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4994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 | 巴黎博物館巡禮 1張通票2種快樂

塞納河兩岸。(圖:作者提供) 塞納河兩岸。(圖:作者提供)
羅浮宮。(圖:作者提供) 羅浮宮。(圖:作者提供)

「小夥子,是中國人嗎?」

「是。您是不──」相信他想問我是不是需要幫助,是個熱心助人的好青年。

「一個人來巴黎嗎?」他的隊伍開始移動,我打斷他的話趕緊繼續問。

「是的。」

「第一次來巴黎嗎?」

「嗯,第一次。」

「很好。」我跟女兒會心地對視了一眼,然後對他說:「是這樣的,我有一張四天的巴黎博物館通票(Museum Pass),我只用了兩天,現在就要離開巴黎了,這張就相當於一張54塊錢的兩天博物館通票,浪費了可惜,所以想送給你。」

「真的?」他一臉驚喜,兩眼放光。

「真的。」我把博物館通票遞給他。

「謝謝,謝謝!」他嘴巴忙不迭地道謝,同時伸手把票接了過去。我看到他隊伍前後幾個中國人,包括他身後的洋人,都向他投去羡慕的眼光。

「記得早點到凡爾賽宮,不然要排很久的隊。」

「好的,好的。」他微笑著點頭,滿臉陽光。

「祝你玩得愉快。」我開心地對他招了下手,就此作別。

看著他走到海關窗口了,女兒對我說:「媽媽,他的運氣真好,第一次來巴黎,一下飛機就得到一張巴黎博物館通票。」

「我們的運氣也很好啊,」我說,「要是送給一個有錢人,對我們這張票不屑一顧,或懷疑我們有什麼動機,我們不是自討沒趣嗎?」

「也是。」女兒點點頭,然後開始得意洋洋地邀功:「怎麼樣,我這張票買得值吧?」

「值,太值了!」

「現在不心疼了吧?」

「不心疼。還要謝謝你。行了吧?」 我們一起哈哈大笑。

不怪女兒揶揄我,前天我確實為這張巴黎博物館通票心疼不已。

●貴47歐元的羅浮宮門票

我們母女的這次法國之行算是我陪女兒看薰衣草,女兒陪我逛巴黎。女兒的高中法語老師是個地道的法國語言文學博士,女兒是她的得意門生,高中畢業時她把年度唯一的法語獎授予女兒。愛屋及烏,女兒由於老師而愛上法國,大學畢業後的第一次出國旅行就選擇了法國,這次是她七年之後,第二次到巴黎。

巴黎是藝術之都,到巴黎觀光的主要目的是看博物館和建築。由於女兒第一次到巴黎已經看過絕大多數著名博物館,所以她篩選了一些必看的博物館,和可看可不看的博物館名單給我,而我也很想看看一些年輕時讀過的著名作家的故居博物館,比如雨果、巴爾扎克、大仲馬等,但這些故居博物館並不包含在博物館通票裡;再加上通票裡的巴黎聖母院剛剛被燒毀,無法進去看了,因此我們決定不買博物館通票,而是每一個博物館票單買,這樣的好處是基本上不用排隊。

比如凡爾賽宮,買通票要排一、兩個小時的隊才能進去,而事先在網上買好票就不須排隊,直接從另一個門進去,既節省了時間,又免受烈日下排隊灸烤之苦。

另外,我女兒第一次到巴黎買的是兩天的博物館通票,她覺得兩天太趕、太辛苦,我們有五天時間,不如每天選兩到三個博物館看,這樣比較不會累。

巴黎聖母院遺址。(圖:作者提供) 巴黎聖母院遺址。(圖:作者提供)

誰知道計畫趕不上變化。等到我們看完了羅丹博物館、奧賽博物館以及凡爾賽宮等四個博物館後,接著準備看羅浮宮時,即使提早一天到網上訂票,票卻已售罄。但女兒說七年前看到很多沒有票的人早早排隊,可以當場買到票。於是我們起了個大早,趕在開門之前到達羅浮宮門口排隊。

沒想到排了大約半個鐘頭時,博物館工作人員開始過來一個個查票,告知規則已改,現在沒有票的人不可以在門口買到當天的票,只能去另一個地方買博物館通票,否則當天就別想進,而第二天(星期二)羅浮宮不開放。

「哎呀,我們都花了超過一張兩天通票的錢了,還要再買一張通票?」當女兒解釋給我聽時,我忍不住心疼地叫了起來。

「那也得買,不然多遺憾啊。羅浮宮可是世界上遊客最多的博物館。」女兒不容分說就跑去給我買博物館通票。

更讓人心疼的是,54歐元兩天的通票也早賣光了,只有62歐元四天的通票。也就是說,本來15歐元的羅浮宮門票我要多花47歐元才能進得去。

跟在我女兒周圍一群包括幾家中國人在內的外國遊客,聽我女兒解釋後立刻走掉一大半。一對中國人說:「後天到其他國家看博物館,不看法國的了。」

另外一群一家三口的中國同胞一直在猶豫。他們跟我們類似,也已經看過兩個博物館了,過兩天要去西班牙,覺得額外花141歐元太冤枉了。

「叔叔阿姨,」我女兒對他們說:「100多歐元現在看起來很多,但是放在一輩子就不算什麼了。省下這100多歐元跟到門口不進去親眼看一下的遺憾相比,我覺得不留遺憾更重要。」

那家人聽了覺得有道理,想通後終於高高興興地買了票。

女兒把我送到入口,自己跑去逛店購物了。

●登上凱旋門才有的美景

為了對得起這張「高價」博物館通票,女兒在我看完羅浮宮後又馬不停蹄地帶我看了幾個計畫外的博物館。其中讓我感覺最驚喜最有收穫的,當屬登上凱旋門和先賢祠(Panthéon)。

我們住的酒店其實離凱旋門很近,走路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到巴黎的第二天就先去看了。從凱旋門開始,沿著香榭麗舍大道走到塞納河上的亞歷山大三世大橋,一路上的風景和建築實在太美了,美得令人目不暇接。當時為了照顧我的關節炎膝蓋,女兒沒讓我去爬那兩、三百級台階的凱旋門。

在凱旋門上俯瞰巴黎街景。(圖:作者提供) 在凱旋門上俯瞰巴黎街景。(圖:作者提供)

然而,現在手握這張包括登上凱旋門的博物館通票,不去登頂似有暴殄天物之嫌。於是,心中默念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給自己鼓勁,我跟在一群年輕人後面慢慢旋轉攀爬,終於在數到大約280級台階時抵達達凱旋門頂端。

站在這座當年拿破崙為了紀念他的軍隊凱旋歸來而建造的勝利之門,心中萬分慶幸,慶幸我沒有錯過她!我不僅欣賞了美麗的巴黎全景,觸摸了一段法國的輝煌歷史。更重要的是,幾天來縈繞在心底的一個疑問,到了凱旋門頂端豁然開朗,有了答案。

那就是,走在巴黎的街道上,覺得她的街道布局完全沒有規律,很多街道都是斜的,或三角形的,一點也不像加拿大的街道那樣,不論東西走向還是南北走向,橫是橫,直是直,基本上都是縱橫交錯,互相垂直。

上了凱旋門才發現,原來巴黎街道是以凱旋門為圓心畫一個圈,圈內為廣場,再把圓圈分成12等分,於是,就有了12條向外輻射的等腰三角形主街道,每個向外無限延伸的三角形街區自然而然會有很多斜的、三角形的小街道。這種布局讓巴黎更加與眾不同,獨具一格。我深感不虛此「爬」。

凱旋門。(圖:作者提供) 凱旋門。(圖:作者提供)

●在先賢祠邂逅居禮夫人

先賢祠帶給我的驚喜,則是我意外地邂逅了年輕時崇拜的居禮夫人的安息地。

有人說,法國的象徵不是凱旋門,不是艾菲爾鐵塔,更不是羅浮宮,而是先賢祠,它是法蘭西的靈魂。但我去法國之前並沒有深入瞭解,沒有把先賢祠列為必看景點,而是放在可看可不看的博物館之列。如果不是這張博物館通票,很有可能與它失之交臂。

我去先賢祠純粹是衝著雨果去的。他的著作《巴黎聖母院》和《悲慘世界》曾經那樣深入人心,他作品裡對底層窮人所懷的悲憫之情令世人感動,到了巴黎不去瞻仰一下總覺得此行不完美。但是,從網上得知雨果和巴爾扎克故居博物館當時都因裝修不開放,我們不肯相信,還專門跑去雨果故居博物館,結果吃了閉門羹,所以才決定去先賢祠。因為雨果是少數幾個得以進入先賢祠的著名作家,連巴爾扎克都沒能得到這份榮幸。這是我進去先賢祠之前所掌握的一鱗半爪常識。

正在裝修的雨果故居博物館。(圖:作者提供) 正在裝修的雨果故居博物館。(圖:作者提供)

雨果安息在第12號墓室,與左拉和大仲馬共處一室。去看雨果必定要經過大思想家、哲學家伏爾泰和盧梭的雕像及棺柩。他們被安葬在大廳進門最顯眼、最重要的位置。看到伏爾泰雕像,難免會想起那句安放在他頭上的名句:「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他與盧梭生前觀點不同,死後卻分列左右,時刻面對。真是情何以堪!

瞻仰完這幾位作家的墓室,欣賞了恢弘壯觀的穹頂、精美絕倫的壁畫和莊嚴肅穆的大廳後,在即將離開時才偶然瞥見進門處有個架子裝著些給遊客的手冊,我折返回去拿了一冊,邊看邊走出了先賢祠。隨手翻到最後一頁,我突然看到著名的居禮夫婦,竟然就安葬在16號墓室。

瑪麗‧居禮夫人,這位發現了釙和鐳兩種放射性元素,並兩次獲得諾貝爾獎的偉大女性,就安息在先賢祠!作為化學系畢業的女生,怎能不去向她致敬?於是我再次進入先賢祠,直奔16號墓室。

尋尋覓覓一番,終於找到了。居禮夫婦的棺柩是上下重疊的,居禮夫人在上面,居禮先生在下面。居禮夫人棺柩的左上角有一朵潔白新鮮的玫瑰花,兩副棺柩中間也有兩束鮮花,可能是崇拜者剛剛獻上的,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芬芳。真後悔事先沒有做足功課,沒能帶哪怕一朵小花獻給她,以表心意。

佇立在墓室裡,我的心中湧起莫名感動,40年前如癡如醉地看《居禮夫人傳》的往事歷歷在目。40年後我依然記得其中的一段:「瑪麗心裡沒有想到過,她必須在家庭生活和科學事業之間作選擇;她決意要把戀愛、母職、科學三者一起應付,不肯忽略一種。因為她有情感、有意志,她會成功的。」

「她決意要把戀愛、母職、科學三者一起應付,不肯忽略一種。」這句話曾經是多少理工科女生的座右銘啊!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先賢祠是我們在巴黎參觀的最後一個博物館,第二天清早我們就要離開巴黎了,想起這張博物館通票帶給我的享受和快樂,我突然冒出在機場把這張博物館通票送給剛到巴黎的中國同胞的念頭。

雖然我知道現在很多國人不缺錢,財大氣粗的土豪也隨處可見,香榭麗舍大道上LV店門口大排長龍的中國人足以證明;但也有在羅浮宮前捨不得買一張博物館通票、黯然離去的同胞。不管怎樣,異國他鄉,有個意外的小小驚喜總是快樂的。

「如果迎面來了一群中國人,你送誰啊?」女兒問。

「送給看順眼的。」我開玩笑地說。

「怎麼樣才算順眼?」

「最好是個第一次來巴黎,單獨旅行的年輕人。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看起來不像腰纏萬貫的土豪,不會拒絕我們的好意。」

於是,我在巴黎機場剛下飛機排隊過海關的人群中,一眼相中了那個低頭看手機地圖的陽光男孩。

一想到那位小夥子燦爛的笑容,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滿足和快樂。也許這就叫「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吧。

安放在巴黎先賢祠的居禮夫婦石棺。(圖:作者提供) 安放在巴黎先賢祠的居禮夫婦石棺。(圖: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