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9412/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疫情之下 賣口罩成為當前中國唯一火紅的生意

江蘇南通一家瑜伽墊工廠,2月底緊急申請增設口罩生產線,工廠牆柱上原有標語都還來不及換下。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江蘇南通一家瑜伽墊工廠,2月底緊急申請增設口罩生產線,工廠牆柱上原有標語都還來不及換下。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蘇州友恒橡塑製品有限公司為瑜伽用品設計與製造廠,但目前也開始銷售口罩、洗手液、新冠病毒試劑等防疫產品。由左至右依序為友恒總經理薛富吉、董事長彭水波、財務經理張靜。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蘇州友恒橡塑製品有限公司為瑜伽用品設計與製造廠,但目前也開始銷售口罩、洗手液、新冠病毒試劑等防疫產品。由左至右依序為友恒總經理薛富吉、董事長彭水波、財務經理張靜。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1958年,中國曾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全民大煉鋼鐵運動;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下,中國各地則出現廠商紛紛投入口罩生產的新浪潮。蘇州友恒橡塑製品有限公司為瑜伽用品的專業設計與製造廠,但上周起,友恒接到的大量海外訂單卻是:口罩。友恒總經理薛富吉說,「口罩大概是現在唯一還能做的生意了!」

薛富吉說,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剛爆發時,瑜伽墊、瑜伽柱在中國市場的銷量一度非常好,因為所有人都被迫宅在家裡,就只能在瑜伽墊上做做簡單的伸展和運動。

但3月之後,隨著疫情蔓延到歐美,出口歐美的訂單開始出現兩極分化。有網購業務的,業績大好;實體賣場除了食品、防疫用品外,其他產品銷售都大減。薛富吉表示,他本周初就接到一家美式大賣場的通知,要求將原先訂單延期出貨。


影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對於友恒之所以會新增口罩銷售業務,薛富吉解釋,主要是3月以來,愈來愈多歐美客戶開始詢問,能不能代為從中國採購口罩。加上友恒財務經理張靜原本就與蘇州多家醫療器材公司熟識,且部分友廠2月也開始改生產口罩,因此他們就緊急申請了口罩銷售許可。

江蘇南通一家瑜伽墊工廠,就是在上個月向當地政府申設一家醫療器材公司後,改裝公司原有閒置空間設立了兩條口罩生產線。儘管中國疫情已明顯趨緩,但現在依然是一天24小時運轉,每天可生產約20萬個普通口罩。

該公司陸姓總經理說,原以為中國疫情減緩後,口罩銷量就會慢慢下來。沒想到之後國外疫情接著爆發,他們現在口罩主要就是銷往義大利、波蘭等歐洲國家。為應付大量的訂單,他們下周還會再新增一條生產線,屆時每天將可生產30萬個口罩。

現在市場對於口罩的需求究竟有多強?薛富吉說,這星期他們每天最少都能賣出30萬個口罩。他預估,未來一個月口罩的銷售額,恐怕會比過去賣瑜伽用品要高。

友恒財務經理張靜則說,其實很多歐美廠商來電詢價,一開口就是要幾百萬甚至是上千萬個口罩。但一來現在沒有哪個工廠吃得下這麼大的訂單,另一方面一些歐美廠商可能只是在到處探底價,因此很多訂單他們也不敢貿然接下。

張靜表示,由於全球口罩需求大增,也帶動口罩的原材料,像是不織布等價格跟著大漲。因此,現在口罩的價格是每天報價,普通口罩一個約人民幣1.6元至1.8元(約0.2美元),醫療口罩一個最少要人民幣2.5元(約0.3美元)。

儘管目前全球口罩仍舊供需嚴重失衡,然而中國在富士康、比亞迪等大廠,以及各地民營企業都投入口罩生產下,根據中國國家發改委本月初公布的數據,截至2月底,中國包括:普通口罩、醫用口罩、醫用N95口罩在內,日產量已達到1.16億個。估計目前中國每天生產的口罩已遠高於此。

對於是否擔心,日後一旦全球疫情逐步受到控制,口罩將很快轉為供過於求,價格也跟著暴跌?

張靜說,其實所有廠商在投入口罩生產之初就都有這樣的認知。但因為生產普通口罩的門檻低,投資金額也不大。在當前各家業者原有產品因各種原因生產、銷售都受阻的情況下,暫時改做口罩其實也就是短期應變之道。

友恒董事長彭水波強調,雖然現在口罩確實賣得風風火火,但他們很清楚,疫情終將過去,公司未來仍就會專注於瑜伽用品的本業。

為應付來自歐洲爆量的口罩訂單,江蘇南通這家瑜伽墊工廠,如今每天24小時不間斷生產口罩。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為應付來自歐洲爆量的口罩訂單,江蘇南通這家瑜伽墊工廠,如今每天24小時不間斷生產口罩。特派記者林則宏/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