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00899/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影劇文藝

除「寄生上流」 奉俊昊還拍了「傳染病電影」

奉俊昊的《駭人怪物》。(取自IMDB) 奉俊昊的《駭人怪物》。(取自IMDB)

編按:南韓導演奉俊昊最近因《寄生上流》一片,攻占全球新聞版面,連總統川普都在競選活動中「蹭熱度」;其實奉俊昊2006年的「傳染病電影」《駭人怪物》更切合當下疫情蔓延的情境,世界新聞網選出了這篇影評,推薦給讀者。

引文:

奉俊昊導演僅用一場戲便精準捕捉到「集體恐慌」的樣貌:雨天,一群等待公車的群眾依序站著,他們臉上戴著口罩,看著電視牆播報神秘怪物有著與SARS相似病毒的新聞,此時,一名等車男子突然劇烈咳嗽,他身旁的女子一臉緊張並與男子保持距離,男子咳嗽不止,突然將口罩拿下,吐了口痰到地上,公車此時剛巧入站,濺起路邊水花,引起群眾一陣尖叫與逃散⋯⋯

這場戲荒謬得好笑(苦笑),不只看到病毒(SARS)在人們心中留下的陰影,撕裂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點出恐懼如何有效地控制群眾情緒,「理性」在未知面前,顯得如此脆弱與不堪一擊。』


影片來源:YouTube

文/香功堂主(2006年11月6日首刊登)

對於我喜歡的電影,我都習慣在內心鼓掌表示敬意。今年,第一部讓我心頭不斷鼓掌的電影,是一部南韓電影,而且還是怪物電影,真是叫人訝異不已啊。

《駭人怪物》讓我看到南韓電影的成長,也讓我看到台灣電影界的差距。

最大的不同,不是資金的差異,而是「創作者」的差異。

如果說《詭絲》是一部「點」創意電影,那麼《駭人怪物》就是一部「面」創意電影。

如果將《駭人怪物》視為怪獸電影,那就太小看電影的企圖心了。它是一部有趣的政治寓言,反映了小人物在龐大政治體系下的犧牲與無奈。

《駭人怪物》敘述漢江底下一隻長相怪異的龐然大物忽然竄出水面攻擊民眾,一名小女孩被怪物擄走,她的家人為了拯救女孩性命,展開一段小人物的抗爭史…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階級。是《駭人怪物》的探討根本。整部片子就是一部階級鬥爭。

美軍上司以壓力要求韓國員工將有毒的液體福馬林倒入漢江,這是美國對韓國的壓迫,也是階級的首次顯現。

怪物廝殺民眾,以體型和力量的懸殊差距,將人類軟禁為階下囚,這也是階級。

怪物肆虐後,韓國政府派員到靈堂逮捕接觸過怪物的人民,這是階級。

女孩的家人苦苦哀求,說女孩還活著,卻被警方人員視為搗蛋份子,階級。

事後,女孩父親跟美方的醫療人員控訴,對方執意不理,甚至將父親開腦檢驗,還是階級。

外國醫療團隊(外來勢力)為了消滅怪物,不惜以更具毒性的氣體來達到目的,都是階級。……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劇中最反諷的一幕,是人民被事實蒙蔽而產生對未知的恐慌。因為美方擬造怪物有毒的傳言,所以人人自危,通通戴上了口罩,猶如SARS場景重現。

一堆帶著口罩的人民站在雨中等待巴士,其中一位仁兄忽然劇烈咳嗽,然後他吐了口痰在路邊水窪。人們看著那灘口水感到害怕時,一台巴士正好經過水窪,嘩的一聲,激起水花潑濺到民眾身上,引起等車民眾的高分貝尖叫!

這段看似讓人發笑的荒謬場面,卻是政府對人民洗腦的結果呈現。

《駭人怪物》的精彩,並不是它在特效上的表現,而是劇本的深度與廣度。

電影裡沒有英雄主義,雖然有小人物以一己之力對抗強權和怪物的過程,但他們卻不斷的出狀況。女孩父親算錯子彈的數量,導致老父成為怪物襲擊的對象、女子射箭選手氣勢凌人的拔弓面對怪物,卻被掃到一旁、女孩叔叔拿著汽油彈準備砸向怪物,卻一手滑掉…

層出不窮的錯誤,更明白的指出老百姓面對危難時的束手無策和計算不精,卻也更貼近了大眾對英雄人物的認同。隨著主角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慢慢凝聚銀幕外觀眾的情緒,屏息期待最後的獵殺。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駭人怪物》劇照。(取自IMDB)

劇本的機巧,不僅是千迴路轉的劇情,還有顛覆觀眾對「公式」的認知。因為不知道該期待什麼,才讓觀影過程有了高低起伏的樂趣。

導演奉俊昊對電影節奏的精確掌控,更是電影「好看」的關鍵。舉兩個例子:

1. 片中女孩為了逃離水道,蹬足跳上怪物的背,想要抓住垂吊的繩索,卻反被怪物尾巴牢牢抓住。怪物將女孩緩緩放下,兩者一前一後,牠背對著女孩、女孩驚恐的面對怪物,彼此對立,連一步都不敢移動,一方是女孩的驚駭、一方是怪物逗弄獵物的殘忍。畫面上的對峙與壓迫感,讓人印象深刻。

2. 女孩家人搜尋女孩未果,一臉疲憊返回小屋休息,他們拿出泡麵來吃,吃到一半的時候女孩忽然從身後晃出,她拿著自己的泡麵吃了起來。此時,父親夾了東西給女孩,女孩的姑姑、叔叔也都夾了點東西給她,然後鏡頭慢慢切換到下水道裡,正餓著肚子的女孩…真是漂亮的過場,既可以將場景從家人切換到女孩而不突兀,更表現了家人對女孩的思念、對過往生活的緬懷、還有女孩對家人的不捨。

我相信一個好的導演,只要一場戲,就能看出他的價值。奉俊昊的好,不光是怪物、動作場面的層層逼近;還有對情感處理的細膩入裡。

《駭人怪物》確實讓人眼睛一亮,並且看到南韓電影的可能性。


影片來源:YouTube

許多人拿台灣電影環境跟韓國比較,然後指出台灣電影環境缺少政府經費的補助。其實,除了政府經費補助的不足外,台灣電影最大的問題,還是創意的表現。

韓國電影工業不是一天造成,這是長久累積培養下所得到的結果。從《野蠻女友》時期,韓國電影從好萊塢擷取創意,慢慢摸索、培養自己的人才。到現在《駭人怪物》的開花結果。呈現的是創意的不斷精進,與電影工業的蓬勃發展。

台灣的電影工業之所以沒落,實在怪不得藝術電影工作者,他們擔負的是文人文化的精神傳遞。但是,很多電影人員以得獎為目的、政府將電影視為政治宣導工具,才是導致電影和觀眾隔閡加劇的主因。

長久對商業電影的不聞不問,使得《詭絲》、《雙瞳》這類耗資上億的商業電影,都有著明顯節奏掌控不當的問題產生。

我不認為台灣出不了人才,但台灣要發展電影工業,卻非要從根扎起才行。

要發展創意,必須有一個可以培養創意的環境。創意的根要穩,孩子在具有創意的環境下成長,未來才可能培養出對創意、藝術、電影、色彩、音樂…有敏銳度的人才。

這不是一蹴可即的目標,只是太多人誤以為要拍出一部成功的電影,只要投錢、光有熱情就足夠了。

事實上,要讓台灣電影工業發達,光靠一部《詭絲》根本不夠!至少每年要有十部《詭絲》,才有可能磨出電影人才的實力和眼光,才有可能拍出一部真正夠水準的「商業」電影。

到那時候,想談電影工業,也才有資格談吧!

(2006年11月6日刊載於痞客邦,原題:駭人怪物──韓國電影的能耐,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來投票韓片「寄生上流」風光奧斯卡 川普批糟糕 你怎麼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