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21847/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自然歷史博物館新展 綠白黃藍紅膚6主題 探索色彩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白色光影大廳」探索光源為色彩帶來的變化。(記者鄭怡嫣/攝影) 「白色光影大廳」探索光源為色彩帶來的變化。(記者鄭怡嫣/攝影)
藍箭毒蛙帶有醒目的藍色警戒色,幫助禦敵。(記者鄭怡嫣/攝影) 藍箭毒蛙帶有醒目的藍色警戒色,幫助禦敵。(記者鄭怡嫣/攝影)

作為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成立150周年的獻禮,館內新展「自然的顏色」(The Nature of Color)將於9日(周一)揭幕,引領觀眾以觀察、體驗、互動的方式,一同探索大自然的繽紛色彩,揭秘顏色在各類文化及社會中所代表的不同含義。

●展覽─綠白黃藍紅膚 六種主題

展覽由六個大廳組成,「綠色自然大廳」生機盎然,解密動植物在進化過程中,是如何應用色彩對付天敵、吸引異性,觀眾還可在微觀叢林中近距離觀察藍箭毒蛙、葉尾壁虎等動物;「黃色感知大廳」靜謐舒緩,以觸屏答題的方式,向參與者介紹顏色如何刺激大腦、影響人的情緒;「藍色顏料大廳」繽紛好玩,探索自古以來,人類從植物中提色染色的歷史,觀眾還可藉由互動裝置,了解藍印花布的印染工序。

「紅色意義大廳」則從大自然轉入社會,揭示色彩在不同文化與文明中的含義,展廳的亮點是一條由Lady Gaga造型師麥克斯韋爾(Brandon Maxwell)設計的紅色禮裙,這條禮裙還曾在同名品牌參加今年的紐約時裝周時壓軸登場;「白色光影大廳」則由多面感應牆組成,觀眾可以置身其中,探索色彩的各種色相,是如何被不同的光源所改變;最後則是「膚色大廳」,展示巴西攝影師達絲(Angélica Dass)的系列作品「人」(Humanæ),陳列人類多樣化的膚色與面貌。

●自然─動物的外衣 保護與示警

植物為了吸引昆蟲及鳥類授粉,慣用的方法是競相爭艷,開出五顏六色的花朵,蝶類偏愛紅色和橙色花朵,蜂類喜好黃色或藍色,鳥類喜愛紅色,蠅類較愛暗色;有時只消看花朵的顏色,就可以判斷它將吸引哪些蟲鳥,而為了吸引更多的授粉者,一種花也會進化出不同的顏色,漏斗花(columbine)便有不同的顏色,有時連每層花瓣的顏色也不盡相同。

動物則利用或變換身體上的顏色來進行自我保護,「保護色」分為兩種,一種為隱蔽色,即動物身上的顏色與生長環境類似,例如綠色的蝗蟲停在綠葉上、隱蔽自身;另一類則為警戒色,有毒的生物利用身上鮮艷的色彩警示天敵:「我有毒,勿靠近!」

展廳內的藍箭毒蛙、黃箭毒蛙、草莓箭毒蛙、潑彩背毒蛙(splash backed poison frog),利用背部醒目的顏色來自我保護、警戒天敵;在歷史上,哥倫比亞安比拉部落(Embera)的成員,還利用這些青蛙身上的毒素,製作有毒的箭矢進行打獵。

●人文─藍草的製色 染物與顏料 

許多靛藍、靛青色的染物與顏料,都製取於一種名為藍草(indigo)的植物,藍草擁有6000多年的種植史,幾乎可對任何衣料進行染色,產生經久不褪的優雅色澤,成語「青出於藍」,也源於布料從綠色的藍草中,染出青豔的藍色,世界上第一條牛仔褲,也是通過藍染而成;「藍色顏料大廳」回顧藍草的製色史,探索天然藍帶來的古樸魅力。

生活中還有些物品,色澤夢幻特別,很難精準形容它的顏色,例如擁有珠光色澤的蝴蝶翅膀、珍珠蚌殼以及肥皂泡泡,在顏色學中,它們被稱為「結構色」(structural coloration);展廳中的琉璃粗腿金花蟲(frog-legged leaf beetle),在燈光或陽光照射下,顯現耀眼的綠色金屬光澤,緣於蟲體表面擁有許許多多奈米級的結構,使光產生繞射,因此在不同角度下,殼體的顏色也會隨之變換。

●社會─粉紫的意義 女性與同婚

顏色在各個歷史階段及不同的社會文化中,都有不同的含義,例如在18世紀晚期,粉色對於英國紳士來說,是完全合理的衣飾顏色;不過進入到20世紀,粉色逐漸與女性化掛鉤,到1980年代,以粉色為代表的少女文化風靡全球;不過近年來,出於諷刺、展現幽默感等原因,男性也開始在紅毯上穿著粉色西裝。

此外,粉色和藍色結合而成的薰衣草色,自20世紀早期開始就與同性戀文化有所聯繫,一樁「薰衣草婚姻」,指代同性戀者迫於社會壓力與異性「形婚」;在今天,包括彩虹旗在內的各類多元性別認同旗幟上,紫色與薰衣草色也被廣泛應有,具有不同的含義。

展覽將持續至8月8日,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地址為200 Central Park West。

「紅色意義大廳」揭示色彩在不同文化與文明中的含義。(記者鄭怡嫣/攝影) 「紅色意義大廳」揭示色彩在不同文化與文明中的含義。(記者鄭怡嫣/攝影)
「藍色顏料大廳」幫助觀眾了解人類從自然中提取天然色的歷史。(記者鄭怡嫣/攝影) 「藍色顏料大廳」幫助觀眾了解人類從自然中提取天然色的歷史。(記者鄭怡嫣/攝影)
葉尾壁虎利用身體的隱蔽色,潛藏在枯枝之後。(記者鄭怡嫣/攝影) 葉尾壁虎利用身體的隱蔽色,潛藏在枯枝之後。(記者鄭怡嫣/攝影)
漏斗花進化出不同的顏色,吸引更多的蟲鳥幫忙授粉。(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提供) 漏斗花進化出不同的顏色,吸引更多的蟲鳥幫忙授粉。(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提供)
觀眾可在色彩感應牆中體驗光源對色彩的影響。(記者鄭怡嫣/攝影) 觀眾可在色彩感應牆中體驗光源對色彩的影響。(記者鄭怡嫣/攝影)
「膚色大廳」展示攝影系列作品「人」,展現人類多樣化的面貌與膚色。(記者鄭怡嫣/攝影) 「膚色大廳」展示攝影系列作品「人」,展現人類多樣化的面貌與膚色。(記者鄭怡嫣/攝影)
「綠色自然大廳」解密大自然中動植物的繽紛色彩。(記者鄭怡嫣/攝影) 「綠色自然大廳」解密大自然中動植物的繽紛色彩。(記者鄭怡嫣/攝影)
在「藍色顏料大廳」,參觀者可借由互動裝置,了解藍印花布的印染工序。(記者鄭怡嫣/攝影) 在「藍色顏料大廳」,參觀者可借由互動裝置,了解藍印花布的印染工序。(記者鄭怡嫣/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