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4310/article-link/

首頁 影劇

陳美鳳嘆:劉真、辛龍真的太愛太愛 只是這愛太短

辛龍(左)熱淚盈眶說:「謝謝,辛苦了。」(記者曾原信/攝影) 辛龍(左)熱淚盈眶說:「謝謝,辛苦了。」(記者曾原信/攝影)
許效舜希望辛龍振作。(記者曾原信/攝影) 許效舜希望辛龍振作。(記者曾原信/攝影)

劉真靈堂開放第四天,辛龍前一晚寸步不離直到深夜「做頭七」法會結束,陪伴摯愛超過12小時。他當天一早準時在靈堂開放前現身,並打破沉默,向媒體致意:「你們辛苦了。」

當天雖大雨滂沱,但到靈堂弔唁的藝人絡繹不絕。陳美鳳記得劉真相當貼心,講到辛龍就嘴角上揚,「他們真的太愛太愛,只是這愛太短。」

許效舜和辛龍私交甚篤,是深夜會打電話長談的換帖兄弟,他憂心「辛龍內心有打不開的結」。許效舜透露,前幾個禮拜,就在劉真與死神拔河之際,他和辛龍通了很多次電話,面對摯愛生命一點一滴流逝,辛龍痛得撕心裂肺,多次表達「劉真走了,也會跟著走」的念頭。

許效舜赴靈堂苦勸好友後說:「剛剛聽他講話,似乎還是打不開這個結,我一直給他加油,希望大家也給他最大的祝福。」

庹宗康和辛龍有快20年交情,他說以前大家常在一起,逝者已矣,他也安慰辛龍盡量放開,「不要往心裡去」。

謝震武和劉真曾合作節目。他說:「你會發現不管什麼角色,她都能演出那麼漂亮。」但看到劉真跳舞才是最令謝震武驚豔的,「她不只是美麗,突然之間就像一隻鳳凰飛出來一樣,那時你才知道什麼是永遠的國標舞女王,謝謝小真留給大家這麼美好的回憶。」

曾國城對劉真的離開仍感覺不太真實,看到劉真穿著黑色舞衣的遺照,總覺得她好像沒走。他描述辛龍的狀態似乎有些恍神,非常捨不得。聶雲曾向劉真學舞,自嘲應該是劉真教過最笨的學生之一,每次上課她總是又好氣又好笑。

佩甄常和劉真常一起上節目分享媽媽經,感嘆老天爺太不公平,把這麼完美的人帶走。「ㄚ頭」詹子晴過年前才和劉真一起工作,如今已天人永隔。她和辛龍是同門,認為「時間是最好的解藥」,自己則會扮演開心果角色。

屈中恆夫妻、楊千霈夫妻、黃小柔夫妻、Terry夫妻都到場,他們在靈堂停留許久,離開時全程不發一語。楊千霈過去和劉真總以姐妹相稱,離開靈堂時明顯哭紅了眼。

辛龍離開靈堂時難掩憔悴,面對媒體守候,他欲言又止,停下腳步、脫帽、雙手合十、鞠躬,停了十秒,最後化成感慨萬千的「謝謝,辛苦了」。聽到媒體大喊要他照顧自己、要加油,辛龍墨鏡底下熱淚盈眶,忍不住掩面哭泣,離去前不忘回頭再度向媒體致意,令人看了鼻酸。

謝震武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謝震武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庹宗康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庹宗康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曾國城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曾國城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陳美鳳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陳美鳳前往劉真靈堂悼念。(記者曾原信/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