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35392/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發哨子的人 後悔沒接著吹哨

身穿全套保護衣物的艾芬。(取材自「人物」雜誌) 身穿全套保護衣物的艾芬。(取材自「人物」雜誌)
李文亮染新冠肺炎過世, 民眾在李文亮生前工作過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門口悼念。(中新社) 李文亮染新冠肺炎過世, 民眾在李文亮生前工作過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門口悼念。(中新社)

有人稱過世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是揭露新冠病毒疫情的「吹哨人」。因上報疫情遭斥責的醫師艾芬,形容自己是那個「發哨子的人」。後悔自己發了哨,卻沒有繼續發聲。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已有四位醫護人員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去世,院內有超過200醫護感染,其中包括三個副院長和多名職能部門主任,多個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葉克膜(ECMO)維持生命。悲劇原本有機會避免。

中國「人物」雜誌3月號封面故事「武漢」,刊出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的專訪,部分解釋了中心醫院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醫護感染嚴重的景況。

去年12月30日,新冠病毒疾病爆發初期,艾芬拍下了病人病毒檢測報告,並將這份報告截圖傳給同是醫師的同學。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師圈,在微信轉發和討論這份報告的八人都遭到警方約談或訓誡,包括染病身故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在內。

談及這段過程,艾芬在專訪中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表示,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發現「疫」狀/立刻就上報

去年12月16日,醫院南京路院區急診科接診一位在華南海鮮市場做事的病人。莫名其妙高燒,一直用藥都不好,檢測是感染了冠狀病毒。艾芬說,12月27日又來了一個40多歲的病人,肺部一塌糊塗,血氧飽和只有90%,收住院後送檢測。

12月30日中午,艾芬說,她在同濟醫院工作的同學發了一張微信對話截圖給她寫著:「最近不要去華南啊,那裡滿多人高燒。」問她是不是真的,她正在電腦上看一個上午來急診、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就把CT錄了一段11秒鐘的視頻回傳,告訴他這病人也是華南海鮮市場的。

當天下午4時剛過,同事給她看了一份報告,上面寫的是「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下面的註釋寫著「SARS冠狀病毒是一種單股正鏈RNA病毒」。該病毒主要傳播方式為近距離飛沫傳播或接觸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種具有明顯傳染性,可累及多個臟器系統的特殊肺炎,也稱非典型肺炎。

遭受斥責/不知錯在哪

「當時,我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艾芬表示,她立刻打電話上報給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科,再把報告傳給同學,並特意在「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這一排字上畫了個紅圈。她也把報告發在了科室群裡面,提醒大家注意防範。

當天晚上,這個東西就傳遍了,李文亮傳在群裡的也是那份。10時20分,醫院轉來市衛健委的通知,大意是關於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隨意對外發布,避免引起群眾恐慌,如果因為信息洩露引發恐慌,要追責。1月1日晚上11時46分,醫院監察科科長要她第二天早上過去一下。

「之後的約談,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第二天,找她談話的領導說,「我們出去開會都抬不起頭,某某某主任批評我們醫院那個艾芬,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你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接著要她對科室的200多人一一傳達不能用短信或微信談論這個肺炎。「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說」。

艾芬說,她當時有一種很絕望的感覺,「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看到這個報告,按規矩上報醫院,和同學也只是同行間的交流,「我犯了什麼錯?」

當晚回家,她進門後就跟老公講,「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帶大。」他當時覺得莫名其妙。直到1月2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說了人傳人之後,她才跟他說那天發生了什麼。

艾芬在專訪中說,當初她把這張照片拍下後傳到微信的醫師群組裡,目的是提醒大家注意防範,結果因此傳開。此前有報導稱艾芬是「吹哨人」,艾芬糾正了這個說法,她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

先求自保/偷穿隔離服

「我能做的就是先讓急診科重視防護。」艾芬表示,從1月1日開始,她就要急診科所有的人必須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1月9日下班時看見預檢台一個病人對著大家咳,她再要求醫護給來看病的病人每人發一個口罩,當時外面在說沒有人傳人。她曾提議穿隔離衣,但醫院不准,說會造成恐慌,她只好讓科室的人把隔離服穿在白袍裡,「很荒謬」。

1月11日,有急診科護士感染,艾芬第一時間報告,院方緊急開會後的決定卻是把報告中「病毒性肺炎?」的用字刪除。16日,一名副院長還說:「大家都要有一點醫學常識,某些高年資的醫師不要把自己搞得嚇死人的。」

「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艾芬表示,倒下的人裡面,急診科和呼吸科的沒有那麼重的,就是因為有防護意識,且一生病就趕緊休息治療。重的都是外圍科室,例如李文亮。

她表示,她不認識李文亮,聽到李文亮要搶救的消息時大吃一驚,她也質疑,李文亮因為發布截圖信息而被警方訓誡,「李文亮的病情跟他受訓斥後心情不好有沒有關係?這個我要打個問號,因為受訓的感覺我感同身受。」

看盡慘狀/慶幸能活著

回憶起疫情爆發時醫院的慘狀,艾芬說,以1月23日武漢封城前的1月21日為例,急診科就接診1523個病人,是往常最多時的3倍,其中發燒的有655個人。當時後面的病區已經飽和,ICU也堅決不收,說裡面有乾淨的病人,一進去就汙染了。不斷湧入的病人就全部堆在急診科,病人一排隊就是幾個小時,醫護也忙到完全沒法下班,大廳裡、搶救室到輸液室裡到處都是病人。

有穿著時髦的女患者,在看病排隊中倒下了,沒人敢去扶她,在地上躺了很久;也有被家屬載來看病、求床位的病患,死在汽車裡,連下車的機會都沒有。一個老人的老伴剛在金銀潭醫院去世,兒子、女兒都被感染,她見老人病得非常重,要照顧老人的女婿趕緊送去呼吸科收住院,結果女婿說完謝謝送去沒多久,老人就去世了。

看到這麼多危重症的病人沒辦法收住院、自己又處在高風險中的醫師,心理難以承受就會哭,哭別人也哭自己,「因為每個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輪到自己感染」。她記得大年三十的早上交班,醫護都沒說什麼祝福,因為大家知道,這種時候,活著就是好的。

「在急診科死亡的病人都是沒有診斷、沒辦法確診的病例,等這個疫情過去之後,我希望能給他們一個交代,給他們的家庭一些安撫,我們的病人很可憐的,很可憐。」艾芬說。

艾芬稱自己是「發哨人」。她把哨子,發給了八位吹哨人。(取材自「人物」雜誌) 艾芬稱自己是「發哨人」。她把哨子,發給了八位吹哨人。(取材自「人物」雜誌)
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為自己打氣。(取材自微博) 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為自己打氣。(取材自微博)
李文亮在微信上發布劃有紅色圓圈的報告,最初出自艾芬。(取材自微博) 李文亮在微信上發布劃有紅色圓圈的報告,最初出自艾芬。(取材自微博)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