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4089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生活/我的國標舞大賽初體驗

摩登賽的華爾茲。(圖均為作者提供) 摩登賽的華爾茲。(圖均為作者提供)
比賽的戰績。 比賽的戰績。

2月第一個周末,我和老公參加在亞特蘭大舉辦的國際標準舞比賽(Southeastern DanceSport Championships),參賽「摩登」的華爾茲和快步舞,「拉丁」的森巴、恰恰和倫巴,生平首次,經驗特殊,終生難忘。

●我的老師豐胸、細腰、翹臀…我想有朝一日能和她看齊

國標舞分為「國際」和「美國」兩大派別,兩派皆分摩登舞和拉丁舞兩類,年齡由長至幼分成九組,以動作難易分類成:銅、銀、金和開放(Open)四級,參賽者有職業和業餘兩類。初學者的我們報名業餘選手最低階的銅組,年齡是55至64歲的老年第三組。

青少年組的摩登賽。 青少年組的摩登賽。

一年前開始和Katya學習摩登舞,她是位豐胸細腰翹臀的年輕俄國美女,舞姿高貴優雅。我私心希望透過舞技訓練,有朝一日身材也能和她看齊;她的個性和善有耐心,教法簡單易懂,教舞時臉上總保持著親切笑容。

三個月前,Katya要我和老公參加在亞城舉辦的國標舞比賽,初生之犢不畏虎,不知天高地厚便答應。和Katya學舞已一年,比賽的華爾茲和快步舞舞序,在七個月前就已循序漸進一點一滴的練習,賽前老師針對缺點加強,舞序已牢記,以為不會太緊張。

拉丁老師Olga是中年俄國女人,舞姿性感野豔,學生泰半是高階舞者,不擅教初學者,英文不甚靈光,教法嚴格既動口又動手,她會一巴掌打在我沒伸直膝蓋的大腿上;會用手拉住我頭髮的馬尾,以防止我的頭亂轉;跳錯時更會用俄文大喊我的英文名字,嚇得我傻愣在半空中。

●穿上性感舞衣…老公斜著眼說:「穿了和沒穿一樣」

半年前才改和Olga學舞,為此賽她臨時編排三支舞序,我們既要練習拉丁複雜的基本動作,她更要求手的姿勢和臉部的表情,一般練舞兩年才學手部姿勢,三年後臉部表情方能自然流露,雖一直抱怨做不到她的高水準要求,她仍不假辭色的反覆糾正,愛深責切所造成的壓力大到我們幾乎無法承受。比賽前三周,老師發現森巴和恰恰的舞序裡有「金組」的動作,比賽時若出現不合規定的動作,輕則被扣分重則取消參賽資格,為熟記重新更改過的新舞序,夜夜作噩夢,夢中都在練拉丁。

一直沒買到適合的拉丁舞衣,老師將她露背又露腿的性感寶藍色舞衣租給我,在家試穿時,女兒首先發難:「太暴露」,老公斜著眼說:「穿了和沒穿一樣」,於是我將衣服上一束紗布拉開,縫成一片簾布,遮住大半個背,解決太暴露的問題;老公在網路上訂購的舞衣,經過月餘仍遲遲未寄到,以電郵詢問置之不理,打電話也沒人接,只好在西裝店購買類似的襯衫和長褲權充。

●比賽登場…緊張得心臟差點跳出胸口

上網學習如何將頭髮紮成丸子頭,屢試屢敗,於是Olga教我先抹上層層髮膠和噴上厚厚噴霧用以定型,再以狀似甜圈圈的塑膠髮圈和髮網做丸子,髮型須一絲不苟並光潔滑亮方成。上網學習畫國標舞的濃妝,外國人因輪廓深,眼影多使用黑色,依樣畫葫蘆後,驚見自己彷彿自墳地裡爬出嚇人的魑魅,只好回歸平日裡使用的顏色,將層次加厚加深。當天會場雖有專人打理頭髮和化妝,全程一個半小時收費200元,但我未光顧,一則不習慣把門面交給不熟的人處理,二則寧可將時間拿來作賽前練習,期望能「臨陣磨槍,不亮也光」。

拉丁賽的倫巴。 拉丁賽的倫巴。

練舞進入密集的賽前嚴格訓練,老公年輕時受過傷的左腳底舊疾復發,疼痛到無法走路;我的右腳足底筋膜炎、右膝傷和左肩旋轉肌上的兩處撕裂傷,也因練舞而反覆發作,傷痛難耐,我們已做好可能會因身體狀況而無法參賽的最壞打算。

比賽當天早早起床,花一小時打理頭髮,花半小時化妝,匆匆趕到比賽地點Crowne Plaza Hotel,在報名台領取號碼牌「294」,老公將其別在舞衣背上作為識別,場內有來自全美各地的參賽者、指導老師和親友團,光看就緊張得心臟差點跳出胸口。

●老公牽著我起舞…「我覺得整個場子彷佛是我一個人的」

第一天先比摩登的華爾茲和快步舞,老公牽著我手隨其他參賽者入場,女舞者們都穿著綴滿水鑽亮片華麗奪目的舞衣,自信耀眼的宛如開屏孔雀,企圖吸引裁判和觀眾們的目光,隨著音樂響起滑出舞步,在老公帶領下穩穩地踩著節奏,熟練地跳出舞序,我的頭需一直向左後微傾,無需注視四周觀眾,可減少緊張的情緒,每曲只跳短短不到2分鐘,離場後老公自信滿滿的說:「我覺得整個場子彷佛是我一個人的,我跳得很開心,但沒跳過癮」,宣布名次時,得到第三名。

最年長老年第5組的摩登賽。 最年長老年第5組的摩登賽。

第二天比拉丁的三種舞,因為練習時間較短、舞序較複雜,我倆缺乏信心;拉丁最難的是準確的抓住起步的拍子,恰恰和倫巴音樂的第一拍是重音,但要在第二拍的輕音起跳,十分困難,音樂響起後一直算不準第一拍,只好隨便踩個拍子就草草起步,臉部表情、手臂手指的姿勢和肢體動作三者各自為政,完全無法融合成一體,又因過度緊張,拍子一直踩不穩,臉部的表情更加僵硬,也不敢注視場邊觀眾,短短兩分鐘的舞,彷彿世紀之久,因為參賽者少,我們得了兩個第一名和兩個第二名。

比賽的目的是學經驗,練膽量,發現缺點,成為日後進步的基石,名次高低則是其次;感謝志同道合的老公一路相伴,共享開心的舞藝人生。

頒獎典禮。 頒獎典禮。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