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09560/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財經

為什麼Fed降利率治經濟疫病 是用錯藥?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路透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路透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嚇跌美國股市,也助長市場對聯準會(Fed)降利率的預期心理。但經濟學家認為,降利率對提振疲弱的需求固然有效,對化解全球供給面震撼卻無能為力。

根據CME FedWatch工具,美國聯邦資金利率期貨價格顯示,交易員此刻認為,Fed在6月前降息至少0.25個百分點的機率達81%,較一年前的48%大幅提高;預估Fed到12月將降息至少兩次的機率,也升至78%。

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是否演變成全球大流行尚待觀察,也因此,目前難以精確斷定經濟衝擊有多大,或Fed會如何反應。

目前新冠疫情對美國的主要經濟衝擊在總供給(aggregate supply)方面,但Fed手上的利率工具是用來刺激總需求(aggregate demand)。由此可見,若想用降利率的藥方,來醫治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病症,兩者並不搭。

MarketWatch專欄作家鮑姆(Caroline Baum)指出,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汽車製造供應鏈,這些車廠依賴從中國大陸進口的中間財,而Fed顯然無法藉由降利率提供廠商所需的零件;Fed也無法重啟湖北省的工廠,也不能供應因封城防疫而限制流動的勞力;更不可能另立替代供應鏈,接替大陸扮演起「世界工廠」的角色。

同時,新冠疫情也重創大陸消費支出,這將打擊倚賴大陸市場的美國生產商,以及仰賴大陸觀光客消費的業者。受影響的美企名單與日俱增,包括蘋果、星巴克、麥當勞都受影響。旅遊業、航空公司、飯店、餐廳,都飽受觀光客銳減衝擊。全球貿易也遭殃。

然而,Fed即使降低利率,也無法激起中國的需求。需求面疲態— 美國對中國出口縮減,以及陸客在美支出減少— 病因出在海外,也因此,指望Fed降利率來治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病症,不啻是緣木求魚。

美國生產下滑,既因缺少中間財,也因海外需求萎縮。這也無法指望Fed降息來扭轉頹勢。若是產品買的人變少了,企業自然不會投資增產。

Bianco Research總裁Jim Bianco表示,Fed降利率並不是解決供給面衝擊的解藥,在利率已位於歷史低點之際又再降息,反而可能產生一個副作用:進一步推升已很高的資產價格。Bianco就語帶諷刺地說:「現在降利率的唯一理由,就是假如你是標普500的央行。」

話雖如此,Fed降息仍有其用處,主要是刺激美國的內需,期能協助抵銷海外經濟疲軟的衝擊。

Fed考慮降息還有一個更好的理由,就是現在美債殖利率曲線又發生「倒掛」(長期公債殖利率降到低於短債殖利率)現象。這種現象在去年5月至10月曾出現,但隨著Fed一連三次降息而化解。倘若殖利率倒掛情況揮之不去,甚至加劇,將是Fed必須採取行動的強烈訊號。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