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483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美喜小題大做 反利於對抗病毒流行

川普總統已經組成冠狀病毒工作隊,用以指導防疫。成員多為醫學專家。(美聯社) 川普總統已經組成冠狀病毒工作隊,用以指導防疫。成員多為醫學專家。(美聯社)
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病毒傳播已成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美聯社) 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病毒傳播已成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美聯社)

耶魯大學公共健康政策和經濟學助理教授陳希說,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肺炎已經成為全球的公共衛生事件,最近許多地方都在開研討會,探討武漢新冠病毒為何發展得這麼迅速,影響範圍為何這麼大。美國有專家分析認為,新冠病毒可能不止一個宿主,並可能經由武漢市的下水道傳播。其根據是,這種病毒的傳染率高,爆發地點不止一處。目前,武漢方面尚未找到源頭,而且未從SARS爆發中吸取教訓。

陳希說,許多華人擔心美國也會發生像中國那樣的疫情,故拚命購買和囤積口罩。擔任美國中國衛生政策與管理學會會長的陳希表示,「美國不大可能發生像武漢肺炎這樣的情況」。他說,美國的醫療體制具有優勢,而且還有疫情的時間差,美國人又經常過度反應,這些都有利於對抗公共衛生事件。

●美有醫療優勢 易早期發現

陳希說,美國有一個獨特的家庭醫師制度。這個制度的好處是,如果有人患病,就要先打電話去診所預約,與診所的其他病人錯開。這樣不僅能夠有效利用資源,而且也可以預防感染。「病人到了診所,其他的病人都不在了。」而中國實行的是醫院制度,病人不管是什麼病,都是先去醫院。由於全部的病人都集中在醫院,因此加劇了新冠病毒肺炎在人群中的交叉感染。

陳希說,美國醫療制度優越,不大能發生像武漢肺炎這樣的疫情。(陳希提供) 陳希說,美國醫療制度優越,不大能發生像武漢肺炎這樣的疫情。(陳希提供)

美國與中國隔著一個太平洋,美國可以利用時間差做好應對。他說,新冠肺炎在武漢市爆發後,相鄰的城市根本沒有時間差,因為距離太近了。中國政府決定在1月23日對武漢實行封城措施,指令在凌晨發布,卻在上午10時實施。在這八個小時之間,幾十萬武漢居民逃離武漢,去了外省,也把病毒帶到外省。而美國就沒有這些問題,政府發現中國出現疫情後,很快採取減少航班、檢查體溫、控制疫區人員入境等措施,就把新冠病毒擋在美國本土以外。截至2月17日,美國僅有15例確診病例。

由於制度和文化的原因,美國政府對疫情常常是overreact,「一個很小的事情能引起很大的反應,喜歡小題大做」。他表示,過度反應也有好處,就是能在早期阻斷疫情。而且,醫院馬上隔離,進行治療,使這個病人沒有機會傳染給其他人。因此,如果武漢在2019年12月發現病人後,馬上公布疫情,將病人隔離,就沒有新冠病毒這麼嚴重的疫情了。

他說,美國另外一個優勢是,專業機構在應急決策和執行中扮演重要角色。聯邦衛生部門依法有權按公共衛生服務法案認定重大傳染病的爆發,並且掌握一個6000多人的訓練有素的防疫部隊。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可以獨立發布警報,並有權依法拘留、隔離、釋放具有州際間傳播傳染病風險的個人。疾病防治中心(CDC)和衛生部(HHS)聯合管理國家醫療戰略物資,為可能的疫情提供包括疫苗和藥品器械等在內的戰略物資儲備。

而且,美國的CDC是一個聯邦機構,沒有地方分支機構,自行決定是否發布疫情警報。一旦發現疫情,CDC可以派出防疫部隊去執行防疫任務。這個部隊不僅在美國國內防疫,也被派到國外執行任務。例如,非洲發生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疫情後,CDC就派這支部隊去非洲防疫,從源頭上有效遏制病毒傳播,而沒有多頭指揮,行動比較迅速。

他表示,不久前CDC前主任費和平(Tom Frieden)還在報紙上發表文章,批評總統川普削減美國公共衛生的經費,並稱美國防疫部隊尚未準備好應對全球性的疫情爆發。「專業機構具有危機意識,因此美國是準備最好的國家。」他認為,這種疫情每十年就會出現一次,因此人們應該提前做好準備,因為「它總會來的」。目前,疫情對人類的影響越來越大,人們需要考慮,如果不能把他們殺死,就要與它們共存。

●政府過度反應 公眾不怪罪

陳希表示,西雅圖發現一例新冠肺炎病人後,聯邦政府舉辦新聞發布會,弄得人盡皆知。其實,美國CDC當時的證據主要來自中國政府的通報和中國學者發表在英文專業刊物上的論文。美國CDC內部有評估機構,對證據進行review,如果覺得沒有疑問,就當作疫情發布出來。

2020年2月7日,美國將撤離人員至內布拉斯加州國民兵基地進行隔離。(美聯社) 2020年2月7日,美國將撤離人員至內布拉斯加州國民兵基地進行隔離。(美聯社)

他說,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在西雅圖出現後,聯邦政府立刻召開新聞發布會,出席發布會的代表有聯邦衛生部(HHS)、衛生總署(NIH)、疾病防治中心(CDC)的負責人及首席科學家出席,而且回答的問題都專業和嚴謹,這樣的新聞發布會讓美國民眾放心,也不再詢問有關事宜。

2020年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冠病毒暴發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1月31日,聯邦衛生部長阿查爾(Alex M. Azar II)宣布此為美國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PHE)。同時,川普簽署了一項總統令,「禁止傳播新冠病毒的外國人入境」。總統還成立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該小組成員在新聞發布會上亮相,並宣布了這些措施。

按照美國發出的禁止令,禁止疫區的外國公民進入美國,但是實際執行上並不是那麼嚴格。按照規定,疫區來的人都要隔離14天才能回家。他聽說,有的華裔公民和永久居民進入美國海關後,海關先量體溫,如果體溫不高,就讓其回家。「如果這些人是病毒攜帶者,就有可能把病毒傳染給他人。」

疫情公布過度反應與美國的文化有關。如果CDC不公布,一旦真有問題,CDC沒法交代。但是,若是說過頭了,並沒有疫情發生,公眾也不會怪罪他們,因此,CDC的公布疫情就比較大膽。而中國就不行,無人敢拍板,因為涉及到國家的穩定問題,所以決策比較緩慢。

許多美國學校經常給家長發出「疫情通知」,說是該校最近有的學生出現某種疾病,或者最近在維修自來水管,學生用水可能受到一點影響。他透露,有的學校更小心,甚至把其他學校的疫情也向家長公布。「我看過以後才知道,學校說的是附近另一所學校的事情。」學校的目的是讓家庭先做出反應。

●中國預警失靈 原因比較多

陳希說,中國的疫情警報是形式主義大於實際。SARS發生後,中國也制定了傳染病報告系統,讓地方上報已知的疾病。但是,像這種新冠病毒是未知的,系統中沒有這個「未知」選項。地方CDC也不能上報,這是「最後一公里沒有做好」。

新冠病毒肺炎大規模流行顯示中國存在系統性失靈。例如,武漢已經出現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病例,但是並未引起當地政府的重視。地方政府甚至在疫情爆發後舉辦「萬人宴」,現在發現,參加宴會的55棟居民樓裡,已經有33棟受到新冠病毒感染。

2020年2月7日,加拿大公民從武漢撤離,到達安大略省。(Getty Images) 2020年2月7日,加拿大公民從武漢撤離,到達安大略省。(Getty Images)

他說,中國CDC更多被定位為國家研究機構,缺乏在重大事件應急中的統籌協調各部門的職權。中國政府機構重疊,地方CDC發現疫情後,要上報國家CDC,而國家CDC沒有發布疫情警報的權力,必須要報告給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據信衛健委1月3日向美國有關方面通報,但是沒有與中國社會各階層分享這個資訊。

在美國衛生部門舉辦新聞發布會的同時,中國有關方面也舉行類似的新聞發布會,但存在很多欠缺之處。以疫情中心的湖北省為例,出席新聞發布會的三名高官,口罩都沒有戴對。「這說明,中國政府的危機處理還是有待改進。」他認為,壞事也可變成好事。這次新冠病毒肺炎就像是對中國政府的壓力測試,看看自己的危機處理能力。他相信,透過這次的新冠病毒事件,中國今後的疫情處理一定會越來越好。

一位要求匿名的衛生專家認為,中國的衛生專家對這次疫情預測存在失職行為。他表示,2020年1月24日,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MJ)上的論文明確表示,透過流行病學調查,發現其感染的傳播方式、繁殖間隔和臨床範圍,找到並完善策略,即「可以預防、控制和阻止新冠病毒的傳播」(that can prevent, control, and stop the spread of 2019-nCoV)。

他說,研究團隊尚未找到傳染源,也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已經找到有效的策略,就大膽預言新冠病毒可預防、控制和阻止傳播,就是在說大話,缺乏科學精神。不巧的是,他們的大話被當成科學依據,對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的全球傳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相關報導:

新冠肺炎致死率低 易生「超級傳播者」

不怕新冠病毒 美醫療體系準備好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