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114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因新冠疫情「封城」逾2個月 武漢按下重啟鍵

夏詩重新開門的花店。(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夏詩重新開門的花店。(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瞿翔工廠復工發貨。(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瞿翔工廠復工發貨。(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湖北武漢自1月23日因新冠病毒疫情「封城」,兩個多月後,這座錯過了春天的城市,正因逐步解封及復工復產,慢慢甦醒過來。

★回漢 6章加14天隔離

新冠病毒疫情緩解,曾被視為疫情集中地的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訂出湖北、武漢逐步解封計畫。湖北省除武漢市以外地區於3月25日起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武漢市將於4月8日起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

最明顯的變化在街頭。3月25日,隨著管制措施逐漸鬆綁,北京青年報報導,武漢市區白日裡汽車的聲音多了起來,小商超關著一半的捲閘門終於打開,門口有了戴著口罩排隊的顧客。無疫情小區的居民們終於結束了「不知歲月」的隔離生活,探一下窗外的溫度,出門透上一口氣,挎上包,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

終於回到武漢。開車上三環,劉凱朝窗外看了一眼,差點沒忍住(落淚)。「路上就一個穿防護服的,應該是個醫護人員,我真是除了在凌晨2、3時,沒見過這樣的武漢。」

家在湖北襄陽宜城的劉凱開了整整六個小時的車返回武漢。他已經忍不住要趕緊回到工作崗位上。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想法,他所在的通訊行業公司群裡,大約有100個非武漢的同事,「大家有個共同的心聲,就是想去現場上班。 」

大年初三,劉凱就開始了居家辦公。原本清晰的上下班、工作日和休息日的分界線變得模糊起來。晚上,工作群信息會彈到凌晨1、2時,安靜到早上6時多就又活躍了起來。劉凱說:「精神一直繃著,可能吃飯時剛拿起筷子,手機就又開始響。」

3月14日,他開始準備回武漢的文件。為求踏實,他把所有能蓋的章全都蓋了一遍。「當時政策不斷在變。」劉凱說,他在老家的社區提出申請後,社區讓他先跟他房子所在的武漢市江岸區社區聯繫,對方告訴他,返漢必須提供健康證明。劉凱接著又填了返漢申請表,交由武漢自己家所在社區蓋章後,再上報給對應的防疫指揮部蓋章。同樣的流程,劉凱在老家的社區又走了一遍。

「當時我們老家這邊社區的工作人員跟我說,其實有武漢的證明就可以直接上高速,但我擔心中間再有什麼變數,就堅持把能蓋的章都蓋了。 」劉凱說,畢竟,他了解的情況是,之前有人在高速路口排了十個小時的隊,最後卻因為某項手續不全而不得不掉頭。

3月18日上午,劉凱終於蓋齊了六個章,揣著一份返漢申請表、一份健康證明、外加一份宜城要求填寫的「疫情結束前絕不返回老家」的承諾書,按了紅手印後上了路。上高速的檢查簡單,但下高速時要出示返漢證明,甚至打開後備箱檢查。一路上,劉凱停下五次,到了武漢,已經是晚上7時。

闊別兩月,劉凱到了武漢,依舊還得在家辦公,他距離辦公室還有14天的隔離期。

★工廠 30員工僅到8人

3月17日,瞿翔開設在孝感的鑫福星紙塑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復產,由於疫情防控,復工後,30多個人的企業只到了8個人。 

瞿翔的公司主做一次性餐具包裝。報導說,早在2月中旬疫情嚴峻時,當地政府就建議他們開工,提供餐館不能堂食、各地給醫護人員提供餐飲所需要的大量一次性餐具。但那時,工廠的技術員都在外地,回孝感手續繁瑣,瞿翔沒能協調好這些手續,錯過了復工的機會。

瞿翔說,在孝感,用於保障民生的企業復工率比較高。早在3月上旬,就有二、三十家企業申請並陸續復工。由於春節時期訂單發不出去,新的訂單沒法生產,停工兩個月,讓瞿翔損失了二、三十萬元人民幣(約2至4萬美元),資金周轉也出現問題,一復工就找銀行貸了款。但從申報到重新開廠,流程走了一個星期,「當時政策一天一變,光填表就填了十幾個。」

復工三天,16條生產線也只開了3條,為滿足訂單需求,生產線開足馬力,24小時生產。最大的一筆訂單是600箱餐具,光這一個訂單,一條生產線就得連續運轉四天才能生產出來。

18日,瞿翔開始組織發貨,這才發現,物流成了現階段最大的問題。物流公司多在武漢中心服務區的物流園,仍未完全復工,且運費價格漲了不少。以前運一車貨物到河南只需要1000元運費,現在漲到最高1800元。運費漲了,但為保持競爭力,產品定價不能漲,瞿翔說:「現在賺錢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保證不虧,就少賠當賺了。」

★房租 再不開業付不起

不僅生產企業艱難,武漢人民閉門在家兩月,消費也隨之萎縮。夏詩的花店重新開張之後,兩天內只收到五個訂單。

21日是武漢一般企業復工的第二天,夏詩一早去循禮門花市進貨,準備復工,但提貨時,花卻沒能按時送到,於是開店日期又延一天。22日,考量天氣漸漸炎熱,花材只能放七到十天,路上行人不多,更罔論來線下買花的人,她不敢進貴重的進口花,就只進了一些玫瑰、康乃馨、向日葵之類的常見花卉,共500元。

她記得,從大年初三的最後一單之後,她再沒去過店裡。2月7日那天,她接到二、三十通電話,都是想要訂花送到中心醫院,獻給那天去世的醫師李文亮,但那時候,她店裡已經沒什麼剪枝鮮花了。

疫情持續了整個春天,這讓她錯過了情人節和三八婦女節這兩個重要的節日。其中,情人節是一年當中生意最好的時候,「我們這個店一天的純利潤就有兩萬元。」加上1月22日關店前,好幾萬元的春節應景花卉因疫情滯銷而扔了,面對一個月5000元的房租,小區一解禁,夏詩立馬就決定,趕緊重新開張,再不開業,房租都要付不起了。

新冠肺炎襲城帶來生存的恐慌,似乎沒人再有心情去買上一束花裝點生活。生意冷清,夏詩的家人也不願讓她繼續開店,催促著她趕緊回家隔離。

★物流 仍然未完全解封

夏詩之所以沒有按時收到花,也是因為她的上游供貨商雨軒並沒有按時拿到貨。報導指出,武漢的物流業尚未完全恢復,直到3月19日,鮮花批發商雨軒才依托運蔬菜的車,中間夾帶了幾箱鮮花,勉強在朋友圈「復工」。

目前,循禮門花市尚未正式復工,40多家批發商還在等待居委會的統一安排,雨軒估計,得等到武漢正式解封,他們的生意才能恢復正常。

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大部分快遞公司暫停了收派工作。只有京東、順豐和郵政三家快遞企業維持運轉。順豐湖北公共事務部何向軍表示,武漢封城前,順豐有1000多名小哥值春節班,封城之後,陸續有2000多名小哥返回武漢工作崗位參加保供工作。在疫情嚴重的階段,他們優先保障醫療物資和民生物資的運送,停掉了其他一般貨物的運送。

據媒體報導,郵政主管部門稱,到3月25日,武漢市絕大部分快遞企業都將恢復正常的寄遞服務。

在外返漢人員都須持有相關證明。圖為「在外人員返漢申請表」。(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在外返漢人員都須持有相關證明。圖為「在外人員返漢申請表」。(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街頭有店舖已經拉開捲閘門恢復營業。(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街頭有店舖已經拉開捲閘門恢復營業。(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武漢街頭已能看到少量的行人、車輛。(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武漢街頭已能看到少量的行人、車輛。(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