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268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葉落馬蹄灣

二十四年前,當我剛剛踏進德州校園時,認識了退休教授波林先生,從此,我們家和先生開始了長達一生的友情。在我畢業後的第三年,先生決定從他生活了五十年的德州,遷回他在阿肯色的故鄉馬蹄灣,我對他的決定非常不解。在先生回歸的第一個感恩節,我們一家從佛羅里達千餘里拜訪恩師,一是去看望老人,二是希望了解先生搬回寒冷北方的原因。

顧名思義,在馬蹄灣,一股清流在那裡繞了一個美麗的圓弧,留下一大片青山,還有一個直徑數公里的大湖。那裡地廣人稀,青山秀水,是上蒼在建造天堂時,遺留在人世間的一顆晶瑩剔透、翠綠欲滴的明珠寶石。

早飯後,老人開著他的林肯大轎車,帶我們到六十公里外的猛瑪泉水公園參觀。公園位於密蘇里州和阿肯色州北部的接壤地帶,是世界上最大的泉水公園。密蘇里高原的雨水滲入到地下,形成一條巨大的地下河流,在地下默默流淌了幾百里後,突然從阿肯色的猛瑪公園奔騰而出,清澈的泉水以每小時近三千萬升的流速,在出口處形成了一個十多英畝的大圓湖,在湖裡轉了一圈後,急急忙忙向阿肯色的南方呼嘯而去。

人生若流水,始於涓涓細流,終有咆哮奔騰之時,最後融於江河湖海,歸於平和安寧。先生回歸故園,亦如泉水東流。

第二天是感恩節了。午餐後,先生帶我們參觀一棟石頭砌成的房子。那是一間二十世紀初期建造、古樸天成的建築,沒有人居住,也沒有鄰居,孤獨寂寥。看到它,似乎讓我穿越到了一百年前的過去。先生顫悠悠地打開房門,呈現在我們眼前的像是一個博物館的陳列間。

先生介紹說,他就出生在那裡,牆上懸掛著先生父母的相片,一家兄弟姊妹共十六人。先生摸摸這件東西,看看那個角落,總有萬般思念記憶在眼前翻飛回轉。時間凝固在房子的每一個角落,先生一家人的足跡留在房子裡每一寸土地上。看著老淚難禁的先生,我對他毅然決然、南雁北飛的決心又多了一分理解。

出了房子,先生的車子又帶我們來到了郊外一個莊嚴肅穆的墓地。在那裡,但見青松翠柏,直指藍天;楓林艷紅,像燃燒的火焰。秋天暖暖的斜陽,將綠黃色的青松和火紅的楓葉調成一幅人間少有的畫卷,連柔柔的秋風都希望駐守在那裡,久久不捨離去。

先生指著中央的一塊墓碑說,那是他們父母的安息之地,在兩邊,還有先生已經去世的四位兄長。最後,先生指著最邊上的一塊地說,那將是他和太太的長眠之處,在他們旁邊,是他們小女兒的「家」。當先生的車子離開墓地時,我的眼睛一刻都離不開那青松伴著翠柏,綠波依著烈焰的小山崗。

感恩節後的第二天清早,我們告別波林夫婦返回佛州。在那之後,本計畫每幾年都去看望老人,可兒子上高中後,家庭活動都要考慮到孩子高考的影響。到了二○○八年,經濟危機滾滾而來,我要找新工作。隨著自己慢慢地變老,總也不能下決心去實現心中的願望。

一拖再拖,去年秋天,阿肯色傳來了不幸的消息,波林先生去世了,享年九十五歲。我的淚水在心裡輕輕流淌著,我往北望去,彷彿看到先生墓前的楓葉一夜之間都飄落到地上,給先生的「家」披上五彩斑斕、光彩奪目的虹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