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01439/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撤僑惹民怨 烏克蘭衛生部長陪同隔離14天

烏克蘭新桑扎里鎮民眾,企圖以路障阻止從武漢撤回的民眾在當地隔離。(路透) 烏克蘭新桑扎里鎮民眾,企圖以路障阻止從武漢撤回的民眾在當地隔離。(路透)


負責防疫計畫的烏克蘭衛生部長,乾脆親自進駐隔離中心,一方面安撫地方居民,一方面也能就近指揮。(路透) 負責防疫計畫的烏克蘭衛生部長,乾脆親自進駐隔離中心,一方面安撫地方居民,一方面也能就近指揮。(路透)

「究竟是誰沒同情心?」在漫長的外交談判後,烏克蘭本月20日終於飛回了外交專機完成「武漢撤僑」。據官方安排,這82名從中國撤離的民眾,將在烏克蘭中部小鎮新桑扎里(Novi Sanzhary)的地方醫院,防疫隔離兩個星期──誰知專機降落後,防疫的隔離車隊卻遭遇重重的抗議路障、甚至是憤怒的鄉民包圍攻擊。警民沿路大打出手,最終在大批武裝部隊與裝甲車的護航下,烏克蘭政府仍強勢完成隔離進駐。對於地方鄉民大表失望的烏克蘭總統,更是公開喊話,要求民眾「該要多點同理心」。

•瘟疫引發醜惡歧視

根據現場的直播影片與照片,極為憤怒且接近失控的地方鄉民,憤怒在道路上砍倒了樹木、縱火燒輪胎,並擊破「武漢巴士」的車窗、朝僑民車隊投擲大量石塊與雜物,最後更與現場的鎮暴軍警大打出手。誇張畫面不僅傳遍全球,現場更有24名鄉民遭到逮捕,並被控上「暴動罪」與「襲警罪」,法辦罪刑最重可判有期徒刑八年。

「撤離的僑民們,難道不是烏克蘭的手足同胞嗎?每個人都有可能會生病,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愛來包容他們呢?」面對極為激烈的地方抗爭,不僅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極為震撼,就連世界各國也都對新桑扎里的爆炸怒火感到吃驚,並將事件定調為「瘟疫引發的醜惡歧視」。

由於烏克蘭的武漢撤僑班機上,只有45名烏克蘭國民,其他37人都是透過外交合作一起帶回來的「他國公民」(有高加索國家,也有拉丁美洲)。因此新桑扎里的「歧視暴動」,也引起了國際媒體的大幅報導。

烏克蘭官方表示,根據上機前後的反覆檢驗,這82位隔離民眾都沒有發燒、咳嗽或任何可能的「肺炎反應」,「所有人都是健康的……隔離14天只是規矩,是安全至上的國際防疫準則。」

•鄉民受假新聞洗腦

當局認為,新桑扎里居民之所以如此生氣,應該是受到「假新聞」的謠言洗腦,「因為在飛機降落前,社群網路上出現了很多流言,聲稱飛機上已經有人開始發燒……但這不是真的!烏克蘭目前完全沒有病例通報,政府上下真的沒有隱瞞疫情。」

儘管烏克蘭政府將全案定調為「恐慌歧視」與「假消息暴動」,但在社群網路上的新桑扎里鄉民,卻又是完全不同的說法。

「很健康嗎?真的嗎?你有問過或在意過我們的感受嗎?」新桑扎里居民表示,在武漢隔離巴士確認降臨之前,烏克蘭中央政府完全沒有與地方溝通,也沒有解釋配套措施,「一個命令下來,載滿隔離者的巴士就全開來了……那請問我們怎麼知道隔離設施很完善?我們怎知道不會有居民『被接觸』?我們怎麼知道家裡的老弱婦孺,會不會被『這些人』感染?」

事實上,烏克蘭官方的隔離安置,似乎確實「故意聲東擊西」,甚至有涉嫌「隱瞞」新桑扎里居民的意圖。因為在撤僑班機降落的同一時間,位於烏克蘭西部的「獅城」利沃夫(Lviv)的市區醫院,也接到了指定隔離的通知,要求「全員封院待命」。但最後撤離車隊卻朝東走,開往完全反方向、千百公里外的新桑扎里國民衛隊醫療中心──微妙地是,得知「武漢隔離者不會來」之後,利沃夫醫院裡的上百醫護卻是如釋重負,集體歡唱起了烏克蘭國歌《烏克蘭仍在人間》。

•隔離方式真沒問題?

與此同時,在飽受驚嚇後,終於進入隔離中心的82名被隔離者,卻也發現了烏克蘭政府「根本沒有整備好隔離設施」,像是浴室裡的水龍頭發霉成黑色,隔離房的門板破洞、喇叭鎖整組壞掉關不上門,「雖然大家願意配合,但真的不太確定這樣的『隔離』方式,真的不會有問題?」

面對地方居民與被隔離者的高度疑慮,在國際面前「丟臉」的烏克蘭政府,也決定啟動「彈性應變」。一方面,烏克蘭中央乾脆真的派出了大批國民衛隊,用荷槍實彈的裝甲車,團團包圍了隔離醫療中心,「派出武裝重兵徹底阻絕病毒外洩的疑慮!」

「人飢己飢,人溺己溺──如果大家對隔離安置信心不足的話,我願意也一起被隔離!」至於另一方面,負責防疫計畫的烏克蘭衛生部長斯卡列茲卡(Zoryana Skaletska),也乾脆親自進駐隔離中心,一方面安撫地方疑慮的居民「安全無虞」,一方面也能就近指揮處理海內外被隔理者的醫療與民生所需。

「未來14天裡,我會親自待在隔離中心裡,與被隔離的人們住一樣的房間,用一樣的東西。」斯卡列茲卡說:「希望大家能相信政府,沒有疫情的烏克蘭,一定能平安無傷地共度難關。」

「撤離的僑民們,難道不是烏克蘭的手足同胞嗎?每個人都有可能會生病,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愛來包容他們呢?」(Getty Images) 「撤離的僑民們,難道不是烏克蘭的手足同胞嗎?每個人都有可能會生病,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愛來包容他們呢?」(Getty Images)
烏克蘭從武漢撤僑回來的民眾,前往小鎮新桑扎里(Novi Sanzhary)的地方醫院進行隔離,但卻遭到憤怒鄉民包圍攻擊。(路透) 烏克蘭從武漢撤僑回來的民眾,前往小鎮新桑扎里(Novi Sanzhary)的地方醫院進行隔離,但卻遭到憤怒鄉民包圍攻擊。(路透)
儘管烏克蘭政府將全案定調為「恐慌歧視」與「假消息暴動」,但在社群網路上的新桑扎里鄉民,卻又是完全不同的說法。 (美聯社) 儘管烏克蘭政府將全案定調為「恐慌歧視」與「假消息暴動」,但在社群網路上的新桑扎里鄉民,卻又是完全不同的說法。 (美聯社)
示威群眾擔憂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攻擊從中國撤離僑民所搭乘的巴士,基輔當局呼籲民眾冷靜,多位高階官員也趕往當地。衛生部長斯卡列茲卡(右)自願花兩周時間與僑民一起隔離,試圖平息民眾恐慌,圖中為烏克蘭總理岡察魯克。 (美聯社) 示威群眾擔憂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攻擊從中國撤離僑民所搭乘的巴士,基輔當局呼籲民眾冷靜,多位高階官員也趕往當地。衛生部長斯卡列茲卡(右)自願花兩周時間與僑民一起隔離,試圖平息民眾恐慌,圖中為烏克蘭總理岡察魯克。 (美聯社)
飽受驚嚇後,終於進入隔離中心的82名被隔離者,卻也發現烏克蘭政府「根本沒有整備好隔離設施」,像是隔離房的門板破洞、鎖壞掉關不上門,「雖然大家願意配合,但真的不太確定這樣的『隔離』方式,真的不會有問題?」(Getty Images) 飽受驚嚇後,終於進入隔離中心的82名被隔離者,卻也發現烏克蘭政府「根本沒有整備好隔離設施」,像是隔離房的門板破洞、鎖壞掉關不上門,「雖然大家願意配合,但真的不太確定這樣的『隔離』方式,真的不會有問題?」(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