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86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為看電視自建電視塔

上世紀七○年代,我隨工作的單位搬遷到一個山溝裡。那是一片山清水秀之地,一處世外桃源。一條U形公路貫穿山谷,兩側山巒上松柏青翠欲滴,一條小溪緩緩流過。在山峰包裹中,一些房屋錯落有致地排列著,上千名職工便在此地安居落戶。

不過,山路崎嶇,交通不便,這裡距最近的市鎮汽車要走約三小時。夏季洪水泛濫,大河上的漫水橋水高幾尺,幾乎和外界隔絕,我們這群人似乎成了原始部落。

雖是原始部落,卻也人氣鼎沸。在這片土地上,我們建起了水廠、商店、學校、郵局、銀行、醫院、派出所、托兒所、食堂、蜂窩煤廠、理髮店、裁縫鋪、洗澡堂,連冰棍房也有一個。

山溝裡文娛活動單調而缺乏,看電影是唯一的樂趣。放電影的場地是一片露天廣場,豎兩根長桿,掛上銀幕,等天一黑透就可放映。人們拖兒帶女,攜老扶幼,自帶小凳,場場爆滿。

電影是老三樣,《地道戰》、《地雷戰》、《小兵張嘎》、《鐵道游擊隊》、《英雄兒女》等革命電影。大家看了一遍又一遍,小朋友從不厭煩,還能記住很多台詞。其中的樂趣不比現在坐在豪華電影院裡看電影差,因為一家人在一起,親情滿滿。

但是露天電影也有缺點,冬天太冷,夏天太熱,蚊蟲叮咬,風雨相欺,而且片源不定,不能常有。

一九七六年,大城市的市場上開始有九寸黑白電視機賣。我在上海買了一台飛躍電視機帶回,是山溝裡的第一台電視。電視信號較弱,效果不佳,大家仍然感到新鮮和好奇,紛紛來觀看。

新鮮之餘,又深感遺憾,因為圖像質量實在太差,經常滿屏雪花,看不清楚。我的陳姓上海同鄉是一個老工程師,射頻信號放大是他的拿手好戲。知識分子好琢磨,在他牽頭下,一群科技愛好者爬到山頭,幾經探測,總算測試到較強信號。經過討論和論證,如果建塔把信號放大,我們就可集體進入電視時代。

單位的領導非常重視,批准馬上開工。好在此地科技力量強大,能人甚多,記得由一位于姓工程師設計了鐵塔結構圖紙,車間連夜趕製。很快,後勤部門就把塔豎起,轉播台開始發射信號。

塔建好以後,單位裡給各居民點都安放了電視機,裝在一個能閉鎖的鐵箱裡,可防盜和避雨。從此以後,每晚七點不到,小朋友搬來小凳子,坐滿一地,大人站在後面,好奇地觀看外面世界發生的事情。原始部落終於和外界同步了,能及時收到外界的信息了。

四十多年之後,向所有參加這項工作的人們致謝。他們的勞動讓我們的孩子們擴大了眼界,沒有落後於時代,沒有被社會邊緣化。如今這些孩子都長大了,分散在中國各地,有的還飄洋過海,遠在國外。當時,可能連我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和意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