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4014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地產迷思|前女婿的50%產權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甯女士已經96歲,在紐約住了36年,把兒子女兒都接到美國來。也幫他們辦了綠卡,後來他們也都成為公民。甯女士在中國本來就有些家產,到了紐約之後又賺了一些錢,買了一套合作公寓自己住,另外又為她的女兒買了一套。那是1988年,房地產價格不高,甯女士每套的價格在12萬元左右。自己住的那套用現金買,給女兒的那套貸款3萬元。

2004年女兒結婚之後,女婿拿出3萬元把貸款付清,女兒就把他的名字加進來,讓他成為共同共有人。五年後兩夫妻相處不來,女婿不告而別,女兒便提出離婚訴訟,以拋棄為理由把婚離掉了。可是關於合作公寓的產權,她沒辦法做任何處理,反正她自己住,也沒什麼關係。

今年3月,女兒因為車禍過世,這套公寓便空下來。甯女士與她在中國的兒子是她女兒的繼承人,根據紐約的法律,甯女士有第一優先繼承權,但是她並沒有去申請自己當女兒的遺產管理人。她因為年紀很大,又拿白卡,怕當了女兒的遺產管理人之後會失去白卡資格,因此遲遲不敢有任何動作。但這件事也不能懸在那裡,於是她找在中國的兒子來美國處理。

本案啟示:1. 本案是一件很難處理的法律問題。甯女士是女兒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但如果她繼承了女兒的遺產,便會失去白卡,這是不能承受的後果。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她拋棄繼承,讓她的兒子取得她女兒的遺產。

2. 他兒子可以請紐約的律師,到遺產法庭申請指定他為姊姊的遺產管理人,並取得他姊姊所有的財產。但是最棘手的問題是公寓權利的一半屬於前姊夫的所有。前姊夫已經無處可尋,很可能找不到他來簽字轉讓他50%的所有權。

3. 當然,甯女士的兒子可以為前姊夫申請死亡宣告,宣告他已死亡,但這種手續費時費事,大約要八個月時間,律師費約要1萬元。縱使死亡宣告成立,受益人也不是甯女士的兒子。前姊夫既然已經被宣告死亡,甯女士的女兒過世在前,甯女士的女兒當然不能繼承她前夫50%的公寓權利。理論上她前夫的50%權利屬於美國政府。甯女士的兒子是拿不到半點好處的。死亡宣告只能幫甯女士的兒子拿到公寓50%的權利。

4. 要是合作公寓依法處理的話,它可以把公寓鎖起來,在甯女士的兒子拿到法院簽發的遺產管理人證明之前,不准任何人進出,那問題就更難解決了。

5. 甯女士的兒子最好一方面聘請律師申請遺產管理人身分,一方面找到前姊夫,花點錢把他50%的權利買下來,這樣事情便可以比較快解決。

6. 要是甯女士的女兒有先見之明,應該做一份生前信託,把公寓權益在信託上處理清楚,事情就會簡單很多。當然千金難買早知道,信託的使用在中國社區裡還不普遍,掉入這種法律泥沼的人所在多有,甯女士和她兒子的處境並不是特例。(作者為紐約執業律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