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9670/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習內外交困 正處於危險時刻

習近平目前正處於極危險時刻,因為內有防疫失敗造成的民怨和經濟危機,外有美國加緊進逼,遏制中國崛起,以及全球因疫症恐慌引起的歧視華人。武漢和鄰近地區仍阻止不了病毒人傳人,北京和上海等城市可能爆發「社區感染」;更關鍵的是,疫情不知何時才受控,經濟危機將隨時間而加深。疫情失控已成為習近平空前的政治挑戰,也使他處於極危險的時刻。

一,這次新冠瘟疫可分為三個階段,每一階段都反映習近平防疫措施進退失據。

第一階段:由疫症爆發到1月23日封城,期間武漢和習政府(習自稱1月7日已掌握疫情)隱瞞疫情,人民因此不知情和沒有防範意識,才導致後來大規模感染,鑄成大錯。

第二階段:1月23日至2月10日,期間全國經濟停頓,武漢封城後,1100萬人困城內,造成交叉感染,這是武漢和鄰近地區出現大量死亡和確診人數的基本原因。

第三階段:2月10日後,習近平要求全國於2月10日復工,但第一周復工的工廠只有兩三成,三分之二農民工都沒有復工,大部分零售和服務業仍停頓,商場和餐廳依然關門。

美國沒有因瘟疫而減緩對中國進逼,美國司法部對華為提出新的竊盜商業秘密起訴,國務卿龐培歐和眾院議長波洛西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狠批中國對全球自由世界造成安全威脅,並遊說自由世界封殺華為5G。波洛西是民主黨人,與川普政府同聲批判中國,反映出反共已成為美國兩黨的共識,現在更趁中國受困於瘟疫,加緊追逼。

二,習近平眼前因防疫失敗而面臨空前挑戰,但過去兩年他已出現連串失敗,造成眼前危險處境。2018年是一個轉折年,習該年從高處跌回現實,他的一帶一路計畫在這一年跌至谷底,被視中國參與帶路計畫國家所設的「債務陷阱」,帶路計畫原意要連結中國、中亞和歐洲,是經濟擴張計畫,卻變成為參與國疏遠中國的失敗計畫。

中美貿易戰更見到習近平節節敗退。川普2018年3月發動貿易戰,雙方交戰至今兩年。2019年夏天升級,川普開始向中國2500億美元產品徵25%關稅,接著再威脅向另外3000億元中國產品徵稅;到2019年12月,習政府雖與美國簽訂「第一階段協議」,但那顯然是「不平等條約」,因為中國仍要承受3600億元產品的巨額關稅(2500億元產品徵25%,以及1120億元產品徵7.5%),另外還要在未來兩年購買2000億元美國產品。最新發展是,因為疫情,中國可能無法按時購買。

貿易戰只是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一環,兩年來,川普政府也向中國發動「科技戰」,一方面在貿易談判中堅持要中國確保知識產權和防止竊盜美國技術,另一方面又封殺華為,並且要在人工智能等領域加強與中國競爭。過去兩年,川普政府已公開向中國發動新冷戰,中美對抗已成為當今的時代事實。

香港去年下半年的反送中運動,應是習近平的最大「黑天鵝」,習近平對香港採取強硬政策,利用香港警察對年輕示威者暴打濫捕,「警暴」透過現場拍到的視頻,在網上徹底暴露中共的極權本質,也使全球注意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習近平對香港採取強硬政策,也影響台灣今年初的總統選舉,台灣選民從反送中運動中目擊中共的極權本質,因此把票投給民進黨的蔡英文,造成習近平的另一次大敗。香港和台灣已成為中國大陸14億人爭取民主自主的指路明燈。

三,習近平的最大危險,可能不來自內憂和外患,而是來自中共黨內。過去兩年,習近平的失敗一個接一個,而且集中在兩年之內。中共為了求生和保住政權,必然對這些失敗作出檢討,這種檢討將成為對習近平的最大壓力。習上台前五年,全力集權,打倒黨內對他造成威脅的人,又將黨內的集體決策制變成為他一人治國,到2018年1月更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準備長期連任。這種集權發展必受到黨內挑戰,並形成隨時可能爆發的潛伏反對力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