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7019/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留學生48小時逃回中國 飛行全程戴口罩護目鏡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身穿防護的機場檢疫人員。(龐皓元提供) 身穿防護的機場檢疫人員。(龐皓元提供)
龐皓元在機場準備登機。(龐皓元提供) 龐皓元在機場準備登機。(龐皓元提供)

因紐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不少高校提前放假或改為網課的國際學生部分選擇回國避疫,從買機票到離開紐約只用了48個小時,他們用「逃離」來形容回國的經歷;雖然到達中國後仍需隔離14天,但他們紛紛表示,紐約太多元,社會結構和中國大不相同,抗疫穩定性還差很遠。

龐皓元就讀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他表示,12日傍晚學校發來郵件,允許學生在海外或者美國其他地區上網課,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會持續到期末;他收到校方消息後,就立刻開始看機票。

紐約確診人數每天都在增長,「我也很害怕」,龐皓元表示,每天除了在家收拾行李就是上網刷機票,最後以2萬7000元人民幣的價格買到了15日凌晨直飛北京的經濟艙。

龐皓元說,租房4月底到期,回國需要搬空,所以另租小倉庫存放家具和物品,直到暑假後回美。

「若留在這裡,需在疫情下找房子搬家,並不是非常穩妥,所以寧可高價買機票回家和父母在一起。」他說,離開前把之前囤好的糧食飲料和衛生用品都分送給留美的室友和朋友。

14日晚龐皓元抵達甘迺迪國際機場,他回憶,等待的隊伍很長,「機場只有中國人戴口罩。」他被要求填寫健康申報表,包括近期旅行史,有無症狀或者與症狀者接觸過、是否吃過退燒藥等;過安檢時僅需要脫鞋和外套,安檢人員基本上都戴了口罩和手套。

「到達候機室後發現人非常多,氣氛緊張嚴肅。」龐皓元說,這才知道有一部分旅客是從華盛頓轉機來的,這一段紐約到北京的直飛,其實是被很多不同出發地、目的地的人共享的,所以一票難求;上飛機之後,機艙滿座,機組全員配戴口罩和護目鏡,上機之前測量了一次體溫,飛行過程中也測量了一次。

出於安全考慮,飛機取消正餐熱食,「整個航程,我都不敢摘下口罩吃東西,就透過口罩的縫隙喝了杯牛奶,吃了根香腸,因為全程都是戴口罩和護目鏡,整個飛行過程非常難熬,但是我身邊還是有不少乘客發餐後摘下口罩吃喝,真替他們捏把汗。」

從買機票到上飛機龐皓元只用了48個小時,如今仍在隔離中,屬於境外集中隔離人員,但他並不後悔這個決定,即使現在「有家不能回,但也覺得非常有安全感」。

甘迺迪國際機場排隊安檢的人。(龐皓元提供) 甘迺迪國際機場排隊安檢的人。(龐皓元提供)
機組人員全員配戴護目鏡、口罩、手套。(龐皓元提供) 機組人員全員配戴護目鏡、口罩、手套。(龐皓元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