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2933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AI指揮 能演能唱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以日本影星黑柳徹子為範例製作的主持機器人「小豆豆」受訪情況。(路透資料照片)
以日本影星黑柳徹子為範例製作的主持機器人「小豆豆」受訪情況。(路透資料照片)

日本機器人「Android Alter 3」多次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阿聯酋)沙加市(Sharjah)指揮交響樂團,演奏作曲家涉谷慶一郎(Keiichiro Shibuya)的歌劇《暗黑美》(Scary Beauty),「Android Alter 3」沒有指揮棒、未穿著燕尾服,更不需要看樂譜,仍可指揮樂團譜出悠揚樂音,吸引不少觀眾到場聆聽。

觀眾對於「Android Alter 3」的反應兩極,有些人覺得人工智慧指揮很酷,但也有人覺得,儘管「Android Alter 3」指揮得不錯,卻少了只有人類才能傳遞的感動。

「Android Alter 3」具有人形臉龐、雙手和下臂,模仿真人指揮家手臂的上下晃動、點拍子和旋轉揮舞等手勢,試圖傳達《暗黑美》的懸疑和激情。

對於日本作曲家涉谷慶一郎而言,機器人在人類生活中的角色漸形重要,但如何將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加入日常並共同創造「人機藝術」,仍然由人類決定,就像涉谷慶一郎譜曲,機器人指揮控制節拍和演奏音量強弱,甚至還能「開口唱歌」。

機器人指揮Android Alter 3帶領交響樂團演出。(路透) 機器人指揮Android Alter 3帶領交響樂團演出。(路透)

涉谷慶一郎說:「現在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都未臻完備,我感興趣的是,當這種不完備的技術與藝術整合,會迸出什麼樣的火花。」

他接著說:「機器人有時會發瘋,人類樂團必須跟上指揮,但人類和機器人可以舒適地合作。」

《暗黑美》的創作靈感來自美國《垮掉的一代》作曲家伯勞斯(William S. Burroughs)和法國作家維勒貝克(Michael Houellebecq)的文學著作;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作家開啟的文學運動,主要目的是在探索和影響當時的美國文化和政治。

●觀眾反應 酷炫vs.冷漠

對於欣賞「Android Alter 3」指揮《暗黑美》演出的觀眾而言,這場表演激起不同情緒和迴響。

安娜‧科瓦切維奇(Anna Kovacevic)說:「我認為這是令人振奮的點子,我們來看看Android Alter 3的模樣和潛力。」

不過,也有觀眾更喜歡真人指揮家的人性面。

另一位只願意透露名字為畢隆(Billum)的觀眾認為,「真人指揮家會更好」;儘管畢隆對人工智慧參與演出的科技突破很感興趣,但他覺得,「人性的感動消失了」。

部分研究人員表示,日本接納科技的樂觀態度,尤其是對機器人,其實根源於日本的社會、經濟和歷史,而非宗教和哲學。

二戰後,戰敗國日本轉向科技,尋求重建經濟,並重新塑造國民形象。

德國公立研究型的錫根大學(Siegen University)研究日本的學者拉斯曼(Martin Rathmann)說:「工業機器人在1960年代的日本經濟復甦中扮演重要角色,日本當年沒有鬆綁移民政策解決勞力短缺,而是運用機器人打造自動化生產鏈。」

生產線自動化提高效率和產能後,日本成為外銷工業機器人的主要出口國。

日本的特殊歷史可能促使工程師從製造功能性的產業機器人,轉變成為研發與人互動的機器人。

德國柏林自由大學(Freie Universität)研究員科西瑪‧瓦格納(Cosima Wagner)表示,日本軍事統治者在1649年禁用科技開發新武器,以防新對手崛起,工匠們專注於無害創作,如在木偶劇院的機械娃娃,或斟茶機器人。

19世紀,日本終於對外開放時,那些經驗豐富的玩具開發商就率先將西方科技應用於實際用途。

玩偶製造商田中久重(Tanaka Hisashige)1875年創立了日本第一家機械工程公司「田中製造所」(Tanaka Seisakusho),「田中製造所」約一甲子後歷經重大整併,成了今日人們熟悉的「東芝」(Toshiba)。

●驅動夢想 靠原子小金剛

20世紀下半葉的日本流行文化,揭示不同的科技觀點。

日本漫畫家手塚治虫(Osamu Tezuka)1951年起連載漫畫《原子小金剛》(Astro Boy),講述機器人原子小金剛善用他的超人力量,團結國家並傳遞科技友善訊息,儘管最初創作理念並非如此。

瓦格納說:「手塚治虫說,他應出版社和讀者要求,描繪非常樂觀的科技前景,藉此給予1950年代仍受戰爭破壞之苦的日本人帶來希望。」

她接著說:「手塚治虫批評人類行為的訊息未被理解,反而是機器人救世主的友善角色被理想化,成為當時日本民眾對未來的希望。」

這個訊息給世世代代的日本人留下深刻印象,尤其是機器人工程師。

許多日本科技研發人員都是從高中起懷抱著原子小金剛的夢想,因而成為機器人專家。

原子小金剛動漫人物的立體面具。(美聯社資料照) 原子小金剛動漫人物的立體面具。(美聯社資料照)

工程師梅谷陽二(Yoji Umetani)說:「日本的機器人科技正是由原子小金剛的夢想所驅動,許多日本機器人科技研究人員和開發者相信,如果沒有機器人小說,就沒有機器人科技。」

除了原子小金剛之外,日本還有許多耳熟能詳的機器人動漫,包括《哆啦A夢》(Doraemon)、《機動戰士GUNDAM》(Mobile Suit Gundam)、以及《新世紀福音戰士》(Evangelion)等。

●矛盾情緒 幻想vs.科技

儘管原子小金剛激發了日本人對機器人的熱情,卻也促成矛盾情緒。

研究日本的德國學者拉斯曼說,日本人患有「原子小金剛症」(Astro Boy syndrome),幻想機器人聰明、有彈性且強大,但現實生活中的機器人科技還未達人類期望。

日本目前的照護機器人,主要仍用於移動臥床病患,並發揮陪伴的功能,其他需求還得依賴人力解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