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70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碧綠的科羅拉多河

過去十年左右,我曾有幸兩度造訪舉世聞名的科羅拉多大峽谷,但是給我印象最深、使我念念不忘的,不是浩瀚雄偉、絢麗神奇的大峽谷本身,而是那條從大峽谷流出、縱貫西部荒原的科羅拉多河。

旅遊車駛出洛杉磯市區後,路旁的風景慢慢發生變化。樓群和街道被遠遠甩到身後,沙漠景觀慢慢顯露出來。開始還有些灌木、仙人掌和蕨類植物,偶爾還有幾棵枯樹,突兀地站在廣闊的沙漠上。再往前開,天上是紅日、藍天、白雲,地上除了沙漠,還是沙漠,只有一條黑色的柏油馬路,伸向遙遠的天邊。

這裡是美國最荒涼的地區之一,氣候乾燥,天氣炎熱,土地貧瘠,植被稀少,鳥獸潛蹤,人煙絕跡,沉悶枯燥,單調乏味,只有汽車馬達不停地哼著催眠曲。車內遊客大部沉沉入夢,似乎只有我強睜大眼,敞開心扉,觀賞四周的風景,但卻力不從心,不久後,我的腦袋開始東偏西倒,眼睛也時睜時閉,昏昏欲睡。

這時,情況開始發生變化,我忽然看見遠處的山坡下斷續出現叢叢野草,株株小樹,不時夾雜著一兩間簡陋的小屋。它們大體排成一條長長的細線,而不是成堆成片地分布,其他地區仍是茫茫沙海,空無一物。

我想弄清事情的真相,但思索好久,也不明白其中的奧秘。直到車子開到景觀跟前,才發現原來眼前是一條不小的河流,一江碧水,澄清深邃,由北向南,歡快流淌,像條翡翠緞帶,鋪展在金黃的地毯上,時時翻波湧浪,處處浮金躍銀。在死寂的沙漠裡,它是那樣活潑;在寂靜的曠野裡,它是那樣歡快;在單調的原野上,它是那樣亮麗。

我喜出望外,精神為之一振,立即被它牢牢吸引。我問導遊,才知道這條不太起眼的小河就是大名鼎鼎的科羅拉多河。此河是美國西部的大河,源出洛磯山脈蘭特嶺西坡,向西流經猶他、亞利桑那、內華達、加利福尼亞等州,在墨西哥西北端注入加利福尼亞灣。洪水期間,水量特大,河流泥沙含量高,水呈暗褐色,「科羅拉多」在西班牙語中為「紅色」之意。但是目前在這裡,它卻溫順老實,其貌不揚,通體清純碧綠,特別亮麗可愛。

車沿著河岸再往前走,一路草樹連綿,莊稼繁茂,眼前庭院花圃,人煙不斷,一派生機,使人忘記旁邊就是無邊無際的荒原。

中午時分,車子停在一個小湖旁邊,大家下車遊覽。小湖名叫哈瓦蘇湖,是此河的一段寬闊水面,一泓深水,碧波萬頃,涼風陣陣,波光粼粼,時有遊艇往來。湖上還架有一座古色古香、壯麗宏偉的石橋,名叫「倫敦橋」,據說是花了大價,從英國本土搬來的,是這裡最名貴的寶貝。湖畔街道寬闊,房舍漂亮,草綠花紅,碧樹成行,遊人不斷。這是中途最有名的旅遊點。

沿河再往前行,情況大體與此類似。到了傍晚,我們來到一個較大的市鎮,非但沿河房舍高大,庭院寬敞,園花灼灼,碧草青青,一連幾里,連綿不斷,河畔大片平地,街道縱橫,車水馬龍,高樓成片,大廈連雲,還有幾家賭場,金碧輝煌,燈火燦爛,儼然一副都市派頭。

紅河變清河,幾十年、幾百年都是那麼潔淨清純,給沿河一帶帶來紅花綠草,人煙房舍。看看地圖,就會發現,這裡的城鎮,大都沿河散布,彷彿瓜果順藤生長。

這使我較好地理解了這個道理:人類多傍水而居,生產與生活都要以水為依託。水是生命的泉源,是一切生物賴以生存的基本條件,是不可替代的重要自然資源。沒有水,就沒有人類社會的存在和發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