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50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柔莉的拼圖(四)

在家裡,他們一直都是說中文的,這是異國他鄉唯一讓舌頭舒服的地方了。

海倫說她不想去,但托尼說不行,你必須去。但是艾米麗也不想去,他們不知道怎麼辦。柔莉口中念念有詞,海倫、托尼、艾米麗,都是柔莉口中經常說的名字。

他們是誰呀?有一次小箏問。

他們是我。柔莉說。

怎麼是你呢?小箏沒想到柔莉這樣說。

他們都是我。柔莉認真地回答。海倫在我的腦子裡、托尼在我的肩膀上、艾米麗站在我舌頭上。他們有時候睡覺,有時大聲說話,他們說話的時候我也必須說話,因為他們是我。但他們也會吵架,他們吵架的時候我會肚子疼。他們在我肚子裡開會,我必須參加他們的會,他們玩遊戲的時候不讓我睡覺。

小箏奇怪地看著女兒,她奇怪於她豐富的想像。

柔莉畫畫也與別人不一樣,柔莉的畫裡擠滿了小人兒。各種各樣的小人,有男孩也有女孩,還有長相古怪的小老太太,像一個老巫婆一樣。

小箏感嘆說,孩子太可憐,她想有小朋友玩,但這個小鎮卻沒有柔莉的小朋友。

偶爾有社區工作者來詢問柔莉的情況,建議小箏去參加社區活動,這樣可以多認識一些人。家長有一些社交,小孩子也可以交朋友。但小箏沒有時間,小箏在小鎮上開一個便利店,一天十幾個小時工作。當年小箏看好這生意,是因為櫃檯後面的一扇門就是家的客廳,生活非常方便,可以節省時間照顧孩子,時間就是這麼寶貴。

小箏沒時間去社交。她在小鎮上住了十年,除了隔著櫃檯與顧客說話,小箏很少與別人說話。小箏並不了解其他人的生活。

小鎮上還有一個中國人,是嫁給西人的張薇,現在名字叫莎拉。(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