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3739/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甘肅官媒惹「疫」/宣揚女護士剃頭 被批「消費女性」

有中國網友怒斥女護士被剃光頭,並反問:「為什麼派出去的男醫護,沒有同樣剃光頭?」(新華社) 有中國網友怒斥女護士被剃光頭,並反問:「為什麼派出去的男醫護,沒有同樣剃光頭?」(新華社)
甘肅女護士被剃光頭事件,引起爭議。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甘肅女護士被剃光頭事件,引起爭議。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疫情嚴峻,官方對抗疫一線英勇、感人形象的「正能量」宣傳報導漸多,但似乎不再每次奏效。周日(16日),一則關於甘肅女醫護在奔赴前線前集體剃光頭的報導,引發網友不滿,批評官媒宣揚女性抗疫工作者的犧牲,而忽略女性抗疫者的基本權益和真正需求。甚至有評論指出:請停止用女性的身體,作為宣傳的工具。

多維新聞報導,每日甘肅網官方微博日前發了一段視頻,題為《剪去秀髮,她們整裝出征》,內容是15名援助湖北的甘肅女護士集體剃光頭的畫面,不少護士當時眼含熱淚。視頻引發輿論爭議,除了偶爾有零星支持官博的聲音外,網友們幾乎一邊倒地展開了批判:形式主義太傷人。

據報導,有網友認為,平頭就行,為什麼非讓女生理成難看的光頭。也有人質疑,理光頭是否出於護理人員的本意?還有人質疑與這批女醫護一同出征的一名男醫護卻保留平頭。

事後官方回應理光頭是女醫護們自願行為,醫院並未強迫。且最重要的一點是為了防止感染,還有為了方便清洗,而且理光頭也是自願行為。

對此,黨媒《人民日報》於2月18日發表評論文章《「剃頭」馳援?細緻貼心的保障才是真關愛》,指出對於奮戰一線的醫護人員,要幫助解決實際困難和問題,生活、安全、人文關懷都要保障到位。

文章稱,疫情發生以來,奔赴救治一線的醫護人員,很多都是女性。為了便於打理、節省時間,全力投入救治,她們不少自願剪去長髮,讓人欽佩與感動。

文章指出,集體剃光頭是強制還是自願,醫護流淚是不滿還是出征時的情感釋放,這些問題都需進一步回應,不過輿論的關注是種提醒,對於奮戰一線的醫護人員需要有更多關心關愛,幫助解決實際困難和問題。

此外,最新數據顯示,從除夕夜到2月16日,短短24天,由國家、地方、部隊等各級各類醫院,共派出208支醫療隊、2萬5972名醫療隊員馳援武漢。

●女人淪為抗疫做秀工具?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中國各地救援隊和醫療隊湧入湖北武漢,成為官方宣揚抗疫的重要正面題材,尤其隊伍中的女性角色更為顯眼,然而在部分「最美身影」的宣傳背後,卻可能隱藏著更深層的傷害,像是最近一批女醫護在赴前線之前,集體剃了光頭,就引發網路批評聲浪,炮轟官方又再搞形式主義,女性淪為這場抗疫中被做秀和製造煽情的工具。

在中國各地紛紛號召救援下,甘肅省最近派出第三批援助湖北醫療隊,其中有十多名女醫護為方便工作剃了光頭,地方官媒「甘肅日報」旗下的官方微博「每日甘肅網」發布了她們被理髮師剃掉心愛長髮後淚灑現場的影片,事件立刻在網上引起熱議。

●「最美逆行者」 不願看到落髮

在這則「最美逆行者」的宣傳影片中,可看到在鏡頭前,女護士流下眼淚,表情充滿不忍,還有一幕是,男理髮師將剪下的頭髮放到女護士的面前展示,對方轉過臉,閉眼不願看到,神情滿是憂傷。

男理髮師將剪下的頭髮放到女護士的面前展示,對方轉過臉,閉眼不願看到,神情滿是憂傷。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男理髮師將剪下的頭髮放到女護士的面前展示,對方轉過臉,閉眼不願看到,神情滿是憂傷。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在官方宣傳的微博配文中,稱她們是「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還有一名被剃髮的女護士在影片中含淚說道:「頭髮雖然沒有了,但過幾年會長出來的。」但官方歌頌女護士的「犧牲」,卻絲毫沒有得到中國民眾認同,反而招致網友撻伐。

●男醫護 為何沒有也剃光頭?

許多中國網友對當事人是否自願剃光頭提出質疑,也有人怒斥這是藉由女性身體來製造煽情,並反問:「為什麼派出去的男醫護,沒有同樣剃光頭?」

甘肅省婦幼保健院工作人員事後坦言,對引發爭議感到意外,還說很多網友不了解情況,但作為醫護人員,這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中國很多地方這麼做,最重要的是為了防止感染,還有為了方便清洗。工作人員還強調,剃光頭是女醫護自願,院方沒有強迫。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1月底,武漢女護士單霞將一頭長秀髮剃去。(央視網)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1月底,武漢女護士單霞將一頭長秀髮剃去。(央視網)

然而,官方的回應不僅沒有平息輿論怒火,反而掀起網路上更多批判聲音,中國網友紛紛發出質疑說:「她們真的都是自願的嗎?」「把男醫護也給我剃光!」「什麼是形式主義?什麼叫矯枉過正?什麼叫集體對個人的不尊重?甘肅省婦幼保健院給出了標準答案。」

還有中國網友寫了「請停止用女性身體作為宣傳工具」評論文章,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廣泛轉載。文章指出,「可以理解一線條件艱苦,長髮會帶來一些不便,但難道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了嗎?明明可以選擇剪成幹練的短髮,或是讓她們自己選擇自己想要的髮型。」

●報社總編 盼讓女醫護改為短髮

輿論批判的熊熊怒火中,就連向來維護官方立場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稱,他更希望讓女孩子們改為短髮,同時加強她們的個人防護措施。

中媒財新網報導指,這種集體剃髮的宣傳方式,既顯現輿論對過度形式化、忽視個體意志的膚淺歌頌之反感,也帶來更深層的反思和訴求:鋪天蓋地的「最美宣傳」下,抗疫前線女性的境況和需求能否真正獲得重視?

支援湖北的甘肅女護士,集體被剃成光頭,引發網路批評聲浪。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支援湖北的甘肅女護士,集體被剃成光頭,引發網路批評聲浪。圖/截自微博「每日甘肅網」影片

●懷孕9個月 「堅守」抗疫前線

文章認為,疫情期間已出現不少激起眾人憤怒和反感的宣傳,包括懷孕九個月的女護士「堅守」在抗疫前線,以及武漢女護士在流產十天後重回前線。

文章並指責部分媒體,總是要用女性對於自己身體的犧牲來作為宣傳的工具,質問「那些沒有剪髮、不在孕產期、身強力壯而奮戰在一線的女性,難道就不值得感佩?」

其實,女性並非抗疫隊伍中的特例,甚至早已撐起了半邊天。據「姐妹戰疫安心行動」聯合發起人之一的梁鈺(化名)表示,女性的比例和人數非常巨大,她們的工作能力和戰鬥力都非常強,僅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同濟醫院、武漢金銀潭醫院三家醫院女醫護人數已達約一點一萬人,而整個孝感市女性醫護規模約一點六六萬人。在她所接觸的幾家一線醫院中,女性醫護人員中孕婦的比率高達百分之五。

前線女醫護急需生理用品。(路透) 前線女醫護急需生理用品。(路透)

●衛生棉、護墊 常面臨短缺

報導也說,儘管時常以「最美」姿態被看見,女性工作者、尤其是女醫護群體的需求卻長期受忽視,像是大量一線女醫護需要衛生棉、護墊等衛生用品,就常常面臨短缺的困境。

長沙市第一醫院婦產科主任楊甦安就曾公開呼籲,將女性生理期衛生用品納入指揮部統一採購的必須物資。「穿上隔離衣後,我們沒有辦法換衛生棉,要到十小時或更長時間換。可能會出現血尿混合的狀況,也容易感染,出現泌尿和相關感染。」

但由於這些必需品並不屬於政府必備物資,物流也因沒有綠色通道而阻礙重重。梁鈺表示,在和相關領導溝通時,不少領導難以馬上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和急迫性,需要花費大量的溝通成本。

●延遲經期 只能吃短期避孕藥 

中國官媒新華社也刊文呼籲,大量女性工作者必需的生理期用品成為了緊缺資源中的「盲區」。在衛生用品缺乏、生理正常需求得不到照顧的情況下,部分一線人員甚至只能吃短期的避孕藥來延遲經期。這些情況確實令人心疼。

此外,在人手緊缺的情況下,甚至有些女性醫護人員「哺乳期上陣」甚至「孕期上陣」,在身體尚未恢復的情況下,在身體易變虛弱的生理期裡,她們需要更多的關愛。

誠如新華社文章所言,女性醫護人員是白衣天使,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們為她們臉上一道道勒痕和逆行的背影歌頌讚美之時,不能忘記給予她們實實在在、細緻入微的體貼與關懷,更應當用最強有力的保障,為她們注入力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