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4095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祕密難保 抓搶匪扒光隱私

警方利用數位搜索令追緝兇嫌,引發恐讓無辜民眾隱私曝光的爭議。(Getty Images) 警方利用數位搜索令追緝兇嫌,引發恐讓無辜民眾隱私曝光的爭議。(Getty Images)

警察抓搶匪,天經地義,原本一起案情單純的銀行搶案,持槍搶匪後來竟反咬一口,指控員警使用非法手段逮捕。幫這名嫌犯辯護的律師說,這一切攸關美國人民受到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科技日新月益進展之下,包括谷歌(Google)衛星定位等數據資料,未來是否成為政府機關調查人民的主要工具,引起輿論關切。

2019年5月20日下午將近5時,位於維吉尼亞州米德羅西安(Midlothian)的必要聯邦信貸銀行(Call Federal Credit Union)分行驚傳持槍搶劫,一名戴著帽子、身穿螢光背心的男子對銀行櫃台人員亮槍,要求開啟保險箱取出現金,得手之後便跑出銀行。

雀斯特費爾德(Chesterfield)警察局與聯邦調查局(FBI)暴力犯罪特案小組(Violent Crime Task Force)經過數月的聯合調查,8月上旬逮捕了24歲嫌犯查特瑞(Okello T. Chatrie),依企圖使用武器犯下重罪、持槍搶劫、綁架挾持等罪名將他移送法辦。2019年9月,搶劫約20萬元的查特瑞,遭到聯邦大陪審團起訴,如果被判有罪,最高將面臨終身監禁的下場。

●「地理圍欄搜索令」惹議

警方調閱銀行大廳監視器錄影帶時,從畫面中發現搶匪作案之前曾拿著手機在耳邊,這個動作讓員警循線展開了如今美國執法單位越來越常動用的電子偵測辦案手法。

科技公司掌握使用者大量資訊與紀錄。(Getty Images) 科技公司掌握使用者大量資訊與紀錄。(Getty Images)

案發數周之後,由於搶匪身分遲遲無法查出,一名員警向法院申請搜索令,要求取得搶案發生當時,剛好出現在這家銀行附近所有手機的谷歌衛星定位資料。警方因此成功掌握了19個谷歌衛星定位帳戶的資料,經過逐一過濾,範圍慢慢縮小,最後查到住在理查蒙(Richmond)的查特瑞就是搶匪。

向谷歌索取資料的「地理圍欄搜索令」(geofence warrant),讓警方能夠充分運用谷歌為帳戶使用者留存的大量資料與數據,協助犯罪調查。警方透過法院取得搜索令之後,幾乎可以追查使用安卓系統(Android)的任何手機使用者,或者使用著谷歌地圖(Google maps)或Gmail電子郵件服務的任何民眾,在某段特定時間裡,究竟位於哪一個特定地點。

部分隱私權保護團體對於這種新興辦案手法感到憂心,質疑政府機關透過如此方式搜集民眾個資,明顯觸犯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保障人民免於遭受不合理搜索(unreasonable searches)的規範。查特瑞的辯護律師就是從這個角度做為著力點,讓這件銀行搶案創下美國國內首次出現刑案被告對抗「地理圍欄搜索令」的空前案例。

●社區遭竊 戶戶都要查?

根據法院紀錄,查特瑞辯護律師向法院指出,警方在這起案件當中的數位搜索手段,以現實社會做為比喻,就好像某個社區發生竊盜案件,員警就對家家戶戶展開搜查,或者只要曼哈頓時報廣場(Times Square)發生竊案,每個走在百老匯大道(Broadway)街頭的行人,攜帶的包包一律都要接受搜查。

必要聯邦信貸銀行持槍歹徒行搶的監視器錄影帶畫面。(Chesterfield 警方公布) 必要聯邦信貸銀行持槍歹徒行搶的監視器錄影帶畫面。(Chesterfield 警方公布)

辯護律師向法院強調:「警方連嫌犯姓名都沒有的情況下,也不確定谷歌保存的資料是否有著與犯罪案件有關的紀錄,員警便得以侵犯成千上萬民眾的個人隱私,竟然只因為這些民眾曾經出現在附近地點。」查特瑞透過辯護律師向法官辯稱無罪。

檢察官則向法院指出,這種數位搜索令絕對合法,因為查特瑞選擇使用谷歌的衛星定位服務,讓他的安卓系統手機以及應用程式,得以追蹤並記錄他的行蹤。檢方也表示,警方在調閱民眾資料的時候,已經排除了與這起銀行搶案完全沒有關係的對象。

檢方在呈送給法院的書面聲明中寫道,「地理圍欄搜索令」讓警方能夠因此破案,並且保護民眾安全,透過搜索令所調查的資料非常有限,而且只針對某些特定的谷歌檔案。

●谷歌:有搜索令就配合

美國目前到底有多少執法機關透過「地理圍欄搜索令」取得民眾資料,並沒有統計數字。但根據媒體報導,在北卡羅萊納州、明尼蘇達州、維吉尼亞州以及亞利桑納州,都曾經有案例出現,因此還衍生出新興的包商行業,由熟悉科技的專人協助警方分析透過數位搜索令所取得的大批資料數據。

對於隱私權爭議,谷歌公司則說,如果收到「地理圍欄搜索令」,只會提供與地點有關的歷史紀錄給警方,在沒有搜索令的情況下,便拒絕交出資料。至於是否經常接獲執法機關要求提供民眾的數位資料,谷歌公司並未評論。

嫌犯查特瑞。(Chesterfield警方公布) 嫌犯查特瑞。(Chesterfield警方公布)

根據谷歌公司公布的透明化統計報告,從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期間,谷歌接到的數位搜索令數量成長了一倍,來到1萬9046件。谷歌執法與資訊安全部主任薩葛杜(Richard Salgado)指出,谷歌在支持執法機關執行重要任務的同時,也努力保障用戶的個人隱私。

法院紀錄顯示,在查特瑞的案子當中,谷歌最初只提供了19個谷歌帳號的地點紀錄給警方,但並沒有提供帳號的身分資料,這19個帳號在銀行搶案發生的前後約一小時期間,曾經出現在銀行附近150公尺的範圍之內。

警方從谷歌提出的初步資料當中,進一步挑出九個谷歌帳號,希望索取更進一步的檔案,因此谷歌提供了這九個帳號在銀行搶案發生前後兩小時期間的地點數據。

最後,警方鎖定了其中三個帳號,要求谷歌提供更多資訊。其中一個帳號的定位紀錄顯示,搶案發生時,帳號使用者是在銀行裡;但搶案發生之後,帳號使用者則迅速離開銀行。

警方比對目擊者描述,發現這個帳號使用者定位紀錄顯示的行進方向,與搶匪逃跑的路線吻合。

鎖定這個可疑帳號之後,警方因此掌握了查特瑞的電郵地址,進而確認他確實擁有安卓系統手機,也使用著谷歌衛星地位服務。

●律師:要法院介入保護

專門研究科技與隱私問題的「美國民權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縮寫ACLU)律師魏瑟勒爾(Nathan Freed Wessler)說,查特瑞案例與全體美國民眾都有切身關係,很多民眾或許不知道,自己的地點定位資料已經在執法機關某些犯罪調查中被清查過了。

魏瑟勒爾表示,個人資料是否得以完整保護的問題,不應該放任由一家私人企業與檢方透過閉門協商談妥,而需要法院介入,訂定明確的法律規範,才不會演變成當警方要追查壞人的時候,許多不相關的路人也都一併被警方取得。

他說:「這些案例並不是只與刑事辯護有關,而是與所有人民受到憲法保護的權利有關。」

非營利數位權利保護組織「電子前線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律師柯羅克(Andrew Crocker)指出,科技公司持續掌握客戶的大量數據資料,類似「地理圍欄搜索令」引發的爭議將越來越多,將會有越來越多法官對於是否同意檢方的搜索令申請,面臨天人交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