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279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南醫大姦殺案 追了28年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麻繼鋼的微信頭像。(取材自錢江晚報) 麻繼鋼的微信頭像。(取材自錢江晚報)
1992年案發時的現場。(取材自錢江晚報) 1992年案發時的現場。(取材自錢江晚報)

潛逃28年後,今年2月23日早晨6時,兇嫌麻繼鋼在南京市中心區域一條幽靜的死胡同內落網。調查發現,死胡同的盡頭,就是麻繼鋼的家。這是他進一家國企做司機後,分到的一套職工住房,至今已有20年左右。

敲開房門之後,麻繼鋼被衝進來的三名警察反扣雙手。他表現得出奇的平靜,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也許他早已預料到這一天會到來。

28年前,1992年3月20日,位於南京市鼓樓區的南京醫學院(現南京醫科大學),在校四年級女生林某失蹤了,幾天後被發現遭殘忍殺害。因作案手段殘忍,該案至今仍是受關注的重大殺人案件之一。

面對警方的審訊,麻繼鋼交代了他在28年前強姦並殺害女大學生林某的犯罪事實。

麻繼鋼被警方帶走之後,消息很快在麻的工作單位及居住小區傳開。縱觀麻的28年,背負著一樁命案,隱匿在市井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每天出門笑著跟街坊鄰居打招呼,還給企業領導開車,說起來不少人都感到有些不寒而慄。

26歲作案 他性暴膽大

1992年3月20日,南京醫學院女學生自習後失蹤。四天後她的屍體在教學樓天井內的窨井被發現。

據上觀新聞報導,那天晚上,兩名校園保安在案發教學樓巡邏時,發現一個黑影。南京醫學院時任保衛處長回憶稱,該男子跑到圍牆邊,一翻就過去了。

案發後,警方根據保安的描述,繪製了嫌疑人畫像,並懸賞1萬元緝兇。警方描述該名男子的相貌等特徵說,身高1.7米左右,年齡25、26歲左右;方圓臉、眼睛較大,皮膚略黑,面部有粉刺或者疤跡;體形壯實,性暴膽大。

根據南京警方的通報,當時抽調數百名警力組成專案組,走訪了排查人員超過1.5萬人,但囿於當時條件所限,案件沒有取得突破。

DNA檢測 鎖定一家族

終於,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經過深度應用最新刑事技術,在徐州警方配合下,明確該市沛縣一麻姓家族人員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徐州沛縣警方通報說,2月21日,南京市公安局法醫中心與沛縣公安局刑警大隊DNA實驗室聯繫稱,1992年3月24日南京重大強姦殺人案死者身上提取的嫌疑人DNA數據與沛縣縣被盤查人員麻某俠(男,53歲,住沛縣鴛樓人,2010年11月5日,鴛樓派出所採集血樣)的數據高度吻合,基本確定嫌疑人為麻某俠近親人員。

在連夜比對排除了麻某俠家系中該村符合年齡條件的11位男性後,經對麻某俠家族進行深挖,得知其家族內有一名成員麻某皊早年在南京當兵,並已在南京定居50多年,經了解麻某皊的兒子麻繼鋼符合作案嫌疑人年齡。

經鑑定,麻繼鋼DNA與犯罪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拭子DNA分型完全一致。

導致麻繼鋼被鎖定的麻某俠是其堂弟。據徐州市沛縣鴛樓村丁姓副支書介紹,麻繼鋼生於南京,並隨父親在南京工作、生活,長大之後很少回沛縣老家。

據警方稱,麻繼鋼曾住在南京鬧市區石鼓路。石鼓路離案發的南京醫學院最短距離不到1公里,走路幾分鐘就能到達。

但是,麻繼鋼被抓,則是他目前所居住的一處老小區裡,位於死胡同的盡頭。該小區位於南京市北京東路的東段、九華山腳下,麻繼鋼的家就在此地,鄰居說這是多年前他所在國企蘇美達集團公司分的職工房,後來房改房了。

麻繼鋼回家的路是下坡,走向死胡同盡頭。他住在一樓,小院子兩面環山,是一個進退兩難的空間。

這裡也是南京傳統主城區中比較僻靜的地方,緊挨著一座名叫玄奘寺的佛教寺廟。

2月23日早晨8時多,在兇嫌被抓捕一個多小時後,冷明祥接到電話,「案破了」對方告訴他。

至此,壓在冷明祥心裡28年的一塊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了。28年前,大四女生林某遭殘忍殺害時,冷明祥是林某所在系臨床醫學系的系領導,分管學生工作的副書記。

他全程參與了案發後的各種善後工作。可以說,在這場長達28年的殺人案的追蹤中,他是協調家屬、學校、警方中舉足輕重的人。

23日早上,給冷明祥打電話的是南京的一個老刑警,是多年來追蹤林某案的警察的其中一個。

案情僵局 正義來太遲

大四女生林某被殘忍殺害案發後,警方破案工作一度步入僵局。2020年2月23日晨,涉嫌殺害林某的犯罪嫌疑人麻繼剛被抓獲。破案了消息在南醫大師生中掀起震動。

受害人林同學當時所在的系年級主任梁志軍說,正義終於得到伸張,被害人冤屈得到昭雪。然而,也感覺正義來得似乎太遲了。同樣複雜的情緒也在冷明祥的心裡出現。

梁志軍至今記得,林某是一個連續四年拿一等獎學金、幾乎沒缺過課、上課都坐第一排的優秀學生,話不多,但為人謙和有禮貌。如果不出事,現在說不定作為優秀的醫師在一線抵抗新冠肺炎疫情。

喪女之痛 家屬年年來

許多人掛念林某的父母。自女兒出事後,這對遭受喪女之痛的夫婦,在每年3月20日(案發)前後,都會從無錫的家趕到南京,到女兒的受害現場進行祭奠,然後再去公安局詢問案件的進展。

事發幾年後,林某的父親因病去世,目前其母親尚在,弟弟在深圳工作。

其弟弟表示,母親心情不好,年齡也大了,不便對外多說,希望媽媽以後能過正常生活,感謝南京警方。

兇手落網消息公開的後兩天,冷明祥刷著網上不斷出來的報導和信息,看到途中一度流淚。他想起了當年的許多事,包括28年前那些天的陰雨綿綿,自己給死者寫的追悼詞,以及林某的父母和28年來的每個3月20日。

教師自述:牽掛了28年

案發時,我是林同學所在系臨床醫學系分管學生工作的副書記,2015年退休。

我記得,事發後林某父母在學校住了大半年,因為一開始公安很有信心,以為能破,省市兩級也很重視這個案子。

警方一開始把重點放在學校,排查教職工和學生,以及那段時間進出學校的外來人員。幾個月後沒收穫,才把範圍擴大到社會。於是7月份就在報紙上登出了嫌疑犯畫像,並公開重金懸賞。這兩者在當時都是比較新的做法。你想想,懸賞1萬元,這相當於當時的人幾個月工資了,說明警方當時是下了決心的。我記得還請了北京的專家等一起技術會診過。

為什麼會有兇手大晚上在校園還逃出去?因為當時有一個客觀情況,我們學校東邊,也就是罪犯逃出去的地方是一個口腔醫院,當時在新建院牆,有一個缺口,形成了一個安保漏洞。平常我們校門口都有校衛隊把手,十幾人把門巡邏,進出要憑校徽學生證,看見不像學生模樣的都會詢問。

案發那幾天,春雨綿綿,很多作案現場的痕跡比如腳印、氣味都被沖掉了,警方帶的警犬都沒發揮出作用。

當時警方在學校排查,進出死者遇害的一號教學樓的學生都是重點,問那天晚上在哪、幹什麼、有沒有證明人。當時DNA還是比較先進的手段,江蘇還不具備相關檢測的條件,所以查到可疑的人,都會將檢測樣本送往北京。

學生恐慌:安保力加強

我負責學生工作,就要一次次動員同學配合公安,提供同學平時表現情況,同時也安撫同學情緒。那時候學生對這種大排查都不大接受,當然放在現在這種工作更難做,因為現在同學更個性自由。

常常是公安在下午4時下課之後來,緊接著一個個談話,搞到晚上,公安不撤,我們也不撤。

那件事情後,整個學校安全教育和安保措施都有所加強。女同學中間會有些擔心和恐慌,晚上看書也不像以前敢一個人留在教室裡了。

為什麼這次兇手被抓獲,那個老刑警會立馬聯繫我呢?因為這麼多年,學校這方面一直是我跟他保持聯絡,他們在整個破案工作中我做工作也可以說做得最多,像半個學生家長一樣。

我再跟你講一個細節。林某實際是3月20日失蹤被殺害的,但那天是星期五,大家以為她回家了。後來到3月23日,星期一中午,年級老師到我家說林某沒去上課,問我要不要報告學校。我當時就表示要報告,因為我之前聽說過這個同學,從來不缺課。當時我還做了兩個決定,第一個,發動同班同學、年級學生幹部不要午睡,去各處找林某。第二個,聯繫家長。

一聯繫家長,才知道她沒回家。當天林某父母就趕到了南京,住在學校安排的賓館。到了第二天,人還是沒找到,下午3、4時,林某父母再三問我們女兒最後一次是出現在哪裡,我們立馬去了她當時遇害的教學樓。

母親感應:找到她屍體

我現在還記得,當時我們出現在林某自習的教室裡,裡邊的同學看我們來了,都陸續收拾書包離開了。教室空了,瞬間變得很安靜,林某的母親就坐在那裡,流著眼淚,不斷嘀咕著女兒怎麼回事,突然間她講到一句話,說怎麼老聽到流水聲音,並且還說聽到女兒喊救命。我當時立馬反應過來,我們之前都是在地面找,角樓裡樓道間,地下的下水道沒查。所以立馬組織人圍繞教學樓去查,不出半小時,找到了遺體,當時是下午5時多。隨後通知了警方,他們到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已經黑了,公安到現場打著手電。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萬幸在事發第四天還是找到了遺體,否則就有可能連DNA物證都要失去了。

後面林某的追悼會我到了現場,作了悼詞,寫了碑文。之後的許多年,每臨3月20日,公安都會給學校打電話,問一下林某家人會不會到學校,讓我們做好接待工作,我都會參與其中。

他們(林某父母)每次來除了祭奠,就是去公安局問案件進展,林某的母親有心率不齊的疾病,有時候也會順便去下醫院,所以短則三、四天,長則一個星期,學校會派人接站送站,負責他們的食宿、交通。

和我聯繫的那位老刑警,他以前是刑偵大隊隊長,是林某案專案組的負責人,現在退休兩、三年了。二十多年他一直跟著這個案子。

我和他交往沒其他事,就是林某這個事。每年都會通一、兩個電話,問問林某家裡人的情況。有時候他會告訴我有什麼新的案子,警方在找與林某案的關聯。雖然案發一段時間後,公安不可能像初期一樣投入專門的人力物力來破林某案,但專案組一直沒撤,就想著能不能通過其他的案子帶出來。

刑警追案:不願留遺憾

他們認為是能破的,一直不甘心,總認為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這位老刑警也是,總覺得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不能留下這個遺憾。

學校的很多師生也放不下,經常聽說他們有同學聚會都會提到這個事,都會問這個案子破了沒有。林某的一些同學、老鄉會到無錫會去看望她的父母。有一個在江蘇省人民醫院的同學經常給林某母親提供診療方面的幫助,逢年過節也會代表同學打電話關心他們。

接到破案消息的當天,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給林某當時的年級主任梁志軍打了個電話。他和我一樣,也是在一線直接面對學生。第二個給在醫院照顧林某母親的同學打了個電話,讓他告知林某母親這個消息,後來學校辦公室也給我發了關於破案的短信。

聽到消息,我的第一個感受是這是個大快人心的事情,正義得到伸張,被害人冤屈得到昭雪,第二個,我感覺正義來得太遲了。第三個,的確要感謝南京公安。

我有一整天在刷關於破案新聞和消息,有時候眼淚止不住流下來,想到案發當年的一些情況,我自己感慨萬千。從內心來講,我好像壓在心裡的一塊石頭稍微放下了。因為畢竟是我的學生,對學生有一種愧疚感。

每次林某的父母到學校來祭奠,看到他們,我們心情也是很沉重的,像犯了錯的小孩,總感覺欠了他們。

我還記得林某的爸爸是很內向的一個人,言語不多,他是畢業於清華大學,在無錫一家芯片企業任副總工程師。大概十年前他因病去世了。他離開這麼早,跟他女兒的遇害肯定有關係,父親對女兒的感情(跟母親相比)往往更深,這種打擊非常致命。

鄰居吃驚:嫌犯很客氣

與他隱匿的殺人嫌疑身分不同,麻繼鋼在生活裡給外人展示了另一面。得知麻繼鋼犯案,他的鄰居們都很吃驚。

在不少鄰居眼裡,麻繼鋼待人客氣,每天上下班看到鄰居,總會主動笑笑,跟人打招呼,而鄰居們習慣叫他小麻。

小麻混得不錯,在單位給領導開車,頭腦靈光,也比較會做人。一位跟麻繼鋼相熟的鄰居說,畢竟他在單位是給領導開車,待人接物這塊,肯定沒問題,哪個領導會要一個小混混一樣的司機?

遇到有鄰居的車有毛病,麻繼鋼經過時,會搭把手幫人修好。記得有一次,一位鄰居家的小轎車打不著火了,麻見狀麻利地回家拿來電瓶,幫忙搭電。

通過麻繼鋼的手機號可搜索到他的微信,其頭像是一張麻的近照,留著一頭略長的髮型,雙手抱著一隻小狗,微笑著看向鏡頭。鄰居說,這張照片是麻十年前的髮型。

這些年,麻某鋼頭髮剃掉不少,換了頭頂只有一撮頭髮的油頭髮型。儘管看起來有些社會,但他的多位鄰居稱,麻繼鋼並不是那種嗓門很大、會瞎起哄的人,鄰里之間關係也一直不錯。

據蘇美達集團一名內部人士透露,在蘇美達集團辦公室車隊的司機中,麻繼鋼是為數不多的正式員工,這可能跟他父親是蘇美達的老員工有關係,而他本人也在公司幹了很多年,因而享受到了公司早年的分房待遇,還拿到了公司的股份。

麻繼鋼的脾氣好,大家對他的評價不錯,他還在集團宣傳片裡出過鏡。

公開資料顯示,江蘇蘇美達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1978年,是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國機集團)的重要成員企業,國機集團是國有重要骨幹企業。其業務包括承包境外工程和境內國際招標工程,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經營對外貿易和轉口貿易等等。

天眼查顯示,麻繼鋼是江蘇蘇邁克綜壹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合夥人。據現代快報報導稱,江蘇蘇邁克綜壹管理中心(有限合夥)應為蘇美達員工持股平台。

蘇美達集團內部消息稱,在麻繼鋼出事後,蘇美達集團已將其除名,並任命了新的集團辦公室車隊副隊長。對此,蘇美達集團董事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予以否認。

兇嫌愛狗:鄰居曾寄養

麻繼鋼在蘇美達早年曾被外派到德國,回來的時候帶了兩隻名犬。麻繼鋼的鄰居說,麻非常喜歡養狗,有一段時間,他做過名犬生意,主要是他妻子專門在家幫他打理。有時,鄰居家如果不方便,也會把狗放到麻繼鋼家進行寄養。

工商資料顯示,麻繼鋼持有南京津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3成股份,認繳出資額30萬元。該公司的經營範圍為,生物技術研發,以及飼料、初級農產品銷售等等。

2月26日,記者實地探訪發現,該公司位於南京鬧市區的一座寫字樓內,當天並沒有人辦公,大門緊閉。

從門上的一處圓孔向內望去,房間內並沒有太多裝修,雜亂堆著不少紙箱和袋子。不少袋子上都標註有puppy字樣和小狗圖案,疑似為狗糧。

門板上,以及門的周邊,也並沒有標註該公司的任何信息。據周邊辦公或居住的多位人士稱,幾乎沒有看到過該公司開門辦公。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目前已經被列入異常經營目錄,理由是未按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

據鄰居們介紹,最近這兩年,麻繼鋼家並沒有養狗。有鄰居稱,麻繼鋼的女兒已經上大學了,愛人的身體不太好,總是腰疼,而麻某鋼工作又忙,所以有些兼顧不過來。

麻繼鋼的父母也跟他住在同一個小區,跟他離得很近。據一名鄰居稱,麻的母親常年身體不好,父親又年紀大了,因此母親一般由他的妻子照料,三天兩頭跑醫院。不久前,他的母親病情加重,已經臥床不起,沒有辦法只能送回了老家。

另據徐州沛縣的知情人士介紹,因身體原因,麻繼鋼的父母已回到老家徐州生活,由一名親戚負責照料。(取材自澎湃新聞)

1992年案發時的現場。(取材自錢江晚報) 1992年案發時的現場。(取材自錢江晚報)
胡同最深處,就是麻繼鋼家所在的單元樓,兩側都是小山坡。(取材自錢江晚報) 胡同最深處,就是麻繼鋼家所在的單元樓,兩側都是小山坡。(取材自錢江晚報)
麻繼鋼家的小院子。(取材自錢江晚報) 麻繼鋼家的小院子。(取材自錢江晚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