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112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告別式

告別式是用來追思逝去親人而舉行的儀式,也是向親朋好友公告周知的一種方式,用此來送別逝者在人世間的最後一程。最近一星期內接連參加了兩次告別式,一次是參加一個大我十七歲的大表哥的告別式,另一次是參加一位長者的天主教告別彌撒。這兩次告別式讓我非常感慨。

這位大表哥是我的幾位表哥中年齡最大者,但並不是最早離開人世的。這位表哥在過世之前,已經因腦水腫躺在床上七、八年,一直由表嫂在家照顧,雖然聘請了看護幫忙,但表嫂照顧了幾年之後,因身心交疲,也只能把表哥送到療養院。去年,得知表嫂突然中風,反而先走了。表哥的兩位兒子不敢把這消息告知表哥,但躺在病榻上的表哥很久沒看到表嫂去探望他,日子一久就感覺到了,沒過幾個月,他自己也在睡夢中跟著表嫂走了。

我記得還在台北讀大學時,因我家在高雄,大一時住學校宿舍,大二之後沒有宿舍可住,必須自己租房子,那時候家裡的經濟情況並不好,我就搬到大表哥家去借住了,我半工半讀,到了大四才自己租房子住。那段時間,我這位大表哥一直很照顧我,因為他那時候在大學當教授,在做人處事上給了我很多指導。我非常感激他,在告別式上,我上去講訴了一些對他的感恩與懷念的話。

表哥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他的告別式在親友講完話後,就由靈車送往墳地下葬,因為他的遺體在兩周前已經先行火化,安葬當天只是骨灰罈放入墓穴,蓋上泥土就結束了。隨後參加告別式的親友移往一家自助餐廳聚餐敘舊,就算把大表哥送走了,結束了他八十七歲的人生。

另一位長者,她享年八十九歲,前幾年才領洗成為天主教徒,因此她的子女為她舉行了兩場告別式,一場是在天主教堂舉行的告別彌撒,另一場是第二天在玫瑰崗舉行的告別式。因為我是天主教徒,我參加第一場的天主教告別彌撒。由台灣專程來美為她主持彌撒的是一位總主教,彌撒過程非常隆重,最後她的二十幾位兒孫還為她唱聖歌,送她安息主懷,場面感人。

這位長輩是洛城社區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她原本不是天主教徒,但在二十幾年前華人天主教會募款成立華人安養院時,她慷慨解囊捐款不少錢,後來被推舉擔任基金會董事長,而我內人也被推舉擔任基金會秘書長,因而跟她經常往來。

這位長者是一位非常熱心華人社區活動、經常提攜後進、值得尊敬的長輩。因為基金會的關係,她更是非常照顧我內人。照理我內人應該去送她最後一程,但因為她已經失智將近十二年,出門很不方便,因此由我替代內人去參加。

參加這兩場告別式,也讓我想起十年前,我和我內人在一個月之內為我岳父和岳母舉行的兩場告別式,兩位老人家差半個月先後去世,至今回想起來仍不勝唏噓。我們中國人重視慎終追遠,告別式是慎終的開始,是應該隆隆重重地舉行,來完成人生中的最後一件大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