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2864/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強行「民族改造」?新疆再教育營「墨玉名單」曝光

中國的「國家機器」絕對集體動員,「反恐維穩」亦可能是更大規模「民族思想改造工程」的其中一個發起口實而已,《華爾街日報》如此分析。(美聯社) 中國的「國家機器」絕對集體動員,「反恐維穩」亦可能是更大規模「民族思想改造工程」的其中一個發起口實而已,《華爾街日報》如此分析。(美聯社)
圖為2014年,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的「打擊暴力恐怖活動表彰大會」。(中新社)
圖為2014年,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的「打擊暴力恐怖活動表彰大會」。(中新社)

「他接了一通國際電話,全家都必須『再教育』!」中國政府針對維吾爾人的「新疆再教育營」爭議,18日清晨再度出現全新的內幕指控。包括英國《金融時報》、德國《南德意志報》與美國《華爾街日報》...…等國際權威媒體,同步解密從新疆政府秘密流出的「墨玉名單」—137頁的資料來自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的4座再教育營,揭示內容超過3000名「被再教育囚禁者」的個資、親族背景與他們各自的「被捕原因」。

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指出,在「墨玉名單」中,除了個位數且不具直接證據的「反恐原因」,被強迫接受再教育者大多都是「涉嫌超生子女」、「涉嫌收接國際電話」、「涉嫌小額捐獻清真寺」,甚至還有「本人無嫌疑但身邊親友涉及相關嫌疑」,因此建議一併改造再教育的爭議案件。

「墨玉名單」是過去4個月來第三批被國際媒體聯合曝光的「新疆再教育營文件」。在此之前,美國《紐約時報》先是在2019年11月16日報導了第一批「新疆文件」,內容是中國共產黨中央下達給各級官員的「宣傳教戰問答SOP」,「再教育營裡的人只是思想上受到了不良思想的感染...只要它們思想上的『病毒』清除了,身體健康了,就可以自由了。」

一個星期後,由曾聯手揭露《巴拿馬文件》的「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號召了《BBC》廣角鏡(Panorama)、《衛報》,澳洲《ABC》,德國《南德意志報》(SZ)...等一共17家國際權威媒體,一同曝光了被稱為「中國電文」(The China Cables)的新疆再教育營內部監控指示文件。當批文件更出現了負責新疆安全事務的時任最高官員--朱海侖--親自批准的紀錄,內容清楚地說明再教育營內部對於「受控學員」的各種思想監視與洗腦改造策略。

而本回的「墨玉名單」(The Karakax list)則是從新疆再教育營的基層官員中流出,並輾轉交付給流亡挪威的維吾爾語言學家阿布都外力(Abduweli Ayup),才再轉交給英國的《金融時報》、《BBC》,德國的《德國之聲》、《南德意志報》、《西德廣播公司》,以及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與《美聯社》...等跨國權威媒體同步解密。

這份以維吾爾受害者名單為主的137頁文件,記錄了在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的3000多名「再教育學員」。紀錄時間是2017年初至2019年,在案區域是墨玉縣5座再教育營中的其中4所,名單內容包括當事被改造者的個資、家庭背景資料,與可能威脅中國「維穩」的再教育入營事由,以及負責法官團對「畢業許可」的各種批示。

《金融時報》表示,各家媒體的資訊來源,都是曾被中國政府逮捕的流亡學者阿布都外力;但其上游的「吹哨源頭」是誰?如何將資訊從中國境內流出的過程?阿布都外力與海外的維吾爾流亡組織都因「保護資料來源的人身安全」,拒絕合作媒體進一步報導。

但在資料源頭無法判斷,且內容又分發於遭中國政府流放的流亡異議人士的同時,國際媒體又該如何判斷「墨玉名單」的真實性呢?

合作媒體們強調,雖然「墨玉名單」上沒有中國政府或共產黨黨部的官印,但稽核媒體卻各自了分配比對責任,透過比對中國政府的內部新聞稿、官媒宣傳採訪、再教育營自稱為「職訓中心」的對外文宣,以及維吾爾海外流亡者們所提供的親族個資資料,「交叉比對、逐一查核了3000多筆當事人...並以此判斷『墨玉名單』是份真實準確極高的可信文件。」

由於名單上所紀錄的戶籍、親族背景、出入境與個人通聯資料,全都是「中國政府才有可能全面掌握的細節資訊」;再加上名單上的分類系統明確,符合中國中央與新疆政府的慣常公文用字。因此合作外媒才合理判斷--「墨玉名單」確實是來自於新疆政府的再教育營審查紀錄。

「墨玉名單」之所以引發國際媒體關注,並與前兩份外洩資料有所區別的關鍵原因,在於其內容中,對於數千名當事人需要集中再教育的控訴原因皆「極為瑣碎...甚至平凡」。

在這3000多人的人的改造名單中,僅有一、兩個零星個案,被懷疑與「極端分離組織」有直接接觸,其他被逮捕入營受改造者,都是:有親友出逃海外、與海外有國際電話通聯紀錄、家庭涉嫌超生小孩、涉嫌小額捐款清真寺、涉嫌在家中禱告、涉嫌對16歲以下的子女誦讀解釋《古蘭經》經文...等等非威脅性的「間接國安原因」。

像是《金融時報》紀錄的「入營者324號」,就因為「在14個月內兩度參拜鄰村清真寺」,遭新疆政府懷疑逮捕。儘管入營者324號通過了官方的信仰審核檢驗,但因為他的兄弟姊妹曾在2016年出國流亡土耳其並自此遭通緝,「因此政府合理懷疑他『對社會造成威脅』,並因此有『必須被再教育改造』的必要。」

報導分析,「墨玉名單」的曝光,是截至目前為止針對新疆再教育營揭密的第一手資料中,最為細緻、且最能看出「中國政府如何判斷並執行新疆壓制策略」的基層實況。因為這數千筆的再教育資料中,絕大數人都沒有直接涉嫌國安威脅,亦沒有明確敘述能解釋他們對於中央政府的不服從。

相對的,絕大多數學員所犯下的「罪」與「威脅」,大多都是維吾爾人的日常信仰或家庭常態,因此透過「連坐法」的全面再教育,也被國際聯合報導分析為:極具剷除維吾爾與新疆穆斯林生活的政治色彩與政策意圖。

「中國透過各種監控科技在新疆佈下了『天網』,但抓人、改造的定罪過程,卻仍有極高程度的『人治』與官僚色彩。」《華爾街日報》分析:墨玉名單不僅記錄了數千筆維吾爾被迫害者的「日常臉譜」,批示文件裡也都帶著許多基層監督官員的「觀察判斷」,以及大量負責法官的核准與駁回批示。種種狀況都足以證明,中國的「國家機器」絕對集體動員,「反恐維穩」亦可能是更大規模「民族思想改造工程」的其中一個發起口實而已。

不過對於「墨玉文件」的曝光,以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為首的官方政府說法,仍繼續強調「新疆的職訓教育計畫,是中國反對恐怖主義、避免宗教極端主義滲透的『國安問題』」,「這是職業教育發展,不是『假新聞』與分離主義者講的集中營。」

照片經過負面處理。18日清晨,秘密外流的「墨玉名單」揭示超過3,000名新疆「被再教育囚禁者」的個資、親族背景與他們各自的「被捕原因」。(美聯社) 照片經過負面處理。18日清晨,秘密外流的「墨玉名單」揭示超過3,000名新疆「被再教育囚禁者」的個資、親族背景與他們各自的「被捕原因」。(美聯社)
圖為2019年,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中國當局邀請外國外交官員前來參觀「培訓成果」。 (新華社)
圖為2019年,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中國當局邀請外國外交官員前來參觀「培訓成果」。 (新華社)
本回的「墨玉名單」是從新疆再教育營的基層官員中流出,並輾轉交付給流亡挪威的維吾爾語言學家阿布都外力(Abduweli Ayup),才再轉交給各大跨國權威媒體同步解密。 (取材自推特) 本回的「墨玉名單」是從新疆再教育營的基層官員中流出,並輾轉交付給流亡挪威的維吾爾語言學家阿布都外力(Abduweli Ayup),才再轉交給各大跨國權威媒體同步解密。 (取材自推特)
新疆阿圖什的一間「職業訓練培訓中心」。 (美聯社)
新疆阿圖什的一間「職業訓練培訓中心」。 (美聯社)
數千筆的再教育資料中,絕大數人都沒有直接涉嫌國安威脅,亦沒有明確敘述能解釋他們對於中央政府的不服從。 (美聯社)
數千筆的再教育資料中,絕大數人都沒有直接涉嫌國安威脅,亦沒有明確敘述能解釋他們對於中央政府的不服從。 (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