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5071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勞衛制」那一年

我剛念初二那年,學校裡強調教育要向蘇聯老大哥學習,要開展「勞衛制」體育鍛鍊,提高身體健康。全校大會上,校長也宣讀了教育局發的「勞衛制」精神。接而,在教室、禮堂、食堂的牆壁上,紛紛出現由學生會貼出的「鍛鍊身體、保衛祖國」、「人人通過勞衛制,個個爭當運動員」大紅標語。

那個年代,屬於我們學生的勞動課已經夠多了,有半工半讀、下鄉支農、掃盲、大煉鋼鐵、民兵訓練、愛國衛生等等,但老師說「勞動不能替代勞衛制」、「勞衛制是有標準的」。體育課也開始按照「勞衛制」標準內容講授。學校的大操場上,每天開始熱氣騰騰了,各年級學生在運動鍛鍊。

我們的體育課李老師,是華中師大體育系畢業,各項運動都會,獲得過體操、田徑等項目的國家運動員,學校文藝宣傳隊的民族舞蹈也由他教練;在勞衛制熱潮中,他成了全校的名人教師。體育課上,他要求我們每個人爭取達到勞衛制標準,這是保衛祖國和社會主義建設者的需要。他還說,勞衛制中的有些項目標準,也就是我們體育課項目要求的標準,如果達不到及格分數,要補考;補考不及格,與數理化課程不及格一樣,拿不到畢業證書。這真把我嚇壞了,有了如此重大的使命感,我們班男女同學個個下勁,要爭取達到勞衛制標準。

我們班來自城市的同學,體力上遠不如農村來的學生。訓練的時候,農村學生在單、雙槓上升降、拋摔自如,翻上翻下,騎在槓上玩各種花樣動作,毫不費勁,像猴兒樣靈活。我們城裡的學生只能感嘆莫及,雖然有李老師站在雙槓旁保護,還是膽怯。

有一次課後,我單獨練習雙槓,在甩動身體時,由於慣性太大,雙腳拋得太高,不慎雙手滑脫,整個身體摔下來,腰部梗在雙槓下的橫木上,痛了一天,回到教室,我也不敢告訴同學。那年的體育期終考試,有的女同學項目沒及格,當眾哭了,李老師說:「補考。」

最後,我的單雙槓也沒及格,李老師說:「加油,開學補考。」那天,我默默地吞下眼淚,只是晚上躲在被窩裡小聲地哭。

不過,那時的「勞衛制」考核標準檢測項目有很多,田徑和體操中就有跳高、跳遠、一百米、一千五百米、單槓、雙槓、鞍馬等十多項,可以自由選擇。「勞衛制」分一級、二級、三級,我們初二的學生要求通過一級就可以了,有幾個農村來的學生,單項超過二級達到了國家運動員標準,獲得了三級勞衛制證書,每次全縣的中學生體育運動會,他們為學校爭了光,我們很羨慕。

為了能獲得勞衛制證章,那一年,我由通宿生改為寄宿生,不再趕早去學校走那條上下坡的小路,不再每天要帶米到學校食堂蒸中飯。我們班有幾位與我同樣情況的學生,為了勞衛制,也寄宿了。那是一個上百人的男生集體宿舍,有二、三年級的學生合住。木板平房,兩邊靠窗分別排著幾十張上下鋪床位,中間是一條長長的過道,天花板頂上,前後各吊著一盞四十瓦的燈泡,燈光暗黃微弱。

我睡在上鋪,家裡窮,沒棉墊,就跟著那些沒有棉墊的學生,到附近田間撿來幾個晚稻草把,墊在床上,上面鋪一張床單,床邊用一塊木板擋著,厚厚的稻草就不會滑下來,很溫暖。

一覺睡到窗外露出一線光亮,我們就相互叫起來,跑到操場上去體育訓練。晨霧朦朧,操場上已經是布滿運動鍛鍊的人群了。

每天晨曦,就算是陰雨風天,操場上也都有跑、跳、投、單槓、雙槓訓練的人,像開體育運動會一樣熱鬧著,還有的環繞操場跑一千五百米,大家都是以勞衛制等級標準要求的熱情,拚搏提高速度、耐力、體力。

那一年,我終於通過了勞衛制一級考核,獲得了一張精美的證書和一枚證章。我胸前戴著證章,高興地回到家裡,媽媽笑著看了好一陣,幾位在大廚房裡做飯的鄰里也湊攏來看新鮮。有位大媽問:「這是哪裡撿的一塊獎牌?」我媽連忙搭話:「學校獎的,好辛苦吶。」外婆看了說:「啊,這獎牌好閃光喲,是金子做的。」我媽又搭話:「是金子總會閃光。」

沒想到,我胸前的勞衛制證章,給家庭主婦的鄰里們也送來了一片歡欣的亮光。

勞衛制那一年,我收穫到強健的身體,更收穫了「鍛鍊身體、保衛祖國」的自豪感和榮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