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0128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疫情危機 習近平說最大黑天鵝在這裡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習近平主席2019年1月曾說,中國經濟出現困難和挑戰,因此必須防範風險,防範意想不到的「黑天鵝」;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演變成危機,卻揭示習近平當局的因應措施,就是批評者眼中最大的黑天鵝。

中共理論刊物「求是」日前公開習2月3日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的講話,他自稱早於1月7日,他已提出防疫要求。「求是」公開習談話內容,原意是要顯示習親自指揮防疫工作,想撇清習與疫情失控沒有關係。但這一坦白,卻戲劇化揭露習中央早已知道疫情,卻不肯公開,繼續隱瞞,才導致1月7日之後大規模感染,最後武漢封城。

翻查1月7日之前數天的新聞,可以知道:一,1月3日大陸專家已證實,新病毒就是類似2003年非典(SARS)的冠狀病毒;二,早在12月中旬,大陸專家已知,新病毒可以人傳人;三,專家不可能不知2003年非典的慘痛經驗,習近平當年也經歷過抗非典戰疫,不可能不知汲取教訓,但是他1月7日卻仍不肯公開疫情,繼續向公眾隱瞞,直至1月20日才上央視作全國講話。由1月7日至1月20日兩周,正是新病毒大規模傳播之時。如果當時公開疫情,呼籲人民提高防範,還不算太遲。

「求是」公開習的講話還有一個重點,習自稱1月22日,他已要求「對湖北省人員外流進行嚴格管控」,這就是武漢市23日凌晨下令10時起「封城」的命令來源。但封城被批評是個重大失誤,因為封城後的配合措施不當、醫療設施不足,導致1100萬人被困在城內和交叉感染。

自疫情爆發以來,武漢確診和死亡人數一直占全國80%以上;翻查1月22日(封城前一天)新聞,當天武漢累積死亡17人,確診400例,但2月22日最新確診已增至7.7萬例,死亡也增至2300人,武漢占超過八成,確診和死亡人數都是一個月前100倍以上。

如果1月22日習不下令封城,改為積極治療感染者,嚴格隔離出現感染症狀的人,有無可能更能避免封城後的大規模感染?下令封城還有一大敗筆,封城前有500萬人聞風先逃離武漢,其中不少人逃到北京、上海,這是京滬淪落後來出現疫情的根源;一些人又逃到歐美,疫症因而傳播至全球。

除了隱瞞和封城兩大舉措被外界批評,這次疫症危機更明顯揭露習一手建立的由上而下的中共控制系統,是導致防疫失敗的主因。習上台七年,一直強調黨指揮一切,全黨全國都須聽黨的指揮,而黨則由黨中央指揮,黨中央又由黨核心指揮,黨核心就是習核心一人,形成一個由上而下控制一切的系統。

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被媒體追問,為什麼隱瞞疫情?他回答說,如此敏感的信息,必須請示上級,才能公布。在中共嚴密控制下,舉國黨官無人敢做決定,不敢作為,事事都要請示上級,由地方到中央,最後才上報習近平。這是隱瞞疫情和防疫失敗的基本原因。

習近平是否汲取疫症教訓,改變中共控制系統?非常困難。一,中共是一黨專政的極權體制,這樣的政權必須控制一切,包括黨政軍、政經社會的一切都須受嚴密控制;稍一失控,就可能導致系統崩解。

二,習上台七年,一直強調一切要聽黨的領導。他集大權於一身,控制全黨全民,靠的就是由上而下的控制系統,不可能拆散或改變這個系統,反而會力圖強化控制。況且,從防疫工作看,習政府的信心仍非常堅定,至今仍認為疫情最終可控,經濟也可以在疫情過去後迅速反彈。

三,所謂「民怨沸騰」除了網路空間,基本上只出現在武漢,全國其他地方(包括京滬)大部分人民對40年來的生活改善仍感到滿意,因此不會威脅到政府和中共統治;大多數人雖被「禁足」,但只在等候疫症過去,盡快恢復正常生活。

不過,這次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正是習去年所強調須防範的黑天鵝;中國今年第一季GDP增長,經過春節三周假期經濟停頓後,已確定將大幅下跌。投資銀行摩根史坦利估計,會跌至3.5%。

但也有分析說,中國實質GDP增長根本只有4%左右,加上這次疫情衝擊,第一季實質增長將接近零,甚至出現負增長。至於第二季情況也難樂觀,因為習近平2月10日要求全國復工,但過去一周復工的工廠只有約三成,2.7億農民工復工的不到三分之一;零售和服務業復工的更少,各地商場和餐館仍關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