作,也算是躬逢其盛,一定要好好盡到自己的一分力,讓病毒早日退散,大家能重新安居樂業,天下太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