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269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魯絲的粉絲

自從我家的花甲老頭愛上馬拉松後,親朋好友、兒女親家都開始關注半馬全馬的賽事了,有的親臨現場觀賽助威,有的溫馨短信加油打氣。黃昏暮年的退休生活竟因場場賽事,而變得親情緊密、友情趣致了!

三年征戰橫掃紐約五大區,每場賽事舉辦地的公園內、大街上、地鐵站,處處可見起早摸黑、熱情高昂的男女跑者。白髮皺顏的花甲老頭排在青壯年居多的隊伍中,氣定神閒地等待著國歌唱畢起跑聲響。周末清晨八點整,跑步大軍在鼓舞喝采的聲浪中,跨越起跑線奔向終點,如風之呼嘯水之浩蕩,壯觀且震撼。一次,在隊伍的末端我看見了她。

遠遠落後的她縮頸夾背奮力疾跑,反戴的棒球帽下是一頭紫灰橘綠的凌亂,看不出是假髮抑或是染髮。鼻梁上低架著一幅寬框舊式的老花眼鏡,以至於我從未看清她的面容。讓人注目且印象深刻的,是她雙臂兩腿以及肩頸上的大幅刺青,已因年代久遠皮鬆肉弛,而成了一片渾沌的灰暗,看不清任何圖樣了,但運動短褲下的一截小腿卻結實粗壯,看得出是跑場老將,只是上了年紀。許是紐約路跑協會的資深會員,一路上總有觀賽的群眾衝著她喊「魯絲加油」,不管聽到與否,她從不回應,只沉穩專注在她步步相續的腳尖上。

從此賽場上,我除了幫老頭遞茶送水照看衣物外,就是在沸騰暄囂的人潮中追尋魯絲的身影。每回在她跑經身旁時,木訥拘謹的我居然也敢拉開嗓門朝她大喊:「加油,魯絲!」目送老健卻已現蹣跚的她,我竟然有了一個望想:哪天我也要報名參賽一次,與魯絲並肩齊跑,抑或追隨其後,近觀她的風采,重蹈她的腳塵,一步一印奔向前方。

去年十一月三日紐約年度馬拉松的賽事上,我一邊手機追蹤花甲老頭的跑程進展,一邊關注魯絲的速度動向。完賽聚餐後,暮色中回到家,查看魯絲還在路上。當晚九點,得知七十七歲的魯絲以近十小時的成績剛剛完成全馬。

年輕矯健的飛馳,傲人成績的突破固然讓人讚嘆,然而老驥千里的豪情、不辭歲月的堅持,更讓人動容。四十餘年的跑齡,場場參賽的毅力,至老不懈的信念,從未停歇的步伐,魯絲是長跑界的一介標竿、一頁傳奇。年輕時的她應是一位新潮前衛的時尚女子,而今的她依然奪目!我與她互不相識,僅有的交會只是賽場上幾秒鐘的擦身而過。而這,並不妨礙我成為魯絲的粉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