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3962/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武漢封城日記」191萬次點擊 郭晶:解封後挑戰更巨大

郭晶居住的社區,封城期間必須有出入證才能出門。她在日記中感慨「不知道何時我才能再走出那道門」。圖/聯經提供 郭晶居住的社區,封城期間必須有出入證才能出門。她在日記中感慨「不知道何時我才能再走出那道門」。圖/聯經提供
郭晶撰寫的「武漢封城日記」,成為全球第一本記載武漢封城的書籍。圖/聯經提供 郭晶撰寫的「武漢封城日記」,成為全球第一本記載武漢封城的書籍。圖/聯經提供

因新冠肺炎封鎖的武漢即將解封,剛出版「武漢封城日記」的作者郭晶,受訪時卻說對這個消息「無感」、「開心不起來」。她對解封之後有更多憂慮:如何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如何重拾人民失去的隱私權、如何紀念逝去的人…這些挑戰比「封城」還要巨大。

1月23日,武漢宣布所有公共運輸停止運行。郭晶的日記從那一天寫起,在微博發表創下191萬的點閱率、獲英國BBC等媒體轉載報導。該書27日由聯經出版,成為全球第一本記載武漢封城的書籍。

去年11月,生於河南的郭晶,為了工作來到武漢,剛落腳便遇上了封城。身邊沒有家人與朋友,被隔離在租屋裡的郭晶更覺孤立。孤單讓不寫日記的她,在微博上發了第一篇日記記錄封城心情。受到朋友熱情的回饋,她開始撰寫「武漢封城日記」,「我想讓日記成為我和世界的一個連結,也想讓外界了解武漢人的真實生活」。

「政府應對傳染病時,除了控制病毒本身,還應該將人們的恐懼考慮在內才是。」郭晶日記裡記載,武漢政府臨時通報封城、鼓勵人們舉報新冠肺炎病人,舉報一個獎金1萬,「人們對政府的信任、人對人的信任不斷被消耗,恐慌卻被加強。」

「家暴」是病毒之外另一個巨大陰影。人們被迫封鎖於家中,伴隨的是失業和破產的恐懼;壓力造成夫妻、情侶爭吵,無法上學的學生天天面對父母的暴力。郭晶指出,封城期間家暴案件增加兩倍以上,這些陰影並非解封便能馬上消失。

權力結構也隨封城改變。郭晶觀察,社區封鎖之後,個人無法購買東西,超市只接物業管理者的單,「擁有物業的人擁有操縱居民的權力」。她擔心被貼標籤買不到物資,不敢仗義執言、不敢跟別人發生衝突,「強烈的無力感讓我感到疲憊」。

郭晶從寫作和幫助別人之中找到力量。她在微博上寫日記連結網友、發起「反家暴小疫苗」協助受暴者,「行動可以消除無力感,在行動中看到自己擁有幫助別人的力量,從中重新獲得掌控感和價值感。」身為社工,郭晶發現社會在隔離中「出現一種超乎尋常的連結」,許多組織透過網路連結,許多人帶著對死亡的恐懼去幫助別人。

封鎖的不只是城市,還有人民的聲音。郭晶發表在微博上的篇章被限制流量、無法自動顯示在別人的頁面;在微信則常常發不出去,連轉成圖片都無法如願。

在身心俱疲的時刻,也是網路讓郭晶看到了希望。她說,看到「發哨人」艾芬醫師受訪文章遭刪,網友卻用甲骨文等各種版本規避網路管控不斷轉發,「像一場大型行為藝術」。而「吹哨人」李文亮醫師雖染疫病逝,其微博依然不斷有人留言,迄今累積70萬條留言。

「在這座被封鎖的城市裡,能夠寫作也是一種特權。」郭晶說,一個高中同學留言給她,每天看她的日記,準備申請上第一線工作,「堅持寫作是此刻我對社會有所貢獻的一種方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