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055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老甕缸

作者母親老家的老甕缸,經過修復後,熠熠如新。 作者母親老家的老甕缸,經過修復後,熠熠如新。

表弟文隆傳了一張老甕缸的照片(見右圖)到家人群組來。胖胖的甕身有著大大的甕口,甕身有一處大坑疤,像是被石塊擊中一般,幸好並未完全穿破,只是損壞了一層厚厚的膏料,但仍在這個老甕缸身上造成了一條長長的裂縫,直裂到甕口,只見甕口下緣有兩道鐵圈緊緊箍住,防止甕口繼續裂開。

表弟說,春節期間與幾個堂兄弟回鄉下老家,發現這老甕缸寂靜地佇立在破磚爛瓦的角落之中,心中頓時翻湧著無盡的懷念之情。他說這甕缸有超大的肚量,能容納一百多顆大菜,也能裝下幾百斤的菜頭,陪著他們走過一甲子,曾是他們母親私房錢的印鈔機,也曾裝下他們兄弟姊妹童年的身影。

那年代,鄉下農戶幾乎家家都有類似的大小甕缸,或裝水或裝米,也可做為其他用途。記得小時候,在稻作收成之後,人們會利用空檔的田地種植大芥菜,客語稱大菜。等到大菜可以採收時,就將整棵砍下,曝曬半天後醃漬。醃漬的過程叫做「踏鹹菜」,在乾淨的水泥地上直接鋪上一層大菜,撒上鹽巴,我們用洗乾淨的赤腳上去踩踏,直到大菜變軟出汁,再橫鋪上第二層大菜,再撒上鹽巴,再上去踩踏。如是層層疊疊,直到一大堆的大菜全被踏出汁液來。這些大菜被踩得溼溼滑滑又凹凸不平,小孩踩起來往往東倒西歪,忙著抓住旁邊的人,覺得特別好玩,笑聲不斷,我們都樂此不疲。

接著就是把這些軟化的大菜一棵棵排進大甕缸裡,當中還須層層加鹽,還需時時叫小孩進去缸中踩踏一番,以求緊密。完成之後,最上面用幾個大石頭壓住,開始醃漬。幾天之後,缸中就會充滿漬汁,菜梗和菜葉變黃,漸有酸味,此時可以將醃菜撈起、曬乾,做成鹹菜乾,而留在甕中汁液裡醃漬的大菜就成了酸菜。在料理上,不管是梅菜(鹹菜乾的一種)扣肉還是酸菜湯,永遠都是叫好又叫座的。

菜頭就是白蘿蔔,將之洗淨削片,放入大甕缸裡加鹽醃漬,幾天之後撈起、曬乾,之後再醃漬,再撈起曬乾,重複數遍。可依乾度不同,做成不同風味的蘿蔔乾。幾百斤的蘿蔔,做起來也是十分吃力的。菜脯炒蛋、包粽子、做菜包、碗粿、艾草粿,無蘿蔔乾不歡。

這些酸菜、鹹菜乾以及蘿蔔乾,除自家料理食用之外,也可賣錢貼補家用或私存,婦女們都努力為之。這也就是文隆表弟所說,他家的大甕缸是他們媽媽私房錢印鈔機的緣由了。

文隆表弟真性真情,多才多藝,善於化腐朽為神奇。他將這老甕缸搬回家,費了些時間請教專家,做了特殊處理,幾乎把它恢復了原狀。他說處理過的甕缸熠熠如新,好像活起來了,讓他自己也覺得年輕起來,媽媽及兄弟姊妹歡樂的身影似乎又回到眼前,真是不可思議。

表妹函潔回應說,甕在,回憶更為具體而真實,感謝她哥將寶貝找回。文隆說他要將之彩繪美化,永久珍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