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6046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第一線醫護紛寫下遺囑…「好像在車諾比工作,到處是輻射線」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紐約加護病房的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效果最差的防護服。(亞美醫師協會提供) 紐約加護病房的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效果最差的防護服。(亞美醫師協會提供)
紐約加護病房的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效果最差的防護服,沒有配戴防護鏡,反覆使用N95口罩。(亞美醫師協會提供) 紐約加護病房的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效果最差的防護服,沒有配戴防護鏡,反覆使用N95口罩。(亞美醫師協會提供)

在第一線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醫護人員處身於不可知的危險中,紛紛著手寫下遺囑。

身為麻醉師,歐米雪(Michelle Au)負責為病患插管,執行程序時得靠近患者口部。上周替兩名病患插管的歐米雪說,她覺得好像置身在車諾比(Chernobyl,蘇聯烏克蘭境內的核電廠,1986年4月26日發生至今最嚴重的核外洩事件),「那裡的分分秒秒,都感覺到輻射線。看不見的風險緊追在後。」

為了不讓指甲或頭髮上可能殘留的病毒危害丈夫和三個孩子,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埃默里聖約瑟夫醫院工作的歐米雪,每天離開醫院前都會洗澡、洗頭、換衣服,回家再重複同樣的事,並用稀釋漂白溶劑擦拭自己摸過的所有表面:門把手、汽車把手、電話等。

不多久之前,她會認為這些預防措施很瘋狂,但「現在,這麼做似乎非常合理。」歐米雪已在地下室睡了兩周,她的外科醫生丈夫睡在臥室,因為「我們之中必須有一個保持健康。」歐米雪並不是唯一這麼做的醫護人員。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2月底以來,布魯克林Maimonides醫療中心急診醫學主任馬歇爾(John Marshall)即與妻子分房睡。他不睡醫院時,會回家看看三個兒子。但醫院裡其他人大都把家人送至更安全的地方,或選擇獨自住在Airbnb裡,以保護家人。

哥倫比亞大學發言人說,校方計劃下周盡快將部分宿舍讓給醫護人員住,以免他們長時間通勤、增加感染他人的風險。

已有一些醫生感染新冠肺炎。曼哈頓Lenox Hill醫院消化內科研究員巴德瓦(Richa Bhardwaj)的醫生丈夫25日檢測呈陽性;她自己也在等候檢測結果。她5個月大以母乳哺育的女兒已被送去與公婆同住。巴德瓦說:「昨天起,我就沒有見到她了。」

馬歇爾表示,「我們知道如何處理槍傷和心臟病,但現在我們到底該如何保護自己都不確定,也不確定如何保護家人。」

研究顯示,醫護人員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一旦感染,症狀更嚴重。許多醫生已在分配防護服、手套和口罩。

他們也在草擬遺囑。歐米雪和丈夫上周末討論了如果他們兩個都死了的話,誰可以照顧孩子。

馬歇爾說,他一直在鼓勵沒有意願草擬的同事這麼做;「我們都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很多人會死在這裡,醫護人員會是其中一部分。」

Mass綜合醫院緩和治療和老年醫學科主任米琪.傑克森(Vicki Jackson)說,她最近告訴丈夫,如果她死了,希望他再婚。她說:「大多數人完全否認生活可能在瞬間改變。從醫學上來看,我們很明白這件事,所以更有可能談論它。隨著新冠肺炎爆發,這層面紗被遮開了,敞開來談,不是壞事。」她說,「這就好比大流行讓患者變得更勇敢,也更清楚自己的想法。」

傑克遜則說:「我們正站在黑暗的海洋邊緣。等待浪潮來襲,不知道浪潮有多高。」但醫護人員們仍持續工作,不會停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