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94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南北行憶當年

碩果僅存的一張馬辰蓆(印尼藤蓆),歷60多年顔色如新,光澤不變。(作者供圖) 碩果僅存的一張馬辰蓆(印尼藤蓆),歷60多年顔色如新,光澤不變。(作者供圖)

南北行是香港開埠以的古老行業,至今歷百八十年而不衰,可稱最具香港特色的行業。

顧名思義,南北,均爲泛指的地理位置,南北行的經營範圍,北至俄國海参威,南至印尼,澳洲,夾在中間的中國更是其貨物來源及銷售之地,百多年來,中國政局動蕩,連年兵燹及自然災害,直接影響貨暢其流。

而香港的地理位置,水陸交通暢順,得天獨厚,成爲南北貨物的集散樞紐,中國南方各省及南洋各地的貨物,多數經由珠江水路及海運,源源不斷運至香港,再由遠沿海運北上至上海、大連,乃至日本、韓、俄,甚至雲貴西南地方土特産,經滇越鐵路運河內再循海運到香港,北上中國及至世界各地。所有運輸途徑均爲雙向,有來有往,以利營商。

南北行集中在上環文咸東、西街和永樂街一帶,共有商號約400間,分別由廣府人、潮州人和福建人經營,其中最大的一間是在永樂街近德輔道西,由新會人馮平山在上世紀初創立的兆豐行,50年代,由他的次子馮秉芬主理,並任東亞銀行總裁和南北行公所主席。

公所是南北行商人的組織,其功能是商戶間的協調和仲裁,修訂會員的營業守則,爲防止惡性競爭,公所從衆議,硬性規定,商號的酬金或傭金是代客出售的貨款的2%,故南北行亦稱九八行,即貨主得98%,除代客售貨外,南北行還自行入貨買賣,經營滙兑、信貸、代購,代議價及貨運等業務,還照顧外來客户的衣食住行,其服務之周到,豈是今天的物流行業能望其項背者。

南北行公所,位於文咸東西街轉角處的兩層紅磚建築,正門在文咸西街,有對聯:「利藪南州萃、恩波北闕深」,家父曾給我解釋說:「利藪是指財富聚集之處,萃即茂盛,而北闕乃係指朝廷皇帝,即岳飛满江紅:朝天闕的闕。全聯的意思是南方富庶錢多,北方有皇帝關照,南北行發達矣!」 橫額爲公所二字。1952年公所改建成四層鋼筋混凝土樓房。

80年代,我重回香港,南北行公所已更名爲南北行商會,並遷入南北行大厦,但人們老習慣,仍稱南北行公所,然原址已面目全非,坊衆謂:對聯已不知所終云云,當然,皇上早已不存在,何來恩波雨露?

南北行經營的貨品,以土特産爲主,但舉凡海産乾貨、礦産,桐油等工業原料和五金等等,一應俱全,惟從不經營水果蔬菜,及鮮魚肉等昜腐物品。50年代,多國對中國禁運,生意蕭條,南北行商户不斷擴大經營範圍,做外國商品,我記得有日本玩具、德國廚具、美國原子筆、玻璃絲襪和義大利潔具等。過了一、兩年,秩序恢復,中國土特産生意也逐步好轉,60、70年代香港經濟騰飛,南北行功不可没。

到80、90年代,乘開放改革之風,官商蜂擁至港,財雄勢大,搶分外貿一杯羹,對南北行業務,不無影響,但其信用與服務質量,始終略遜一籌,故南北行尚有立足之地,但與興旺時期比較,不可同日而語了。

先父原是南北行的客戶,中共建政前,從中東諸國購棉紗等紡織原料,海運至港,交南北行賣與上海客戶,50年初受時局影響而生意倒閉,自此應聘,先後襄助三間南北行東主經營,直至30年後去世。

南北行留給我深刻的記憶是員工的伙食特好,店東提供午晚兩餐,而晚餐菜饌總有魚肉,特别農曆初二和十六,循例加菜,尤爲豐盛,我特嘴饞,下午放學後常到父親工作的店舖玩耍混到吃完飯才回家。此外,印象最深的是52年父親從印尼加里曼丹,購入一批馬辰蓆(印尼藤蓆),夏天舖床,特別凉快,家裡留下幾張,時移世易,碩果僅存的一張,移民時我帶來美國,歷60多年顔色如新,光澤不變,聽說香港現在一張要價3000港元(約386美元)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