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758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防護裝備缺短 部分同事感染 紐約一線醫護恐慌 憂心成下一個病人

紐約市成為全美新冠肺炎的重疫區,不久前一名護士死於新冠肺炎,讓醫護群體起而抗議保護設備不足。圖為紐約市布朗士區雅可比醫院的示威護理人員。(美聯社) 紐約市成為全美新冠肺炎的重疫區,不久前一名護士死於新冠肺炎,讓醫護群體起而抗議保護設備不足。圖為紐約市布朗士區雅可比醫院的示威護理人員。(美聯社)
紐約市一家醫院醫務人員正在移送一位新冠肺炎病人。(美聯社) 紐約市一家醫院醫務人員正在移送一位新冠肺炎病人。(美聯社)

護士感染新冠病毒後喪生,照顧病人的醫師則一個個病倒,紐約醫護人員堅守抗疫第一線的同時,在冷靜沉著的專業表現底下,近來卻難掩焦慮恐慌。

位於曼哈頓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厄文醫學中心(Irving Medical Center)一名主管,日前呼籲外科醫師志願投入第一線抗疫,因為危重病患照護醫護團隊人員,已經有數名感染新冠病毒。

這名女性主管在電郵中寫道:「加護病房簡直忙爆了。」

同樣位於曼哈頓的威爾康乃爾醫學中心(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則有醫師透露,每天經過一名年僅30多歲醫院同事的病床,眼睜睜看著已經插管、病況危急的這位女同事,心中忍不住出現不祥的感覺,猜想著誰會是下一個倒下的人。

自從紐約爆發新冠病毒以來,紐約市區已經有兩名護士感染病毒而死亡,其中包括西奈山醫院西區分院(Mount Sinai West)48歲助理護士長(assistant nursing manager)凱利(Kious Kelly);他是紐約醫護人員感染病毒喪生的首例。

就在紐約市確診人數飆升到全美最多的時刻,為民眾生命安全健康把關的醫生、護士以及醫療診所員工,也開始受到病毒衝擊。在急診室及危重病房服務的醫護人員向來訓練有素,隨時保持冷靜專業,但在目睹著同事紛紛感染病毒之後,卻不免變得惶恐。

布朗士(Bronx)雅可比醫學中心(Jacobi Medical Center)護士萊利(Thomas Riley)說:「我覺得,我們都像被送去屠宰一樣。」萊利與丈夫已經雙雙感染病毒。

萊利說,前陣子看到急診室的景象之後,就認清自己跟同事們絕對不可能逃過病毒感染的下場。他說,醫院裡擠滿了新冠病毒患者,他們因為肺部嚴重感染,呼吸變得困難,還發出類似砂紙的聲音,而醫護人員需要的口罩與防護裝備,則是嚴重短缺。

萊利指出,他看到院內狀況,心裡想著:「我彷彿像在病毒裡游泳似的。」他也說,非常篤定自己一定會被傳染,果然後來出現咳嗽、發燒,接著嘔吐、腹瀉,幾天之後他的另一半也發病了。

紐約市成為全美新冠肺炎的重疫區,不久前一名護士死於新冠肺炎,讓醫護群體起而抗議保護設備不足。圖為紐約市布朗士區雅可比醫院的示威護理人員。(美聯社) 紐約市成為全美新冠肺炎的重疫區,不久前一名護士死於新冠肺炎,讓醫護群體起而抗議保護設備不足。圖為紐約市布朗士區雅可比醫院的示威護理人員。(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