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374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春夢了無痕

我緊張地瞪著窗外,火紅的砲彈不時劃破冒著濃煙的長空。籠罩著黑煙的方向,是通往南越六省的客車總站「富林」,離我家還不到兩公里。巷裡一片喧鬧雜亂,孩子的啼哭聲,大人的吆喝聲,還有斷斷續續的談論聲。

「聽說富林那裡已打起來,路上死了好多人……」

「快點收拾東西逃走吧!」

那是1968年,我適逢學校放春假待在家裡。當大家還在歡天喜地慶賀新春時,北越和越共卻趁著春節停火期間,發動了大規模突襲。剛開始,我們還把槍聲當作鞭炮聲。直到看到路上到處布滿哨站,成隊的裝甲車和吉普車隆隆駛過,收音機播出要休假的士兵即刻回單位報到的緊急通知和二十四小時的戒嚴令,才意識到局勢緊張。

母親把衣物裝進兩個大布袋後挑起扁擔、父親推著載滿日用品和食物的單車,我們幾兄弟各自拿了書包,倉皇地衝出家門。巷裡的小孩和大人,每人背、馱、拉、挑、扛、抬,爭先恐後地往大路奔去。我們跟著人群跑,父親突然停下來說:「戒嚴不可在路上走,不如穿過馬路到對面的巷子裡。」於是我們脫離了人群,朝住在平西市附近的舅父家走去。

二戰結束後,共產黨在北方建立了「北越」的河內政權,法國支持的保大皇帝在南方建立了「南越」的西貢政權。1954年,日內瓦會議決議,南北越以北緯十七度線分治,我就在這越南歷史轉捩點時出生於西貢。美國為阻止共產黨勢力擴張,派遣軍事顧問和部隊到南越。翌年,保大被吳廷琰推翻。1959年,北越的軍事人員潛入南越,企圖武裝顛覆。隔年,俗稱為越共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成立。就這樣,北越和越共對峙著南越與美軍,戰火連綿不斷持續。

由小到大,我已習慣了夜晚天空的照明彈,遠處劈里啪啦的槍聲,以及地板因遠處炸彈著地時帶來的震動。那晚在舅父家,頭一遭,在電視上看到市中心近距離的巷戰畫面。街道上只看到南越的裝甲車,越共躲在民宅裡,他們把房子的牆鑿通,以便來回逃竄。鏡頭拍到幾個倒在街邊的越共,竟然都是只有十四、五歲的小孩。商店、高樓被砲彈摧殘得千瘡百孔,有些民宅還在燃燒,。滿目瘡痍,慘不忍睹。我想起國文課本裡杜甫的〈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1975年春,拉鋸了二十年的越戰終於到了尾聲。美軍撤退,南越政權崩潰,北越和越共一舉打進了西貢。厭惡戰爭的人民本以為可享受到太平日子。可憐,才拒完前門虎,又進了後門狼。新政權幾次更換貨幣、階級清算,剝奪人民的血汗,導致成千上萬的家庭家破人亡。再加上後來的排華政策,更逼得成千上萬的華人出走偷渡求生,但大部分都葬身海底。

五十年過去了,當年發動戰爭的人如果還在世的話,會為他們的作為省思嗎?也許對他們來說,戰爭不過如春夢了無痕罷了。(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