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187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聚寶屋

作者父親書寫的文天祥正氣歌。 作者父親書寫的文天祥正氣歌。

退休後,我由美回台終日陪伴雙親,很慶幸能有機會略盡人子之孝。回台四年間,母親與父親分別以九十七和一百零三歲高壽離世。為了重新裝修雙親的老屋,屋內所有物件必須挪空,我們五個手足便小心翼翼地檢視何物可棄?何物該留?唯恐一不小心丟了傳家寶。

侄兒取走那幅三十多年前由父親書寫的文天祥正氣歌時說:「這幅字畫是我念小二時,在桌邊幫忙磨墨看著爺爺逐字完成的。」祖孫情深溢於言表。

父親於抗日戰爭時棄商從軍。母親常提及父親最適合做文物管理,因為父親將每個子女的成長史,諸如:照片、筆記、玩具、樂器、有紀念性的衣物、成績單、獎狀、紀念冊、各項證書、報考學校與謀職放榜報紙、編有號碼的家書等等,都一人一紙箱保存著。大型物品如古箏、健身器材、打字機、電腦、電唱機、黑膠中外歌曲唱片等則另闢室保存。

當打開自己的紙箱時,欣見我大學時去美容院剪下的一大束濃密長髮,箱內很多是我當時不經心丟棄但在日後又懷念的寶物,真該感激家中「你丟我撿」的聚寶大人。

父親一生愛書也愛藏書。他把子女們的中外讀物,以自己的方式在白紙上寫個英文字母加些數字,剪下後貼在書背上,還真像圖書館書架上的目錄。當客人來訪時,驚見客廳書架上琳瑯滿目的書籍,常笑稱我們家為書香門第。老屋的牆壁和家具上都可見父親的書法和繪畫作品。至於親友送來或子女們孝敬的美酒,父親悉數放在自製的酒櫃內,後來這些瓊漿玉液全都嘉惠給子孫了。

昔日父親興致來潮時,經常自我陶醉地自拉自唱著京劇。晚年時的父親喜愛觀賞影碟上的京劇,所以一摞摞標有自編目錄的碟片井然有序地放在電視機旁,偶爾他也會拾筆寫詩或伏案繪畫。

當我整理父親留下的詩詞書畫、雕塑作品、趙氏家譜、篆刻印章、英文筆記、針灸用品、中醫書籍、衣櫥酒櫃等等,很訝異在那資訊不發達的時代,不知他老人家花了多少功夫做這些五花八門的研究?

裝修後的老屋,如今成為凝聚我們手足情感的處所。每當白髮五寶帶上大小寶們來相聚時,仍如往日般聊天「抬槓」,笑聲滿屋。老屋在,親情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