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115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再說一次我愛你(一四)

「我有點逃避吧?但那算是疾病嗎?不,那是她的瘋狂、她的偏執、她的信仰,她自己的選擇。她沒有病,她只是做了和一般人不一樣的決定。而且我們當然也不會知道接下來會怎麼發展……這世界上沒有人得過這種病不是嗎?」

毫無疑問,在這位傳奇科學家與她的獨子Mike Morant的最後時光裡,外界的紛擾對他們已不再具有意義。熱議持續經年,討論方興未艾;學術界與科學界姑且不論,因應此一事件而生的社會運動、政治倡議,甚至新興宗教,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隨時有人為此自殺,隨時有人因此獲得重生的勇氣;甚至有激進團體主張,動物與人類心智的混種結合才是人類心智演化的正確道路,是最終且必然的結果。

然而喧囂之間,我們甚至無法確定,在這段生命中最後的時光裡,Shepresa是否真正「知道」這些因她而起的「後果」。

「我還記得那天……」2170年2月,北太平洋東岸橡港的冬季,我與Mike Morant已漫步至海邊。潮浪來回,暴雨般嘈噪的回音,水與浪在近處粉身碎骨,而遠處,隱沒於無光中的夜海正以純粹的聽覺,向我們展示著大自然龐巨而黑暗的力量。

「那天清晨,我似乎心有所感,突然驚醒,發現病床上的母親已自行坐起身來,空洞的眼瞳正凝視著窗外某處。我感覺她似乎想看看外面,於是慢慢扶著她走過長廊,來到盡頭面光的落地窗前。雲層高而厚重,天光雪白明亮,樹與樹的枯枝如此抽象而美麗。我看見她蹣跚走到窗前,側臉把耳朵貼上窗玻璃,像是在專心傾聽著什麼……」(一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