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114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月色如水(七)

「性格不合。她性格太強勢、太神經質,整天吵架,而且一吵就沒完沒了,就離婚了。」

「哦,那你沒有錯的地方嗎?」岑如習慣性地站在女人的立場。

「我……她說我對她不夠投入。其實我並沒有不投入,只是我的熱情都消耗在我的初戀了,呵呵。」顧含自嘲地彎了下嘴角。

岑如知道他說的初戀是在指自己,便也笑著說:「跟我沒關係吧!我們都二十年沒見面了。」

「十八年。」顧含更正說,他又抿了一大口酒,感觸良多地說:「高中畢業後,我還見過你幾次,直到你大學畢業出國後,就再沒見過。也許我前妻說得有道理,大約有整整十年,從十五歲到二十五歲,我的心裡都是你,到C大工作也是因為你。二十五歲時經人介紹,認識了我的前妻,開初也是想好好過日子的,沒想到性格差異太大。」他看著岑如的眼睛,淺笑著說:「跟她說起過你,她一直說你是我的白月光。」

岑如風輕雲淡地評價道:「距離產生美。」

「真不只是距離,也許人生中只有這麼一次。我人生最美好的十年,那麼純真的愛一個人,雖然是單相思,但也很美好,哈哈哈哈。」顧含很認真地說道,最後又用笑聲來掩飾這有點尷尬的話題。

岑如可以感受到顧含的真情,心裡也是有點感動,世界上有人對自己如此一往情深,而且還是個相貌堂堂、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她因為林南被打擊的自信心多少受到了撫慰。想到顧含從十五歲就對自己各種追求,可惜自己不會看人,以為林南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