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54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妖刀與天劍(一○)

鍾正華被逗笑,羅邁斗卻一本正經地接話:「不過照現場的情形來看,還有許多疑點有待澄清。那具遺骸在劉兵和我拔出插在胸骨中的短劍時,立刻散成一段段骨節,似乎原本就全身骨骼寸斷。其肉身化去後,骨骸只是勉強『拼』在地上而已……」

施玉平日愛看武俠電視劇,聞言立時有了反應:「看來這人被刺死前,先被人以內家掌力震斷了骨骼。」

薛博士不置可否地點點頭說:「還有,既然短劍刺穿此人胸口,那麼落在數公尺外的這柄長刀,肯定就是此人的兵器了。以此推之,這人應該是個日本武士。只可惜他頭髮、衣裳皆已徹底腐朽,無法從他生前髮式及服裝來判定……」

鍾正華猛然打斷道:「DNA……」

薛博士從衣袋中掏出一個小瓶,微笑道:「你們都沒有注意到,在埋葬骨骸時,我悄悄留下了一節小指骨。」他心中暗忖:我還將刀劍柄上的殘留護皮、護木也收集了,回台灣就可以做碳十四的年代斷定。

施玉開燈,廳中重現光明。薛博士和羅教授對望一眼,兩人不約而同,從長桌兩端紙盒中抽出一張面紙,同時拋向空中,輕揮手中兵器。兩人拋出的面紙都被「劈」成兩半,冉冉飄落在桌上。

「真是吹毛可斷髮的寶刀、寶劍啊!」

「雨打日曬了這麼多年,竟然鋒利如此,難以想像!」

感嘆聲中,鍾正華忽道:「應該是兩個人決鬥的現場吧?」

羅邁斗回道:「肯定如此。」

「其中一人被一劍刺死,可是得勝者為何把那麼珍貴的一把寶劍留下而不帶走?」

大家都被問倒了,如此簡單的問題,居然無人注意到。(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