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90973/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新冠肺炎尋藥之路 成一場病毒爭分奪秒「戰疫」

與SARS相較,新冠病毒基因成功測序時間縮短到一個月內。(取材自新京報/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供圖) 與SARS相較,新冠病毒基因成功測序時間縮短到一個月內。(取材自新京報/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供圖)
尋藥關鍵,也是一場中國醫藥界的隱形「戰疫」。(取材自紅星新聞) 尋藥關鍵,也是一場中國醫藥界的隱形「戰疫」。(取材自紅星新聞)

從武漢源起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持續,當務之急便是找藥。究竟哪一種藥能一擊而中?檯面下是一場中國醫藥界的隱形「戰疫」。

●和SARS比 戰疫加快

自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公布的那日起,世界範圍內的抗新冠病毒藥物搜尋工作便開始了。

從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到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從上市老藥到未上市新藥……一個多月的時間,一場和病毒爭分奪秒的「戰疫」轟轟烈烈地打響,尋藥之路變為一場抗擊新冠病毒疫情背後的攻堅戰役。

17年前,第一例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非典)病例在廣東發現後,科學家們用了四個多月時間對SARS冠狀病毒基因成功測序。17年後,新冠病毒基因成功測序的時間縮短到了一個月內。

通過基因測序發現,新冠病毒的面孔並不陌生。按照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長許文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的解釋,新冠病毒是一個新的病毒,跟SARS病毒平行的一種冠狀病毒,兩者屬於同一類 。

1月23日,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在bioRxiv預印版平台上發表一篇文章指出,在疫情早期,石正麗團隊從五名患者中獲得全長基因組序列,它們之間幾乎完全相同,共有79.5%的序列識別到SARS-CoV。對七個保守的非結構蛋白的兩兩序列分析表明,該病毒屬於SARSr-CoV。

2月11日,「Nature」子刊「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發表了一篇作者為中南大學湘雅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李廣迪的評論提出,新冠病毒是一種正鏈包膜beta冠狀病毒,與SARS和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相同。應用SARS和MERS抑制劑治療新冠病毒,具有生物學可行性。

早在1月27日,美國德州農工大學藥物搜索中心主任劉文設研究團隊即在ChemRxiv上發布論文稱,「我們發現,在SARS病毒中發現的關鍵酶(RdRP)跟新冠病毒裡發現的RdRp,其96%的序列都是一樣的,基本可以認為是同一個酶。」劉文設表示,這表明針對SARS病毒的RdRp的小分子藥物,對新型冠狀病毒應該也有效果。

上海科技大學饒子和/楊海濤課題組則關注3Clpro(主蛋白酶)。他們發現,新冠病毒的3CLpro與SARS的相似度達到了96%。安徽醫科大學微生物學教研室瞿明勝博士表示,3CLpro可成為抗病毒藥物的作用靶點。

●老藥新用 仍須驗證

報導指出,有望控制或預防新冠病毒新發感染的幾種方法包括:疫苗、單抗、寡核苷酸、多肽、干擾素、小分子藥物等治療方法。但新的治療方法可能需要數月乃至數年籌備,因此從「老藥」中尋找潛力藥物是重要策略。

報導指出,目前篩選出來的抗新冠病毒藥物主要來自兩個方向:一個是靶向病毒複製關鍵酶RdRp的核苷類抑製劑;另一個則是蛋白酶抑製劑。比如本用來治療流感的法匹拉韋、俗稱為「病毒唑」的利巴韋林、最近當紅的瑞德西韋等均屬於靶向病毒複製關鍵酶RdRp的核苷類抑製劑;而用來改善酒精成癮問題的雙硫崙、洛匹那韋聯合利托那韋的抗HIV病毒藥物克力芝、最初被用來治療瘧疾的氯喹等則屬於蛋白酶抑製劑。

1月25日,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王月丹和初明團隊宣布,發現多種潛在藥物有望治療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新冠病毒是通過棘突的S蛋白與細胞表面的ACE2受體結合,從而入侵細胞,常用藥物沐舒坦可通過和ACE2結合,干擾其與新型冠狀病毒S蛋白的結合,進而達抑制效果,但仍須臨床驗證。

●瑞德西韋 被寄厚望

瑞德西韋有很長一段時間被認為是抗擊新冠肺炎的曙光,讓人寄予厚望。瑞德西韋只是一款在研藥,其開發公司吉利德(Gilead)指出,瑞德西韋沒有在世界上任何國家上市。但新冠病毒肺炎發生後,它被海內外不少專家學者及研究機構視為可能抗擊新冠病毒的重要武器,甚至還有許多「神效」傳聞。

伴隨著無數人的期待。中日友好醫院副院長曹彬教授牽頭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三期臨床試驗,2月6日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啟動,總計擬入組761例患者,首位受藥的是一位68歲的男性重症患者。

●抗HIV藥 也被試過

不少抗HIV病毒藥物也在此次抗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過程中,被嘗試使用過。曾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康復後提到,一種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對自己很有效。這種藥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商品名為克力芝。

「但光靠克力芝看起來應該還是不夠,因為不是絕大多數病人都能靠它來治癒。且在單聯用藥的情況下,病毒有可能很快出現耐藥性。」四川省人民醫院新冠肺炎治療科研攻關課題組負責人、急診醫學與災難醫學研究所副所長江華說。

2月2日,四川省人民醫院急診醫學與災難醫學研究所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提交了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PV/r)聯合恩曲他濱(FTC)/丙酚替諾福韋(TAF)(克力芝/達可揮)用於新冠肺炎早期治療的臨床研究課題。江華介紹,RNA(核糖核酸)病毒要利用人體自身產生的核苷酸去合成新病毒基因,治療時可以向核苷酸裡面「摻假」,使病毒的合成出現缺陷。

●抗瘧疾藥 加入試驗

2月13日,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凱先表示,抗瘧疾的氯喹在體外研究中顯現很好的抗新型冠狀病毒活性,已被國家科技部、衛健委做為臨床試驗藥物。科技日報消息,此前在北京佑安醫院和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針對19例患者的磷酸氯喹治療試驗中,所有患者臨床症狀緩解或好轉。相關試驗已經進一步擴大到北京、廣東等地。

2月15日,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張新民介紹,目前從7萬多個藥品中選定100種藥物進行病毒活性試驗。其中,磷酸氯喹已入組患者超過100例,各地也進行多種藥物入組。

隨著相關研究發現一些藥物能抑制新冠病毒,中國醫藥行業掀起波瀾。報導指出,2月4日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表示,發現了磷酸氯喹、法匹拉韋以及中成藥中具有抗病毒活性藥物。

生產磷酸氯喹的上市公司,股價馬上就有了反應。*ST河化股價漲停、港股同方康泰股價在2月4日飆升56.06%。上海醫藥、眾生醫藥、精華製藥等上市藥企也先後回應其企業有生產磷酸氯喹批文。境內宣布仿製瑞德西韋的博瑞製藥也隨之漲停。

這場尋藥戰役,在沒有鎖定最終特效藥前,顯然遠未完結。

從「老藥」中尋找潛力藥物,也是尋求新冠肺炎解方的重要策略。(取材自紅星新聞) 從「老藥」中尋找潛力藥物,也是尋求新冠肺炎解方的重要策略。(取材自紅星新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